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專題研究

CEPA簽署後港、澳社會(就業)之變遷 撰成日期:99年7月 更新日期:99年7月1日 資料類別:專題研究 作者:楊錦青 編號:A00771

CEPA作為中國大陸與其單獨關稅區之間的特殊經貿安排(與大陸地區經貿關係逐步實現貨物貿易、服務貿易及貿易投資之自由化及便利化),無疑是一種中國大陸在其「一國兩制」方針和世貿組織框架下發展出的特殊安排,既凸顯港、澳在中國大陸之特殊地位,更標舉了港、澳與中國大陸同屬一個國家之政治意涵。

由於中國大陸各大城市近年來蓬勃發展,港、澳在此經濟合作模式下,不僅觸動了本身在經濟轉型、產業結構變遷方面之探索,也促使港、澳與中國大陸各城市之關係,從發展合作趨向相互依存度增高,並且呈現全面深化的態勢。以港、澳兩地與中國大陸簽署之CEPA內容觀之,其差異性不大,基於澳門地域及經濟規模較小,本文討論多以香港實例為主。

2003年CEPA之簽署看似對於港、澳近年來之整體經濟有強力加分效果,因此,本報告遂擬透過CEPA之簽署後,港、澳在社會(就業)上之種種變遷情形作為研究主題,探討近年來港、澳整體就業現象特徵之變遷,進而歸納找出港、澳社會在整體就業現象特徵基礎下,應正視之課題。

本報告首先透過香港近年與中國大陸交流(以2009年為例)之資料描繪該二地密切交流之程度,接之,大量引用香港政府公開資訊具體說明香港就業現況,其中以2002年及之後各年(以2009年為主)資料為基礎,進行有關如總勞動情形、失業狀況、就業情形(就業身分、工資、工時)等方面之比較、而香港就業市場中突出之行業及香港居民在中國大陸工作之情形亦一併說明。

由於CEPA之主要內容包括零關稅優惠(即貨物貿易自由化)、服務貿易對外開放及貿易投資便利化。依其內容而言,港、澳經濟以服務業為主之態勢益形明顯,而其經濟發展遂存在著一定之結構性變遷。因此,本報告第4章指出近年來香港在就業現象上出現諸多特徵之變遷(這些特徵或許長期存在港、澳社會中,或許與CEPA簽署之直接關連並未獲得證實,然而呈現於就業現象中之特徵確實存在,值得探討),如,製造業之變遷、技術高低與就業競爭力強弱高度相關、邊緣勞工或「長工時、短工資」勞工之出現及服務業的發展,在澳門部分則有博彩業比重過重現象。

透過歸納,經濟邊緣化、製造業與服務業嚴重脫節、生產與消費脫節、與大陸各地相互依存度提高、出現人才輸出現象、重新尋找定位、及博彩業影響澳門治安及民眾價值觀視貧窮問題(尤其是其中之就業貧窮)等七大課題成為港、澳社會(就業)需正視之課題。

基於香港本身之經濟結構特質及歷史背景,香港近年來在就業方面出現過度集中於服務業之現象,加上近年政府政策及房地產炒作,造成社會不安或影響社會階層向上流動或出現貧富極度不均等,對於澳門而言,澳門透過博彩業作為經濟發展之原動力,然博彩業帶來之經濟發展,一般民眾並未真正受惠。此外,建議澳門應加強人才之培育及發揮其他特點,以免被邊緣化。

由於我國產業結構、政府政策、方向及國家發展歷史與港、澳截然不同,上述特殊現象或許並不盡然會出現在我國,惟,貧富不均情形及其所引發之社會深層矛盾、世代對抗等值得我國政府格外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