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留言板

司法不公 家破人亡 貪官下台 陳情書 呈總統府和各級長官級鄉親長輩您好: 於107年03月13日早上到台中市政府抗議司法不公,家破人亡,下午到台中地方法院抗議,地院警官陳報派人來關心說,地院要抗議要在門前外,因此我們將到馬路旁門入口大門處抗議,地院通知中正分局員警和地院員警和地院人員出來關切,我們說明情況後,他們聽了,也說地院權限到這裡,司法判決不公,要請上面處理下來,因為,然後安排下星期二3月20日,家母楊秀麗沒去醫院復健才上去,他問說如何上去,我說座火車,較安全,他們說開車上去也不好停車,我說我那台三菱中古這些貪官司法之前設計開車時會忽快忽慢,況且老車,因此做火車較安全,不這高鐵,因為高鐵103年送陳情書總統府時,當時也是台中市政府安排說去總統府,總統府也回函,司法一樣演戲,這次就不一樣,如何司法還是欺騙百姓,來貪汙人民可就不會放過政府. 於107年03月9日博士皮件 藍先生夫妻傍晚19點16分來訪,我剛好去國昌一街21號吃晚餐,回到辦公室時,用走路過來,藍先生剛好開車過來,恰恰好我走到公司,剛好打電話時,我剛好看到他,他說要找這個皮料,我請他進來做找一下樣品,說道那些是要做什麼用,我說要去台中市政府抗議司法不公家破人亡,設計家母重度肢障,調查期間又來貪汙,那你法院開庭有去嗎,我說每場都到,那有請律師嗎,我說都是說實話,還請律師,那你跟法官說什麼,我說你們設計我媽媽變成重度肢障一輩子不能走路,我醫院跑法院也常調我出庭,我說你們這樣害一個老實鄉下婦人這樣好嗎,家事法庭就全部將假養女林拌回復繼承,在法院民事法庭審理家父林天助被巨業公司撞死,家母楊秀麗就說假養女林拌不是他女兒,到家事法庭還是違法判決,連我回復繼承房子持分有一起拍賣,這樣公平嗎,博士皮件 藍先生問你有請律師嗎,我說沒有,但我有請問過義務律師,律師拿出法律法條,發現法院這樣判決不對,那有小孩子扶養小孩子,如果依戶口說我有是收養,親生戶口也有我名字,是否也不能過戶,也要給我蓋張同意才能過戶,我家妹妹林美珠也是收養,親生也是一樣相等權利,還是法院專門欺負老實人, ,那你在法院說什麼,我說司法不公 下台,你敢這樣講,本來做人就是要實在說,沒有不對,藍太太說這樣說難怪要調查你,很難處理,藍先生說在提告,我說全部都判決結束,假養女錢也領走了,他說好那就請上級處理下來,才有辦理將假養女不法所得還給被害人,皮料有沒找到適合,那他也要回去了. 因為107年03月13日到台中市地方法院抗議時,中正分局有通知沙鹿區明秀派出所得知,因此這次請我讀龍井國小和龍井國中認識童文和警官於107年03月15日時,早上來我公司瞭解家父處理狀況,因此早上我到塑膠中心聽課,因此沒遇到,留張電話叫我打給他,我中午回到公司,於下午1點出時,童文和警官電話來說要找我,請到明秀派出所來一趟,因此我說下午客戶要來找布處理好在過去,因此我找皮料還沒找到,客戶說車子故障在快速道路,沒辦法過去,我就下午3點多到明秀派出所,剛好副所長也在,請我喝茶,說中正分局也安排3月20日我們要上台北抗議,因此通知明秀派出所,說我要陳請什麼準備好,合法陳請,我說民進黨也是街頭抗爭,人民給他才有今天民進黨,人民是有陳情權利,不能今天換了位子就不理百姓陳請,是不行的,因此聽了有理,我說好心陳情政府如果不在乎,我們就要到台北車站和台北捷運站著,向台灣長輩報告貪官政府,童文和警官也說:同學那時到龍井派出所時,他認得我是林進來,一看就知道同學,因9年前我父親被巨業公司在龍井撞到時,我去派出所申請車禍現場記錄時,剛好遇見童文和,他才說被撞是你父親,因此3月13日那天和副所長他也聽到,9年前家父林天助被巨業公司撞死,我說超速,煞車痕明顯很長,副所長問說:您父親當時是否有扶養,我說家父不識字,剛好日本戰敗,民生缺乏,家父就在幫忙耕作,種甘蔗,因此也沒有錢上學,反爾是我二伯父林登錄和姑姑有都有讀日本在台灣小學畢業,我曾經問我姑姑他說日本還會唱一點日語歌,小孩子住龍井三合院,看伯父看報紙,只有我家沒有訂報紙,明秀派出所副所長問說家父有收養林拌嗎,我說不知道,因為以前父親戶口是和林登錄一起戶口,我父親從林登錄遷出,因為家父當時小孩子,況且不識字,因此是否伯父林登錄處理,我只能說推論,因為不是林天助辦理,可能收養也是林登錄辦理,因為當時伯父生很多個小孩,家父還是小孩,因此要一個給林天助收養確又領回去,叫林天助叫叔叔,你會知道戶口在林天助,過年過節都回林登錄親生父母家,也沒說過戶口在還在林天助,送法院審理是要還民公道,反爾卻成判決不公,害家母一輩子不能走路,織布廠巨吉公司 