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監獄行刑法中有關不服監獄處分或管理措施救濟程序之研析 撰成日期:107年3月 更新日期:107年3月27日 作者:楊芳苓 編號:R00374
一、 題目
監獄行刑法中有關不服監獄處分或管理措施救濟程序之研析
二、所涉法律
(一)監獄行刑法(下稱本法)第6條規定:「(第1項)受刑人不服監獄之處分時,得經由典獄長申訴於監督機關或視察人員。但在未決定以前,無停止處分之效力。(第2項)典獄長接受前項申訴時,應即時轉報該管監督機關,不得稽延。(第3項)第一項受刑人之申訴,得於視察人員蒞監獄時逕向提出。」
(二)監獄行刑法施行細則第5條第1項第7款規定:「受刑人不服監獄處分之申訴事件,依左列規定處理之:七、監督機關對於受刑人申訴事件有最後之決定。」
三、探討研析
(一)司法院大法官於106年12月1日作成釋字第755號解釋,宣告監獄行刑法第6條及同法施行細則第5條第1項第7款之規定,不許受刑人就監獄處分或其他管理措施,逾越達成監獄行刑目的所必要之範圍,而不法侵害其憲法所保障之基本權利且非顯屬輕微時,得向法院請求救濟之部分,逾越憲法第23條之必要程度,與憲法第16條保障人民訴訟權之意旨有違。相關機關至遲應於本解釋公布之日起2年內,依本解釋意旨檢討修正監獄行刑法及相關法規,就受刑人及時有效救濟之訴訟制度,訂定適當之規範。
(二)上開解釋文進一步指出,於修法完成前,受刑人就監獄處分或其他管理措施,認逾越達成監獄行刑目的所必要之範圍,而不法侵害其憲法所保障之基本權利且非顯屬輕微時,經依法向監督機關提起申訴而不服其決定者,得於申訴決定書送達後30日之不變期間內,逕向監獄所在地之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起訴,請求救濟。其案件之審理準用行政訴訟法簡易訴訟程序之規定,並得不經言詞辯論。
(三)司法院釋字第653號解釋,宣告羈押法第6條及同法施行細則第14條第1項之規定,「不許」受羈押被告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救濟之部分,與憲法第16條保障人民訴訟權之意旨有違,相關機關至遲應於解釋公布之日起2年內,依解釋意旨,檢討修正羈押法及相關法規,就受羈押被告及時有效救濟之訴訟制度,訂定適當之規範。
(四)然而,過了3年,仍未完成修正。司法院乃於103年5月16日作成釋字第720號解釋,指明在相關法規修正公布前,受羈押被告對有關機關之申訴決定不服者,應許其準用刑事訴訟法第416條等有關準抗告之規定,向裁定羈押之法院請求救濟。為此,法務部乃以103年5月27日法矯署綜字第10302001900號函,再度通令各矯正機關,受羈押被告對於申訴決定不服者,應依刑事訴訟法第416條等有關規定,提起準抗告。
(五)法務部受到釋字第653號解釋之影響,曾於101年4月5日以法矯署綜字第10101609910號函,及於101年11月7日再以法矯署綜字第10101194401號函,二次通令各矯正機關,在監獄行刑法修正草案完成立法前,有關受刑人申訴之救濟,不限制受刑人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救濟。此後,受刑人如向法院請求救濟,各矯正機關不再禁止,而係轉送受刑人擬訴請救濟之法院。雖如是,法院仍不受前開函釋之拘束。
(六)實務上對於管轄法院見解仍有歧異,如受刑人向刑事法院請求救濟者,刑事法院通說見解認為:「受刑人在監獄所受之處遇或處分,包括為拘束人身自由、受刑人健康與安全、監獄管理、矯治等目的,所為之必要措施,與檢察官有關執行指揮及執行方法無關,監獄之處遇或處分之救濟,應屬行政爭訟之性質。」(最高法院106年度台抗字第164號裁定參照)。
(七)反之,如受刑人向行政法院請求救濟者,行政法院通說見解則認為:刑法對於刑罰之具體執行方法並未規定,而係由刑事訴訟法、監獄行刑法及行刑累進處遇條例加以規範,監獄依監獄行刑法第20條對於受刑人所為累進處遇措施,係為促其改悔向上,適於社會生活,應分為數個階段,以累進方法處遇之,就剝奪人身自由之刑罰而言,乃執行法律因其人身自由受限制而連帶課予之其他處遇方式,連同執行死刑前之剝奪人身自由,均屬國家基於刑罰權之刑事執行之一環,其目的在實現已經訴訟終結且確定的刑罰判決內容,並未創設新的規制效果,自非行政程序法所規範之行政處分,受刑人「不得」循一般行政救濟程序提起訴願及行政訴訟(最高行政法院102年度判字第514號判決、105年度裁字第1249號裁定及106年度裁字第1908號裁定參照)。
四、建議事項
(一)釋字第653號解釋公布後,羈押法及其相關法規仍遲未修正,影響人民受憲法保障訴訟權之實現甚鉅
,而有關受刑人之司法救濟權,大法官為避免受刑人之司法救濟權成為刑事法院與行政法院間之司法皮球,釋字第755號解釋文明確指出,於修法完成前,受刑人經申訴決定後,得逕向監獄所在地之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起訴,請求救濟。
(二)因此,未來有關受刑人不服監獄處分救濟之立法方向,究應採行政爭訟途徑,抑或刑事救濟途徑,殊值吾人寄予關注。而人民向法院請求救濟,應依何種程序向何法院請求救濟,參酌釋字第653號解釋理由書意旨,應由相關機關衡量訴訟案件之種類、性質、訴訟政策目的及司法資源之有效配置等因素,就訴訟救濟應循之審級、程序及相關要件,制定相關之法律規範。
(三)由於監獄對受刑人之處分或其他管理措施,性質上皆係為達成監獄行刑目的而為之行政行為;申訴制度係使執行監禁機關有自我省察、檢討改正其所為決定之機會,與訴願之性質相當;對申訴決定聲明不服請求救濟,具有行政爭訟之性質;行政訴訟法第2條以下規定公法爭議依行政訴訟法解決;行政訴訟法第130條之1設有視訊審判之完善規定(釋字第755號解釋林俊益大法官部分協同意見書參照)。
(四)因此,未來主管機關如採行政爭訟途徑之立法方向,對受刑人因行使司法救濟權所生案件量之增加,加重地方法院行政訴訟庭法官的辦案負荷,及監獄管理人員為配合視訊審判作業提升之戒護人力,應提供周全的必要協助(人力及物力等),及早規劃相關機制,周詳準備,以確保受刑人之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