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專題研究

保證債務繼承問題之研析 撰成日期:98年4月 更新日期:98年4月1日 資料類別:專題研究 作者:蘇顯星 編號:A00635

本院修正民法繼承編增訂第1148條第2項及繼承編施行法第1條之2,已分別於民國(下同)97年1月4日及5月7日公布生效,明定繼承人對於繼承開始後,始發生代負履行責任之保證契約債務,以因繼承所得遺產為限,負有限清償責任,並明定溯及適用規定。「法律溯及適用」基本上係立法政策考量,司法裁判應根據法律之明文規定與效力加以適用,惟上揭規定於具體訴訟事件之適用,因缺乏裁判先例可循,致目前地方法院及高等法院之判決,出現見解歧異現象。如何統一適用原則,尚賴最高法院將來確定之判決,以為法律見解之創造性補充,方可能統一下級法院裁判之一致性。

金融實務上之保證大都是「連帶保證」,連帶保證人放棄先訴抗辯權,學界及司法實務對「連帶保證」究屬「代負履行責任」(保證契約)或「同一連帶責任」(連帶債務)可謂見解歧異、莫衷一是;司法判決多數將連帶保證契約視為已確定之連帶債務,即排除保證債務之補充性,不需要對主債務人執行無效果,從而造成連帶保證契約禍延子孫。我國繼承制係採概括繼承原則,縱原保證契約非經繼承人自由意志同意,仍應概括承受,繼承後不僅以繼承遺產所得清償外,不足者須以繼承人固有財產清償,過度保障債權而侵害憲法保障之生存權、人格權及財產權。蓋債務人(包括保證人)之總財產,為債權人債權之總擔保,故妥善之繼承與保證制度,不應因繼承事實之發生,使債權人獲得較多之保證及債務清償,更應避免使保證債務繼承人增加多餘之負擔,始合乎法律衡平。本報告擬就本院增訂上揭規定之背景及立法目的,探討有關保證制度相關課題與保證債務繼承所產生之問題,進行檢討、研析並撰寫專題研究報告,提出具體建議意見,以供本院委員提案或進行相關法案審議時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