李先生 也說,當初法院要你麼和巨業公司處理,拾萬給假養女就好了,搞到事情這麼大,叫你不要做樣做,我說法院都調查做了,你現在才說,有點太慢,當我跟朋友和師父講時,好像事情要推給別人意思,我跟朋友說司法調查當初早知道你會設計家母楊秀麗從工地摔下時,早知道我就處理給他,不用說拾萬,也沒問題,所以這些貪官現在請廠商把事情說好像推卸責任意思,因此法院抗議時,來處理長官和員警說陳請書寫好要表達一起送總統府 1. 我們是老實人,也實實在在做生意,當你調查,設計將貨品說是好了,確調包或不良品來,造成我公司損失,害我屯積那麼多貨,應該處理好,不是用騙來騙百姓,鄰居也說那麼多貨要賣一些,才不會那麼多,我說沒辦法這些來調查設計貪官,沒有那種能力,控制設計害人貪污會,買會來買1支說我會處理,來那麼多人也跟鄰居和工廠說他們做的,事情還是存在,浪費國家資源,還會貪污,這些或設計來,說要處理,不是用騙完,達成調查目地,害人財物損失,司法處理變成加害被害人, 2. 還我房子和祖厝,是法院違法判決不公,設計拍賣,要還給被害人家屬,當初標走龍井祖厝,來我家,我說是司法怕我,我沒在怕司法,因為人做老天爺在看,他說請我將貨櫃移走,我說東西我的,我不會移走,他說或櫃賣給他,他要移走蓋房子,我說司法判決違法判決,如果蓋起來以後還我要恢復原狀,很多人都有聽到,因此才不敢蓋房子, 3. 司法調查和設計多年,也對外說判決錯誤,假養女司法判決錯誤被領走遺產,要歸還被害人家屬,還百姓公道,台灣尊循傳統孝道是司法親情根源.自古以來都是要孝敬父母和長輩,這些司法貪官只會騙,還會以利用司法權利,說不然在來告,這就是會貪官利用國家資源行不法行為, 4. 103年設計徐維隆先生來,說我這邊要請個人幫忙,剛上班15天,說他在下班後騎腳踏車在腳踏車道上,被車子撞上,在醫院和家裡躺了半年,說他可以上班了,拿著拐杖開車來,說什麼要做成衣,他都會做問好了,布都染好了,印刷機台噴墨機也買了,他說沒辦法做,他設計來我公司調查我就要損失五拾萬,布錢針織棉布3色就拾多萬和印刷機台叁拾伍萬還有住院期間勞健保五萬多,有一天我說你這樣做說可以做,確不能做這樣好嗎,因此我沒辦法在僱用你,因此他說我不是徐維隆,他是徐先生來調查,設計,也有很多人問那台機台是否要賣,我說要賣調查來有說了照片也給了,可以是調查達到目的就好,用騙的就好,害被害人損失沒關係,來問我都跟他講設計來,騙一騙說沒辦法做,過了好幾年,也跟徐先生說過,好像是要騙你受害,損失,因此107年01月說林口公司要布,我寄那組白色棉布給他確認,說ok,因此請明揚公司裁購,因此我送貨寄大榮時,貨車貼好賣頭寄貨地址,跟監到途中,賣頭從中撕走,我到大榮時少一張賣頭,收貨也撕一下,說那麼黏有辦法撕起來,因此我也跟明揚公司說這是沒辦法,設計來調查害我損失, 5. 我們全家承受貪官司法調查和貪汙,和精神上損失,我抗議時,你們看一下楊秀麗鄉下婦人,就是老實才會被貪官設計,我說你要講出來,他說不會講,也不會哭,很多人看到只知道自已承受痛苦,這些貪官爽,不會吵不會哭才好騙,我到台中市政府和地方法院說人家是很多人看到,司法這樣欺負鄉下老實人對嗎,楊秀麗辛苦用走路檢回收,這些貪官是利用政府資源來貪汙,差別很大,這就是政府會演戲政府,博士公司藍先生來時,我說楊秀麗一天從祖厝到龍井資源回收廠約2公里,來回約4公里,一天可以走好幾趟用推車推,這樣子完全不能走路,神經常拉緊,要復建才能軟,過30分鐘後拉緊,博士皮件說這樣確實很痛苦. 敬祝:萬事如意 被害人家屬 楊秀麗 林進來 林美珠 林進來 親筆 107年3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