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留言板

請 江委員 參考第一線的助人工作者,反對心理師法下修的立場。

我是一位輔導老師,身為助人工作第一線,反思過去大學訓練的不足,而反對心理師法下修大學應考資格的立場。

我大學階段所受到的訓練;社會工作。學士課程含兩個"必修"實習課程(實地實習),學期中兼職實習+暑期全職實習(共480小時)

一、先簡單介紹一下我們實習的內容以及指導教授的認知,再請 委員參酌是否急於下修心理師應考資格一案。

(一)以學期中兼職實習為例;每周兩次每次八小時的實習期間,我們主要做的事務為"主管交辦事項";詢問各組是否有需要協助的業務需要實習生"幫忙",其中以"工友"交辦事項最多;除了每天例行的行政事務處理,環境清潔,120小時中的實習,只有23次成長團體見習是有效的實習內容,有關輔導工作實習不超過10﹪的時間。

(二)實習生充滿疑惑的在回到校內後的督導會議,提出疑問。

實習學生:老師,為什麼大部份的時間,都是在做雜務或行政工作!??

多位教授異口同聲的說:我知道你們都很想協助個案,但是就機構、學校的立場,誰會讓一個大學生或者還沒畢業的"學生"來做輔導晤談的個案工作呢!!?

實習學生:也對啦...我只是一個學生,我沒有足夠的能力應付或處理可能在晤談室發生的狀況。

(PS:以社工實習課程為例是因為心理系實在極少數有必修的實習課程,所以借用社會工作之專業做說明,無貶低或抨擊任一專業的心態,若有冒犯,敬請原諒。)

二、敢問各位,無論心理師法應考資格改為哪一種方案進行,如果你是機構負責人或者是個案本人,你願意給一位2021歲,可能連自己的人生都仍在摸索當中的學生進行心理諮商或心理治療嗎?

三、比較;就本人初淺對諮商所實習課程的瞭解,是超過上千小時的兼職+全職實務實習;實習的內容明確分為;個案晤談、團體治療都須超過諮商師法所設定的固定時數或者個案數。是經過嚴格的把關、精確的設計而培訓出來的準諮商師人才。

絕對不會是目前大學心理系課程設計可以達到的專業程度,卻因為蘇案的爭議,讓集需要協助的大眾、專業諮商師、準諮商師們陷入一片對專業認同的疑雲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