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專題研究

美國國會調查權之研析-以行政特權與國會調查監督為中心 撰成日期:105年11月 更新日期:105年11月1日 資料類別:專題研究 作者:楊芳苓 編號:A01375

為有效行使憲法所賦予之立法職權,前經司法院釋字第585號解釋闡明,立法院「調查權乃立法院行使其憲法職權所必要之輔助性權力」,由是,立法院調查權乃確認取得相當於憲法位階之授權依據。該號解釋理由書對於何謂「可能影響或干預行政部門有效運作之資訊」,而有尊重行政部門資訊保留權必要者,例示了「…例如涉及國家安全、國防或外交之國家機密事項,有關政策形成過程之內部討論資訊,以及有關正在進行中之犯罪偵查之相關資訊等,均有決定不予公開之權力,乃屬行政權本質所具有之行政特權(executive privilege)。」

不可否認的,某些國家之政策或作為,一般有事前保密必要與價值,如意外曝光可能對國計民生或國家安危有害,但資訊釋出與否如任由權力部門依其本位利益決定,或透過利益交換等政治手段相互探求,憲政法理是否洽切,若需第三個權力機關如司法權介入調停,制度上是否可行?其利弊得失均有討論空間。可以預見的是,釋字第585號引入行政特權概念,對我國憲政發展將發生一定之影響。

此外,美國國會的藐視懲罰權是國會因應妨礙其立法權行使而採取之手段,藐視懲罰權既可強制藐視者服從,予以處罰並排除阻礙,雖然任何直接阻礙國會致力於行使其憲法所規定的權力即可能構成藐視罪,但近幾十年來藐視懲罰權最常被用於因應證人拒絕服從國會傳票的傳喚,無論是拒絕提供證言,或拒絕依要求提供文件資料。

本報告經蒐集分析美國國會調查權相關制度文獻及實務運作經驗後,依美國國會調查權之演進、歷任總統主張行政特權事由、爭議處理、國會調查權強制力之運用等概況,提出美國國會對於行政特權調查監督之觀察心得,以供本院委員建立相關制度之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