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委員動態

蔡碧仲師心自用,恐步陳金德後塵 蔡碧仲師心自用,恐步陳金德後塵
2018-10-11 ╱聯合報 ╱第A2版 ╱焦點 ╱社論
法務部前次長蔡碧仲奉命代理花蓮縣長,短短三周,已在花蓮大開殺戒。包括停辦升旗典禮,廢止建設標案,將弊案移送司法偵辦,甚至喊停「青年住宅」政策,並向學童免費營養午餐開刀。一連串鐵腕作風,展現了蔡碧仲先前獻策「拔管」的快狠身手,目的是影響花蓮選情,打擊前縣長傅崐萁之妻徐榛蔚目前的優勢。

從政治慣例看,行政院任命法務部次長出任僅兩個多月的代理縣長,顯不符合比例原則或經驗法則。尤其,蔡碧仲素無地方行政經驗,對花蓮民情也所知無多,蔡政府安排他在選舉最後時刻空降花蓮,任他以東廠之姿大肆操弄地方政治,嚴重踐踏了花蓮的民意。

縣市長是「民選首長」,與「官派首長」截然不同。前者,是選民一票一票選出來的,具有民意基礎;而後者則無。蔡碧仲以為自己是中央任命,即可在花蓮為所欲為,或許因他接收到這樣的指令,或許他對地方自治的精神毫無所悉。無論如何,蔡碧仲只是一名「代理縣長」,從未擁有花蓮的民意;他以「欽差大臣」自居大搞地方整肅,任意變更地方政策,皆不符合其「代理」的角色。

觀察目前幾個縣市長的代理任命,都與蔡碧仲模式截然不同。例如,陳菊接任總統府秘書長後,指定高雄「副市長」許立民接手代理。這是合理的安排,因為副市長熟諳市政,最能無縫接軌。宜蘭縣長林聰賢出任農委會主委後,其首次遺缺安排,也是由副縣長接任,其道理是一樣的。但後來民進黨為了私心安排陳金德參選宜蘭縣長,調走代縣長吳澤成,改由陳金德接任代理,企圖讓他由「代理」職位直接攻取縣府。兩度改派,對宜蘭民意也極不尊重。而陳金德憑著天上掉下來的權力作威作福,激怒了宜蘭選民,不僅無法取得黨內披掛上陣的資格,連「民主聖地」的光環都糟蹋殆盡。宜蘭民心思變,不正是「代理縣長」師心自用的結果?

再看,賴清德接任行政院長後,指定台南市府「秘書長」李孟諺代理市長,也堪稱合乎情理的安排;因為秘書長畢竟熟悉市政,更駕輕就熟。但當時外界不明白的是,賴清德為何不指派副市長代理?直到最近,人們才看出真相:台南副市長張政源今年七月終於等到接任交通部次長,另一副市長吳宗榮則在上月接任台灣港務公司董事長。兩名副市長都等著「另有高就」,因此才由秘書長代理市長,這是派系人馬「占好占滿」的考量。

依上述邏輯,傅崐萁因案入獄,其僅餘兩個多月的縣長遺缺,行政院的最佳安排應是任命花蓮副縣長或秘書長代理。不料,行政院卻指派了殺氣騰騰的蔡碧仲空降後山。

當然,出格的安排有時也能有驚豔之作;然而,蔡碧仲大動干戈的鬥爭作法,在人民對「東廠風波」疑慮未消之際,除引人議論,也可能導致反作用,平添花蓮民眾對民進黨政治操作的反感。

事實上,僅餘兩個多月的任期代理,在民主政治上應定位為「看守」,代理者應以「維持縣政的常規運作」為原則,俟新縣長上任後再作興革。若有重大而緊急的弊端,代理人當然可以制止並移送法辦,但不能以東廠手法自理。尤其對於推動中的縣政,代理人不明就裡地喊卡喊查,則恐怕是攪局、抹黑成分居多,不僅損及花蓮及縣民利益,更將留下「權責不明」甚至涉及賠償的後遺症。例如,花蓮青年住宅的興建及免費營養午餐政策,都是根據後山特殊的經濟社會條件而設計,蔡碧仲卻僅憑幾日的直覺就逕予否定,不會太武斷嗎?

兩個月後,帶著在花蓮立下的汗馬功勞,蔡碧仲極可能就是新任促轉會主委的完美人選了。但是,他如果把自己表演成陳金德第二,選舉要叫座就很困難了。
瀏覽數:170
修改日:2018/10/11 發布日:2018/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