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計程車駕駛人定期禁業及吊銷駕照案法制研析 撰成日期:106年8月 更新日期:106年8月1日 資料類別:議題研析 作者:胡文棟 編號:R00248

(一) 按司法院釋字第749號解釋文略為:1.道交條例第37條第3項規定:「計程車駕駛人,在執業期中,犯竊盜、詐欺、贓物、妨害自由或刑法第二百三十條至第二百三十六條各罪之一,經第一審法院判決有期徒刑以上之刑後,吊扣其執業登記證。其經法院判決有期徒刑以上之刑確定者,廢止其執業登記,並吊銷其駕駛執照。」按我國計程車營業方式係以「巡迴攬客」為大宗,乘客採隨機搭乘,多無法於上車前適時篩選駕駛人或得知其服務品質;又乘客處於狹小密閉空間內,相對易受制於駕駛人。是上開規定就計程車駕駛人主觀資格,設一定之限制,以保護乘客安全及維護社會治安,係為追求重要公共利益,其目的洵屬合憲。惟僅以計程車駕駛人所觸犯之罪及經法院判決有期徒刑以上之刑為要件,而不問其犯行是否足以顯示對乘客安全具有實質風險,均吊扣其執業登記證、廢止其執業登記,就此而言,已逾越必要程度,不符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與憲法第15條保障人民工作權之意旨有違。有關機關應於本解釋公布之日起二年內,依本解釋意旨妥為修正……。2.上開條例第37條第3項有關吊銷駕駛執照部分,顯逾達成定期禁業目的之必要程度,不符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與憲法第15條保障人民工作權及第22條保障人民一般行為自由之意旨有違,應自本解釋公布之日起失其效力。從而,自不得再以違反同條例第37條第3項為由,適用同條例第68條第1項(即中華民國99年5月5日修正公布前之第68條)之規定,吊銷計程車駕駛人執有之各級車類駕駛執照。3.上開條例第67條第2項規定:「汽車駕駛人,曾依……第37條第3項……規定吊銷駕駛執照者,三年內不得考領駕駛執照……。」因同條例第37條第3項有關吊銷駕駛執照部分既經本解釋宣告失其效力,應即併同失效。

