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任內推動法案

《學生輔導法》草案_法律提案

案由:

立法委員楊玉欣、江惠貞、張嘉郡、王廷升等19人,鑒於各教育階段學生因身心發展、課業壓力、家庭問題及人際關係等因素影響,容易衍生許多認知、情緒及行為問題;且現今社會環境多元複雜,莘莘學子容易受外在誘惑而誤入歧途,近年來學生霸凌或犯罪事件時有所聞,顯見各級學校輔導工作之重要性。為促進與維護學生身心健康及全人發展,健全我國學生輔導制度發展,整合輔導相關資源,並協助各級學校推展學生輔導工作,爰擬具「學生輔導法草案」,是否有當?敬請公決。

學生輔導法草案總說明:

當今社會日趨多元複雜,各教育階段學生不僅正處於身心發展劇變階段,更遭遇諸多家庭問題、社會問題及學校課業壓力等挑戰,有鑑於此,學校如何有效促進學生全面性發展,落實學生輔導工作,協助學生習得因應人生問題之知識及技能遂成當務之急。

我國長期以來各級學校所實施學生輔導工作無論在專責單位、人員編制、專業背景、和經費編列各方面,都因缺乏完善的法源依據,而使工作推展與落實受限,或容易受到教育政策變動影響,或因主管單位的忽視而被邊緣化。

近年校園霸凌及學生犯罪事件層出不窮,立法院為加強學生輔導工作,業已修法強化國民教育階段輔導人力配置,並要求教育部於期限內補足各級學校專任輔導教師及專業輔導人員。惟我國學生輔導制度始終欠缺通盤規劃,現行學生輔導相關規定散見於《國民教育法》、《高級中等教育法》等法規,諸如輔導工作實質內容、中央及地方責任分屬、輔導資源統整、跨單位協調及各地方輔導諮商中心設置依據等問題,都有待進一步釐清。

為促進與維護學生身心健康及全人發展,健全學生輔導輔導工作之推展,爰擬具學生輔導法草案共二十五條,其內容綱要如下:

一、本法立法目的。(草案第一條)

二、本法中央及地方主管機關;本法所定事項涉及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業務時,各該機關應配合辦理。(草案第二條)

三、本法用詞之定義。(草案第三條)

四、各級主管機關應指定學生輔導專責單位或專責人員,辦理各項學生輔導工作之規劃與執行;高級中等以下學校主管機關應設學生輔導諮商中心。(草案第四條)

五、各級主管機關為促進學生輔導工作發展,應召開學生輔導諮詢會,並明定該諮詢會之任務及組成。(草案第五條)

六、學生輔導工作之架構與內容,應包括發展性輔導、介入性輔導及處遇性輔導之三級輔導工作。(草案第六條)

七、各級學校對於身心障礙、特殊境遇、文化或經濟弱勢家庭、中輟、中離及其他明顯有輔導需求之學生,應主動提供輔導資源。(草案第七條)

八、學校行政人員及輔導教師之責任,另學校執行學生輔導工作,必要時得結合其他輔導資源,並得請求相關單位協助。(草案第八條)

九、學生家長輔導責任。(草案第九條)

十、高級中等以下學校應召開學生輔導工作委員會,以整合全校資源推動學生輔導工作,並定明該委員會之任務及組成。(草案第十條)

十一、學校應由專責單位或專責人員辦理及落實學生輔導工作;輔導資料及列管個案之轉銜、保存及個人資料之維護。(草案第十一條)

十二、高級中等以下學校專任輔導教師之員額編制,並依學校層級而有不同之規劃。(草案第十二條)

十三、高級中等以下學校及專科以上學校置專業輔導人員之原則、編制及其設置之依據。(草案第十三條)

十四、學校教師、輔導教師及專業輔導人員之輔導職責。(草案第十四條)

十五、高級中等以下學校輔導相關課程與班級輔導活動之安排,並由各該學科專任教師或專任輔導教師授課;輔導主任、組長及專任輔導教師授課時數限制。(草案第十五條)

十六、各級主管機關應推動教師及專業輔導人員之輔導知能職前教育及在職進修,且學校應定期辦理教職員工輔導知能研習。(草案第十六條)

十七、輔導教師及專業輔導人員接受在職進修情形及學生輔導工作成效,納入其成績考核。(草案第十七條)

十八、執行學生輔導工作所需之場地及設備。(草案第十八條)

十九、學生輔導工作相關人員負有保密義務,及應遵守專業倫理。(草案第十九條)

二十、各級主管機關須定期辦理評鑑,以維護學生輔導工作之品質及績效。(第二十條)

二十一、學校應提供轉銜輔導及服務以銜接學生輔導需求。(草案第二十一條)

二十二、學生輔導相關經費應予優先編列,並專款專用。(第二十二條)

二十三、軍事及警察院校得準用本法。(第二十三條)

二十四、本法施行細則。(草案第二十四條)

二十五、本法施行日期。(草案第二十五條)

提案人:楊玉欣、江惠貞、張嘉郡、王廷升

連署人:王育敏、鄭汝芬、蘇清泉、吳育仁、呂學樟、

曾巨威、蔡正元、馬文君、詹凱臣、簡東明、

紀國棟、盧嘉辰、鄭天財、陳雪生、周倪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