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專題研究

法人可否為犯罪主體及相關問題研析 撰成日期:104年3月 更新日期:104年3月1日 資料類別:專題研究 作者:謝碧珠 編號:A01249

去(103)年7月智慧財產法院103年度刑智上易字第13號刑事確定判決,雖判決大統長基食品廠股份有限公司因違反食品衛生管理法案件,處新台幣3,800萬元罰金,但因依法無據而無法宣告沒收其不法所得,理由謂「法人不具犯罪行為能力」。此案復基於一行為不二罰、刑法優先原則,撤銷其行政罰18.5億元,以致大統公司因違反食安法所付出的代價較其不法所得,顯得微乎其微,不合比例原則,並因而引起論者大加撻伐。最高法院檢察署檢察總長乃於今(104)年1月13日提起非常上訴。由於該判決對司法之公信力及後續頂新等重大食安違法事件之法律見解,影響重大,應屬可受公評之司法案件。本研究爰針對法人可否為犯罪主體及相關問題提出探討,建議與結論要點如下:

一、關於法人是否有犯罪能力,傳統刑法理論以及普通刑法,原則上均認其無犯罪能力,即非適格的犯罪主體。惟以本件非常上訴之大統案為例,在諸多法律限制下,業者(含公司、行為負責人等)所付出之代價僅3,800萬元,而業者取得之厚利,估算或有18.5億元之不法所得,該案犯罪所得倘不予以沒收,即在司法上不能予以衡平制裁,使其所付出之代價與其利得不成比例,法治國之紀律與公信力亦將淪喪。整體而言,系爭判決以轉嫁理論否定法人犯罪能力而脫卸其刑罰責任之法理不合邏輯,且與食安法第49條第5項明文法人於違法時應受刑罰(罰金刑)而認其有犯罪能力及犯罪行為人之適格之法律違背,所為審判自屬違背法令者。至於非常上訴理由,雖有部分論述有待商榷或補充者,但其結論仍值得肯認。

二、參諸行政罰法一行為不二罰原則之立法,其法理之一在於「刑罰之懲罰作用較強」,惟以大統案為例,此法理基礎與實務審判顯有落差。其次,究其立法之法理基礎之二為「刑事法律處罰,由法院依法定程序為之,較符合正當法律程序,應予優先適用。」所謂一行為不二罰原則之真正意旨在於「保障審判法律程序之正當性」而非單純地在行政罰與刑罰之間選擇一個來適用,或因而率爾廢除法人刑罰之罰金刑規定以遷就行政罰鍰之適用。此外,法院裁罰罰金之程序雖較符合正當法律程序,但若司法權或行政權包庇私法人,不予裁罰或恣意非為,懈怠不行使裁罰權或裁罰金額過高或過低,均屬不當。建議容可思考修改行政罰法第26條第1項規定之例外,增訂「從一重處罰」之規定,以比較法院裁罰罰金及行政裁罰罰鍰,執行其較高者。但行政裁罰恣意妄為而不當過高,仍得准提起行政訴訟。如此,可再次透過司法程序以決定該裁罰金額是否公平合理,確定後再比較執行其一之較重者。再者,容或有必要檢視類似情形之法律規定,以免產生類似法理不調和之矛盾現象以及司法審判之爭議,而法務部亦已研擬修正刑法有關沒收之規定,相關問題容可後續進一步深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