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法案評估

司法院組織法修正草案 撰成日期:97年11月 更新日期:97年11月1日 資料類別:法案評估 作者:陳瑞基 編號:B00597

司法院97年5月16日院台廳司一字第0970010925號函檢送「司法院組織法」修正草案總說明暨條文對照表請本院審議謂:「本案前經本院於94年9月14日以院台廳司一字第0940019986號函送貴院第6屆會期審議在案,茲因第6屆立法委員任期屆滿未完成三讀程序,依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13條屆期不續審之規定,須重行送請審議。」

對於司法院之組織在功能上應定位為「司法審判機關」,或目前之「司法行政機關」或單純走向釋憲機關,即選項上有幾個可以類比的制度:一是如果維持目前之最高司法行政機關,在制度有何缺失,即必須改革原因之探究。如果必須改革,那麼可能師法的對象,一是美制的最高法院—合併現有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與公務員懲戒委員會以及司法院大法官會議成為一元單軌制,二是德國式的多元多軌制,即將司法院改制為憲法法院。從其中找到最適於與我國現行制度接軌的改革方向。

基於前開諸多質疑與分析,本文並不贊同88年7月司法改革會議之結論。毋寧贊同採取86年4月26日司法院定位研究委員會以投票表決方式選定司法院定位方案之第四個方案—多元化多軌制合併現制改良案—以下列改革方向進行:

一、司法院大法官掌理釋憲權,朝德國聯邦憲法法院模式發展。

二、最高法院、行政法院及公務員懲戒委員會均維持現制,普通法院與行政法院應各自建構金字塔訴訟制度體系。

三、司法行政業務應適當地分配到各級法院,尤其應將各級法院法官人事權,包括任免、轉任、遷調、考核、獎懲等,交由法官會議決議。而不影響審判獨立之其他司法行政事務可責由法務部處理,包括司法案件統計、查詢等。

以上主張之原因在於制度變動幅度最小,兼顧憲法體制,因為司法改革必須維持現有運作良好制度。尤其在終極目標的改革,所面對的不僅是從一元多軌制換軌成一元單軌制的司法院組織轉換而已,對於訴訟制度變革影響之大,實難以想像。以目前訴訟實務上,新採行制度已經傾向於採用當事人進行原則的方式進行,這樣的方式是否正確,本有疑問;雖然後來又有交叉詰問方式幫助法官在審判中,對證據資料斟酌採為證據之心證形成,但是有關人員在法庭活動中之紀錄似乎準備仍有不足,接著仍有頻繁的組織變動或是訴訟制度改革,對於這樣變動頻仍的改革,難保中間均能順暢運轉。可以肯認的是,86年4月26日司法院定位研究委員會選定「多元化多軌制合併現制改良案」,有其道理,爰建議如下:

一、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530號解釋強調:「36年3月31日公布司法院組織法第四條雖規定:『司法院分設民事庭、刑事庭、行政裁判庭及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未及施行,旋於36年12月25日修正,沿襲訓政時期之司法舊制,於司法院下設最高法院、行政法院及公務員懲戒委員會。迨69年6月29日修正司法院組織法仍規定司法院設各級法院、行政法院及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是司法院除大法官職掌司法解釋及政黨違憲解散之審理外,其本身僅具最高司法行政機關之地位,致使最高司法審判機關與最高司法行政機關分離。……」司法院根據此一理由,欲將三終審法院併入司法院,但前述立法過程顯示當初立法將司法院下設最高法院、行政法院及公務員懲戒委員會是因為對於案件數量過大,司法院不可能承擔如此龐大數量案件審理工作,因此僅使司法院職掌司法解釋及政黨違憲解散之審理,致其本身僅具最高司法行政機關之地位,更致使最高司法審判機關與最高司法行政機關分離的現象。改變此一現象之另一種合理解決方式是將現行制度司法院所擁有的最高司法行政權移撥到各相關機關。司法院維持大法官職掌司法解釋及政黨違憲解散審理之司法最高性。基於前述建議,應配套另修正法院組織法、法務部組織法。

二、為落實審判獨立,司法自治,以往由司法院掌理之司法行政權還諸終審法院,並使各層級法院能自我管理,有關法官會議與管理應儘速立法規範,才能有效取代司法院現有的司法行政權。此一部分,應配套修正司法人員人事條例,並考慮擴大其範圍,至於名稱可考慮是否修正為法官法。修正司法人員人事條例時,應當考慮將「大法官」明定即為憲法第80條所稱之法官。蓋法官基於法律之規定從事司法審判工作就個案獨立作成裁判,不受任何干擾,為審判獨立。然許多行政官,亦有依法律規定就個案獨立作成決定之情形。故比較法官與行政官最大的不同在於行政官有服從的義務,而法官則具備超然獨立的地位。換言之,行政官對於職務的調動,沒有拒絕的權利;而法官在憲法的保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