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專題研究

西班牙國會調查權簡析 撰成日期:97年3月 更新日期:97年3月1日 資料類別:專題研究 作者:李高英 編號:A00546

調查權,蓋因其具有資訊蒐集、博採諏咨、輔助立法、監督行政及滿足國民「知之權利」等機能,為輔助國會職權之行使所不可或缺之權力。職是之故,世界各主要國家,縱令憲法對國會調查權未明文規定,在解釋上莫不認為其係國會為行使職權所當然應有之權力。然我國基於五權分立之憲政體制,與西方三權分立有異,長久以來,依據憲法第95條及96條之規定,調查權係由監察院行使,直到大法官第585號解釋始確立立法院本其固有權能自得享有一定之調查權。惟自前揭解釋公布至今,本院尚未完成相關立法,欠缺行使調查權的法律依據,以致遲遲無法發動此項權力,至為可惜。

西班牙自1978年國會調查權納入憲法後,從1979年第1屆國會至今(第8屆)共成立了二十多個調查委員會,累積了不少行使經驗,其在法制與實務運作面不乏值得我國參考處,爰撰擬本文,針對西班牙國會調查權之沿革、憲法與法規依據、調查委員會之組成與任期、權限範圍、運作與限制、與司法權之差異等進行闡述,最後提出其可供我國借鏡之處,以為本院委員修法時參考。

茲歸納西班牙國會調查制度可供我國借鏡之處如下:一、保障少數的發動權。二、組成上兼顧政黨比例及代表性且許可協商產生主席。三、明定調查委員會之任期以完成調查工作為止,然最長不得超過該屆期。四、明定工作計畫之擬訂及調查報告之提出。五、賦予調查委員會傳喚證人出席作證權並以法律定之。六、國家機密文件與個人隱私資料未排除在資訊請求權的行使範圍之外,惟限制取用方式與對象。七、會議以公開為原則、秘密為例外;應秘密事項明定議員有守密義務。八、國會調查權與司法權經明確區隔,無重疊行使之虞,可以並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