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兒少體罰之相關問題研析 撰成日期:106年11月 更新日期:106年11月1日 資料類別:議題研析 作者:趙俊祥 編號:R00305

(一)現行規定

在學校方面,《教育基本法》第8條第2項規定:「學生之學習權、受教育權、身體自主權及人格發展權,國家應予保障,並使學生不受任何體罰及霸凌行為,造成身心之侵害。」第15條:「教師專業自主權及學生學習權、受教育權、身體自主權及人格發展權遭受學校或主管教育行政機關不當或違法之侵害時,政府應依法令提供當事人或其法定代理人有效及公平救濟之管道。」《教師法》第14條第1項第12款規定,教師聘任後如有體罰或霸凌學生,造成其身心嚴重侵害,得解聘、停聘或不續聘。《教育人員任用法》第31條規定,教育人員有體罰或霸凌學生,造成其身心嚴重侵害,不得為教育人員,已任用者,應報請主管教育行政機關核准後,予以解聘或免職。

在家庭方面,《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規定,任何人不得對兒少有身心虐待行為;任何人不得對兒少或利用兒少犯罪或為不正當之行為(第49條)。並規定責任通報者(第53條)。違反第49條各款規定之一者,父母、監護人或實際照顧兒少之人,應接受一定時數之親職教育(第102條)。兒少有偏差行為,經父母盡力矯正而無效,經父母申請或同意,主管機關協調適當之機構協助、輔導或安置之(第52條)。兒少遭受身心虐待,非立即給予保護、安置,有立即危險或危險之虞,主管機關應予緊急保護、安置或為其他必要之處置(第56條)。

(二)研析意見

鄰近的日韓對於體罰亦有相關之法制。日本對於兒童虐待行為的規制,主要在《兒童虐待防止法》及《兒童福利法》。《學校教育法(2016年5月修正)》第11條規定,校長及教師基於教育上之必要,可對學生施以懲戒,但不可以體罰。韓國於2013年6月19日施行《兒童福利法》,該法所稱「虐待兒童」,是指監護人對於兒童造成身體或心理傷害或阻礙正常發展,或疏於照顧兒童,或性暴力、性騷擾。《中小學教育法》第18條規定,在教育上有必要時,學校老師可以根據法令及校規中規定的方法懲罰學生或通過其他方式進行指導。

我國於2003年將《兒童福利法》及《少年福利法》合併為《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之初,即規定任何人不得對兒童及少年有身心虐待行為、不得對兒童及少年或利用兒童及少年犯罪或為不正當之行為。2006年修正《教育基本法》第8條、第15條,讓臺灣成為全世界第109個校園零體罰的國家,學生如受體罰並有救濟之權利。

體罰侵害兒童的身體不受傷害權。欲落實零體罰,應加強教師及父母輔導與管教能力。輔導係以非權力性的措施來導正學生,管教則包含權力與非權力性的手段。管教與懲戒不同之處在於,管教不一定會使學生產生不愉悅感,且管教所涉及的範圍較廣,而懲戒僅是管教方法之一。體罰屬於事實懲戒的範圍,其範圍較懲戒更為狹隘,只是懲戒的方式之一。

我國相關法制,在學校方面,已於2014年通過《學生輔導法》,將學生輔導工作法制化,規定各級學校設專責單位,由專業輔導人員從事輔導工作,假以時日必能有所成效。在家庭方面,適度的懲戒與虐待,有時僅有一線之隔。父母對於子女的管教過當,《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設有通報機制;父母應接受一定時數之親職教育輔導;兒少有偏差行為,情形嚴重時,地方主管機關得安置之;或兒少遭受身心虐待,情況危急時,地方主管機關應予以安置或其他必要之處置。

當父母對其子女進行懲戒時,往往會造成子女身體上的傷害,因而侵害子女的身體不受傷害權。須注意的是,當國家為保護兒少的身體不受傷害權而限制父母的親權時,另一方面也會侵害兒少的家庭成長權,鑑於家庭有其不可取代的功能,是以,建議國家限制親權應列為最後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