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公聽會資料

林佳龍: 57.6%的民眾對財政健全小組推動稅制改

立法委員林佳龍、許添財今(16)日在立法院共同召開「稅改玩真的?如何推動實踐公平正義的稅制改革」公聽會,聚焦在現行稅制缺失、馬政府的稅改為何績效不彰、資本利得課稅的課徵應如何落實?

針對財政部昨(15)日所公布的「財政健全小組」名單,林佳龍公布台灣智庫剛完成的一份民調指出:57.6%的民眾對此小組推動稅制改革的成功不具有信心(僅24.6%有信心);而且,56.5%的民眾認為目前台灣的課稅制度對他們來說不公平(僅30%認為公平)。

據此,林佳龍呼籲,期待看到「財政健全小組」有整套改革方案,並有清楚的焦點、明確的時程,不要又淪為「狼來了」,重蹈先前賦稅改革委員會的失敗經驗。林佳龍進一步分析,若把此小組定位為幕僚小組性質,而沒有政治人物的領導魄力與具體擬議方向,該小組將淪為猶如處理禽流感、瘦肉精的專家會議,很難預期六個月後會有何具體成績。

公平稅改聯盟召集人王榮璋也呼應,稅制不公,必須改革,早已超越藍綠,是全民共識。他批評,馬總統在兩次選舉時都表示要改革稅制,但第一任的賦改會結果不彰,「想減的稅通通都減了,但該加的都沒加」,讓稅負不公不斷擴大。現在「財政健全小組」到底是玩真的,還是玩假的?全國人民都在看。

王榮璋建議,如果政府真的要面對與解決稅改問題,「財政健全小組」的召集人,理應由行政院長來陳冲出任,而非財政部長劉憶如。現在的作法,令外界懷疑這是行政院所設下的擋箭牌、防火牆,為馬政府設下停損點;必要時,可再犧牲一個財政部長。

王榮璋感嘆說,整個稅改問題,過去學者專家都做過非常詳細的研究規劃;要怎樣改,不是問題,重點是要不要改!?他質疑,如果馬政府有決心,對是不是有所得就應課稅、還是量能課稅、是否課徵資本利得、土地交易是不是要實價課稅等議題,應該在「財政健全小組」運作之前,就要先明確宣示。

台大經濟系林向愷教授則指出,「財政健全小組」的主要任務應是對稅制的全面調整,而非國有財產的處理效益;但目前小組的名單,像是處理國家債務管理,而非去檢討稅制出了甚麼問題?如何解決貧富差距惡化及財富分配不均?林向愷進一步分析,稅改的方向,不應是單點式的改革,像過去針對富人減稅或建立最低稅負制等,都是針對性、民粹性的課稅;理應從整體結構,來檢討公平合理的稅制。此不僅是資本利得的課徵,而是從所得稅制,包括累進稅制、能源稅…等的全面檢討。

此外,林向愷也提醒,不能只健全中央稅制,地方稅制也要健全;因為五都升格後,財政收支劃分法沒有配套修正,已導致地方沒有足夠的財源去建設。另外,他認為,針對產業外移所造成的工作機會流失,是否對這些產業課稅,也可以討論,因為這些產業很多研發的經費來自政府,外移所造成的社會經濟後果,不能只丟給政府處理。

台北大學財政系教授蘇建榮則引用國際貨幣基金會的數據指出,台灣結構性財政赤字估計去年已達 6230多億,而其形成的原因,則是長期以來的租稅減免所造成。從過去十年平均稅收的成長率來看,在民國90年以後,遠遠低於經濟成長率,但是政府支出成長率,卻沒有因此而減少。再者,長期減稅的結果,經濟的成長沒有很明顯,經濟成長的效果也沒有雨露均霑,所得分配反而更惡化。

蘇建榮進一步表示,過去長期減稅措施都是針對資本所得,包含利息所得27萬免稅、獎勵投資營利所得免稅、資本利得免稅、短期票券利息所得分離課稅等,造成重課勞動所得,輕課資本所得的不公平。反映在所得稅申報上,就是所得稅的70%以上來自薪資所得。

蘇建榮分析,稅收之所以不能成長,是因為台灣的租稅政策,一向配合經濟政策,失去主體性;租稅是要融通國家發展所需的財源,卻一直被忽略。結果減了稅,但國家經濟並未適度成長,社會也沒有租稅公平。蘇建榮直言,稅改小組的名單不重要,重要的是提出的改革方案,有沒有政治魄力去落實!?

新台灣國策智庫研究員陳錦稷則批評,馬總統前陣子公開表示,現行稅制下,富人已經多繳了很多稅,是誤導的說法。因為以所得申報戶10分位來看,最高所得組被課稅後,平均每戶所得,由稅前的281萬3千,降為稅後的247萬4千,實質稅率僅有12.05%,顯然很多稅沒被課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