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國營事業勞工董事制度相關問題研析 (一)勞工董事之法源依據
憲法第154條規定:「勞資雙方應本協調合作原則,發展生產事業,勞資糾紛之調解與仲裁,以法律定之。」憲法的精神是勞資合作,應當是一項重要指導原則,因此在勞工法令中,也有相關制度之設計,工廠法第49條至55條有工廠會議之規定;勞動基準法第83條有勞資會議之規定;74年內政部並發布勞資會議實施辦法,共計25條,內容頗為詳細。然而不論在理論上或實務上,勞資會議並未能真正發揮作用,因勞資會議召開與否,並無實質法律效果,亦即勞資會議舉行與否,毫無強制力。雖然勞資合作是憲法中的重大原則,但以目前立法架構而言,似乎很難落實,至於邁向產業民主化之目標,則仍遙遠。
以勞工參與來達成產業民主之目的,在國內已漸具雛型,其法源依據為國營事業管理法第35條,該條第2項規定:「前項董事或理事,代表政府股份者,應至少有五分之一席次,由國營事業主管機關聘請工會推派之代表擔任。」。另92年6月6日本院第5屆第3會期第15次會議決議通過國民黨黨團、親民黨黨團、民進黨黨團、台聯黨團、無黨聯盟共同提案「為國、公營事業移轉民營後之事業,政府資本合計超過百分之二十以上時,代表政府股份之董事或理事,應至少有一名該事業工會之代表擔任」,顯示勞工董事制度僅實施於國營事業及政府持股20%以上之民營事業。
(二)國營事業勞工董事制度之推行現況
為落實上述法律規定及本院決議,行政院於 92年11月6日函經濟部、財政部、交通部等相關機關,要求各適用之事業單位,自該公司本屆董事任期屆滿後開始實施,代表公股之董事或理事達3席以上者,其中1席須由工會推薦之代表擔任,並須於93年 6 月底前完成勞工代表之派任。
由於國營事業管理法第 35 條第 2 項規定,大部分國營事業皆有勞工董事的設置,但部分國營事業及政府轉投資其持股超過20%以上之民營事業,仍未辦理。究其原因:一為本院之決議非成文法律,無強制力;二為該部分事業因無工會組織而未派任勞工董事。
(三)國營事業勞工董事制度應予落實
國營事業管理法第 35 條第 2 項增訂之理由為一定比例董事、監察人由工會推派員工代表擔任,員工可參與公司的組織經營與決策,除能減少勞資爭議外,並能提高企業競爭力。該項勞工董事制度之規定,將使國營事業邁向產業民主化之目標,並為台灣產業民主制度奠定長遠之基礎。雖然勞工董事目前僅限於國營事業適用,惟產業界對此一趨勢仍不免憂心忡忡。其實,勞工參與對勞資關係的和諧與穩定,應是利大於弊,對提高員工向心力,防止勞資爭議都有正面的意義,若國營事業能加以落實,當能為產業界所借鏡。
(四)勞工董事制度之適用範圍宜以法律定之
前述本院第5屆第3會期第15次會議決議通過國民黨黨團、親民黨黨團、民進黨黨團、台聯黨團、無黨聯盟共同提案「為國、公營事業移轉民營後之事業,政府資本合計超過20%以上時,代表政府股份之董事或理事,應至少有1名該事業工會之代表擔任」,其為法律案通過時之附帶決議,解釋上不具法律拘束力,僅屬建議性質。為落實政策,似宜予法制化,亦即將勞工董事制度之適用範圍以法律定之。
(五)勞工董事之產生得由全體員工選舉代表
勞工董事非但能保障勞工權益不受侵害,更因勞工之命運與事業發展緊密連結,可以激勵士氣,提高生產效率,增進勞資雙方共同利益,足見勞工董事在事業中之重要性。依據國營事業管理法第 35 條第 2 項規定,勞工董事之產生方式,是由工會推派之代表擔任。復依據勞動部資料顯示,部分國營事業因未設立工會,而無法推派勞工董事代表,此將難以確保勞工之權益。為避免因未設立工會,致損及勞工權益,對於國營事業及政府轉投資而其持股超過20%以上之民營事業,而未設工會者,似宜對其明定由全體員工選舉代表擔任勞工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