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專題研究

我國土地徵收制度有關協議價購機制之探討與修法方向之研析 撰成日期:100年6月 更新日期:100年6月1日 資料類別:專題研究 作者:葉義生 編號:A00900

土地徵收前應先協議取得,協議不成時,方可申請徵收,此乃強調政府不能把徵收視為取得公益用地之「唯一手段」,也不能把它當作「優先手段」。必須是在無法利用其他協議方式,或是利用其他方式必曠日廢時及難以達成時,才能採取之手段,此乃比例原則之要求。

以往之土地法徵收編中,並無「協議價購」之名稱,民國19年6月14日制定之土地法第337條規定,有「…需用土地人與土地所有權人不能為直接協訂或協訂不成立者,得為徵收之聲請」之規範,惟於35年土地法修正,刪除此項規定。而土地法施行法第50條,第10款規定「曾否與土地所有權人經過協定手續及其經過情形」,並非為法律強制規定。而大法官釋字第409號解釋,已隱約提出協議程序之重要性。直至民國89年2月2日通過之土地徵收條例第11條規定,協議價購機制才成為法定強制要件。

本報告參考日本協議價購之案例,發現(一)以徵收之地價補償標準作為協議價購價格不合理,使得協議價購機制運作缺乏彈性;(二)協議價購制度設計不良,需用土地人立場矛盾,有球員兼裁判之嫌;(三)協議價購體制與觀念欠缺,致機制運作流於形式;(四)現行制度不盡公平,雙方無法基於平等協議;(五)現行協議價購執行之相關規定,無法突顯土地徵收條例原欲鼓勵協議價購之政策精神;(六)特殊土地之移轉,須先報經該管目的事業主管機關之核准;(七)其他問題,增加協議價購取得土地之困難及影響用地取得之時程等相關問題。最後建議修正「土地徵收條例」第9條、第49條及第59條等規定,另外建議增訂第11條之1、第11條之2及第11條之3等3條條文,以提供委員問政及修法之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