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法案評估

行政院版政府資訊公開法草案之評估 撰成日期:92年7月 更新日期:92年7月1日 資料類別:法案評估 作者:陳瑞基 編號:B00344

行政院九十一年九月十三日再度提請立法院審議「政府資訊公開法草案」,我們也希望能站在比較正面的態度來看待這樣的施政方向,不過,就現實與理想之間的差距,毋寧要用對人民比較有利的角度來看待,因為,正如法務部的說明,政府是資訊之最大擁有者,為達施政公開化與透明化,並促進資訊之合理利用,政府公開資訊促使人民參與公共政策、監督政府施政作為,乃成當前重要施政目標。

人民向政府請求資訊公開之法制為一種趨勢,儘管學者以人民「知的權利」為思考出發點,但是對於人民「知的權利」之憲法基礎卻淪為各說各話之境地,換言之,究竟應以憲法第十一條言論自由權延伸其意涵作為人民要求政府資訊公開之憲法依據,或以憲法第二十二條基本權補充條款作為「知的權利」之憲法基礎,學者間意見極為分歧。基於憲法第十一條有關人民言論自由與政府資訊公開請求權範圍之差異過大,從言論自由權的內涵要延伸至達成行政公開化與透明化之目標,保障國民知的權利,促進民主參與之發展,增進人民對公共事務之瞭解信賴及監督等目的必有所不能,因此學者以憲法第二十二條基本權之補充條款作為政府資訊公開請求權之憲法基礎,本文持相同之立場,才能將政府資訊公開請求權納入基本權之規範行列。

對於申請人與受理申請機關對於與資訊有關之自然人或法人是否應當有若干屬人之限制,因為政府資訊鮮少不涉及其他人民或法人團體之事務,對於涉及個人或法人團體在營業上之事務,政府得否准許其他之個人或法人團體申請而將該有關所持有之資訊予以公開,應建立一個客觀原則以資遵循。

再其次,要妥為規劃的部分是主動公開與受理申請公開間之區分。舉例言之,第一款規定依法核定為國家機密或其他法律、法規命令規定應秘密事項或限制、禁止公開者。實則,依法核定為國家機密之事項,本為寬鬆之規定,若將其他法律規範部分納入,亦屬妥當,至若以法規命令規定應秘密事項或限制、禁止公開者,乃以授權命令授權自己訂定何種事項得為限制、禁止公開者,是否妥當,值得商榷。

第二款之公開或提供有礙犯罪之偵查……,因為司法機關本就不適用行政程序法之程序規定,所以未納入行政程序法資訊公開之規範,但是在政府資訊公開法草案中納入規範有其必要性之考量,似無不妥,表面上看這種思考方式難謂之有何失誤,但是若仔細思考,第二款之規定與刑事訴訟法規定「偵查不公開之」,與為保障被告受到公平審判避免危害其生命、身體、自由,財產者,亦屬「其他法律規定應秘密事項或限制、禁止公開者。」若第一款規定「不敷使用」,則被告以外值得保護者例如證人保護法第十三條規定之對象是否也將鉅細靡遺一一規範?

有關申請「要件」的問題,人民有運用資訊之自由權,無論係政府機關主動公開或受理申請公開,本文對於請求政府公開資訊權應當為憲法基本權之想法,採肯定之立場。因此,申請人應載明「申請政府資訊之用途」之規定部分,本文認為應當刪除。

又從主動公開事項言,基於政府預算係來自人民之納稅,則其運用及執行等事項均有對民眾公開之必要,因此本文主張,只要公職人員受領酬勞的部分係來自國家編列之預算支出者,即應對人民公開。其原理便是促使政府盡其說明責任。其他相關經費之保管與運用,除來自稅收外,其他例如規費、罰鍰或特種捐,甚至產生之盈餘、利息或收益等政府資訊,均應對人民主動公開。

關於涉及個人隱私之保護部分,是目前最被忽略且亟待嚴格注意的部分。民眾除非能舉證所外洩的資料之具體來源,否則也無法可罰,雖然法務部表示,未來以電腦蒐集私人資料並外洩者,不論行業別都將施以處罰。但是,類似情形層出不窮,如何發現他們的資訊來源?如果修法之後管理的對象仍僅限於以電腦蒐集私人資料並外洩者,那麼對於其他散播方式法律能夠提供何種保障,應當如何制約相關機關有效執法以遏阻這種侵犯隱私權的情事發生?毋寧是亟待關注的部分。

至於行政救濟的部分,目前我國行政救濟制度在訴願法與行政訴訟法修正之後,均已堪稱非常完備,但是問題仍在於需要耗費許多時日的等待與程序審理。不管遲來的正義是否仍為正義,一套快速有效決定准駁的行政救濟制度有待建立。而受理訴願機關為撤銷原處分之決定後,依照訴願法第九十六條規定,原行政處分經撤銷後,原行政處分機關須重為處分者,應依訴願決定意旨為之,並將處理情形以書面告知受理訴願機關。換言之,原處分機關雖非不得為與原處分相同之處分,但仍須依照訴願決定意旨為之。否則即有違背大法官釋字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