(二)本件依各大法官提出意見書分析,湯德宗大法官係認人民(計程車駕駛人)之「工作權」與人民(計程車乘客)之「人身安全」應如何最適地兼顧(調和)?亦認解釋文所稱「實質風險」,主管機關能(提出統計或研究)證立(顯示):具道交條例第37條第3項規定所列犯罪紀錄之「計程車駕駛人」,於嗣後一定期間內,利用業務上便利,再觸犯系爭規定所列對乘客安全構成危害罪名的機率(再犯率)確實高於具系爭規定所列犯罪紀錄之「非計程車駕駛人」,於嗣後相同之一定期間內,再觸犯系爭規定所列相同罪名之罪之機率(再犯率)者。而羅昌發大法官表示:「將來立法者應如何修改道交條例第37條第3項等規定,以符合本號解釋所宣告應依『其犯行是否足以顯示對乘客安全具有實質風險』之標準,以決定是否得吊扣及廢止執業登記證,亦有探討之餘地。」1.「實質風險」之概念:應理解為發生實害的可能性確實存在;其標準應高於「單純理論上或遙遠的可能性」(mere theoretical or remote possibility),但未達於即將發生或極有可能發生(going to happen or extremely likely to happen)的程度。亦即,只要立法者有立法資料足以支持將來所列舉的罪名及計程車駕駛人受判刑之情形,發生危害乘客安全的可能性確實存在,其規定吊扣及廢止執業登記證之處罰,即可通過「實質風險」要件之檢視。2.以罪名判定有無「實質風險」:前揭道交條例第37條第3項所列之罪,如其罪名與乘客安全無直接關聯者(諸如刑法第320條第2項之竊佔不動產罪、第339條之1之由收費設備取得他人之物罪、第307條不依法令搜索罪等),自應認為不符合「實質風險」之要件(見本號解釋理由書第10段),而應由道交條例第37條第3項剔除。本解釋理由書此部分所列之刑法第320條第2項、第339條之1及第307條等罪名,僅係例示性質。立法者自應依相關資料,逐項檢視道交條例第37條第3項所列之罪,確認計程車駕駛人觸犯其罪,是否對乘客之安全具有「實質風險」。3.以所宣告有期徒刑之長短及有無緩刑之宣告作為有無「實質風險」之「考量因素之一」:(1)本段之標準與前段以罪名判定有無「實質風險」之標準不同;在前段之標準下,如以罪名判定之結果為無實質風險,則不問判刑長短及有無緩刑之宣告,均不應列為吊扣及廢止執業登記證之事由。本段之標準,則僅為立法者「考量因素之一」;而非作為不得吊扣及廢止執業登記證之「絕對標準」。(2)立法者應考量有期徒刑高低及有無緩刑宣告,而決定是否「一律」或「不要一律」吊扣或廢止計程車駕駛人之執業登記證。例如,縱使有緩刑之宣告,立法者如依據立法資料,衡量之結果,認為在某些條件下,仍確有在一定較短期間之內吊扣或廢止執業登記證之必要者,並非不可規定其仍應於一定較短期間之內吊扣或廢止執業登記證。(3)另立法者究應認定所宣告之有期徒刑,低於如何之刑度,始符合可以被考量屬於無「實質風險」之情形,立法裁量範圍仍大。但無論如何,立法者必須有相當的立法資料,足以支持其所劃定之刑度界線。(4)長期而言,除以法律訂定客觀標準外,似應建立個案審查機制,由獨立且專業之委員會,對觸犯修正後之道交條例第37條第3項所列之罪的計程車駕駛人(包括在其執業中,或在其擔任計程車駕駛人之前觸犯者),是否適合擔任,逐案認定。而黃瑞明大法官亦提出德國法之規定係針對個案進行評估,其認為可以由各行各業之公會提供參考標準。由法官認定犯罪人受禁業之期間。

另有黃虹霞大法官、蔡明誠大法官等認為,所謂「對乘客安全具特別危險即實質風險」之犯罪,而可列入禁業範圍?過往計程車駕駛人於執行計程車載客業務時,與乘客間之糾紛事例,尤其因此而涉及之對乘客犯罪統計,以及駕駛人在生理、心理及品性上是否適合駕駛之資料,均適宜列為重要參考。

此外,許志雄大法官亦說明,道交條例第37條第3項之違憲性姑且不論,單就同條例第68條規定觀之,其與第37條第3項有關之部分,亦可能違憲。蓋第37條第3項所以為吊銷駕駛執照之規定,係因計程車駕駛人犯罪致有危害乘客安全之實質風險,而非其駕駛行為有違反道路交通安全之情形,故吊銷職業駕駛執照已足以達成目的,卻進一步連普通駕駛執照亦一併吊銷,致令計程車駕駛人完全不能駕駛汽車,剝奪其駕駛汽車之自由,則顯然不合理,違反比例原則,對一般行為自由造成「違憲侵害」。

(三)綜上,司法院釋字第749號所涉案之審查客體包括道交條例第37條第3項、第67條第2項及第68條第1項等三項規定,本號解釋認定道交條例第37條第3項有關吊扣執業登記證、廢止執業登記及吊銷駕駛執照之規定不符比例原則,侵害憲法第15條保障之工作權;其吊銷駕駛執照部分,並與憲法第22條保障人民一般行為自由之意旨有違,應自解釋公布之日起失其效力;因此,不得再以違反第37條第3項為由,適用第68條第1項之規定,而第67條第2項與第37條第3項吊銷駕駛執照有關之規定,應即併同失效。在立法政策上,計程車駕駛人之「工作權」與計程車乘客之「人身安全」應如何妥適地予以兼顧及調和,係主要考量的重點,上述大法官們對「實質風險」要件之檢視等意見,足以作為道交條例法制合憲性調整規劃之原則,俾讓人民人權保障,在利害關係人之間,也能周延地被考慮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