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建立病歷初步鑑定制度問題研析 (一)查醫審會自民國76年至104年共完成9800件醫事爭議鑑定案,歷年均呈現逐年攀升之趨勢,其中屬於刑事訴訟案件者,約近八成,鑑定結果為有疏失或可能有疏失者約12.2%(立法院第9屆第3會期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第12次全體委員會議,衛生福利部書面報告,頁2)。
(二)病患或家屬在醫事糾紛發生之後發動刑事訴訟,尤其是刑事告訴,是一個常用且優先考量的選項。主要理由在於民事訴訟採當事人進行主義,直接以原告身分提起民事訴訟請求醫療機構或醫事人員賠償,病患及家屬須負舉證責任,無法舉證說服法院,就可能受敗訴判決;相對而言,若提出刑事告訴,病患及家屬可透過刑事訴訟程序聲請檢察官調查或保全證據,檢察官依法亦得依職權調查證據,對於病患及家屬而言,提刑事告訴的負擔顯然較提起民事訴訟為輕。
(三)醫療行為以救治病人為核心,但醫療行為具有不可預測的風險,可能因為病人特殊體質或其他條件而出現無法預期的後果,進而衍生醫事糾紛。倘若醫事糾紛的責任歸屬,均走入刑事訴訟,將造成醫事人員的壓力,形成「防衛性醫療」困境。防衛性醫療將導致醫師在醫療行為前,不得不採取更多不必要的檢查,浪費醫療資源至鉅,實非醫療體系所樂見。
(四)依醫療法第98條第1項規定,醫審會只接受司法或檢察機關的委託鑑定。病家在求助無門的情況下,只能進行刑事訴訟,透過檢察官取得病歷資料送請鑑定。
(五)因此,未來如能修法開放民眾自費申請初步鑑定,使病患能夠初步了解其所涉及事件是否為「醫療糾紛」,或僅為其「預期與醫療結果之落差」,而非醫療機構或醫事人員在醫療過程中有疏失,使病患能夠初步了解案情,避免動輒興訟。甚至在經費來源許可下,盡可能提供選擇醫療爭議調處案件者鑑定費用的補助,以提高民眾捨棄訴訟的誘因,減少不必要的刑事偵查與訴訟程序,並能促進醫病關係之和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