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論大企業對中小企業價金給付延宕之日本競爭法制於我國之借鏡 一、 題目:論大企業對中小企業價金給付延宕之日本競爭法制於我國之借鏡
二、 所涉法律
公平交易法第9條、第25條等。
三、 探討研析
(一) 契約自由與禁止濫用優勢地位之管制規範論點
基於契約自由原則,企業交易之價金給付條件本得由雙方自由約定,行政部門無介入餘地。然而,當中小企業長期與大企業持續交易,甚至投入無法挪為他用之專屬性投資,營收可能主要皆來自少數大企業,對大企業之經濟依賴程度過高,不得不接受大企業之價金給付條件。如大企業不當拖延價金給付期限或使用不合理支付方式(例如難以兌現之票據)、不當調整給付內容(殺價、減價),而濫用其優勢地位時,中小企業將面臨資金周轉之嚴峻考驗,可能危及其存續。
中小企業為臺灣經濟發展重要支柱,憲法增修條文第10條第3項訂有扶助中小企業生存發展條款。另一方面,完全自由競爭有助於提升市場經濟效率,中小企業本應強化自己競爭力,不宜過度依賴大企業或期待政府之保護。政府部門之介入管制應嚴守禁止大企業濫用優勢地位(包含獨占、寡占或非獨寡占但有「相對」優勢地位)之界線,以避免過度干預契約自由之私權紛爭。
(二) 日本規範大企業對中小企業價金給付延宕之法制沿革
為處理大企業不當價金給付延宕情形,日本1953年修正獨占禁止法,增訂第2條第9項第5款,明定事業濫用相對優勢地位與相對人交易,屬不公平交易方法,為同法第19條規定所禁止。日本公平交易委員會隨即於1954年訂定「承攬價金不當給付延宕認定基準」。然而,日本公平會執法重心不在取締,而是以行政指導為主,且認定是否立於及濫用相對優勢地位,調查不易,曠日廢時,其人力、預算亦有限,承攬之中小企業擔心大企業抽單或報復,不敢檢舉,以致成效不彰。
有鑑於獨占禁止法處理價金給付延宕問題之侷限性,不適合規範企業雙方契約權利義務,日本政府於1956年通過防止承攬價金給付延宕等行為法(下請代金支払遅延等防止法,下稱價金給付延宕防止法),透過專法同時達到維護交易公平及保護中小企業利益目的。價金給付延宕防止法定位為獨占禁止法「濫用相對優勢地位」之補充法。
(三) 價金給付延宕防止法相關內容簡介
1.規範目的(第1條):防止價金給付延宕行為,確保委外企業(親事業)與承攬企業(下請事業)間之公平交易,保護經濟弱勢地位之承攬企業利益。兼具公平交易法與中小企業法制雙重性格。
2.適用範圍(第2條):為避免過度介入私法交易,考量過去經驗,限定適用交易類型為:物品製造、修理委外契約及製作資訊成品(軟體等)與提供勞務(運送、資料處理、建物維護等)之委外契約;並依上述交易內容,以不同資本額區分適用對象,避免於具體個案中認定相對優勢地位之困難。
3.明定委外企業之義務:(1)交付書面(記載:給付內容、款項、給付期限、方式等;第3條);(2)作成、保存書面(第5條);(3)訂定價金給付期限(受領給付後60日內,儘可能訂定最短期限;第2條之2);(4)支付遲延利息(受領給付後60日未給付價金,自該日起算至價金給付日數乘以年利率14.6%之遲延利息;第4條之2)。
4.禁止委外企業為下列行為(第4條):拒絕受領、價金給付延宕、減少原約定價格、不當退回已受領商品、不正當殺價、強制購買委外企業指定之商品或服務、因檢舉而採取報復措施、逕以有償提供承攬企業之原物料扣抵契約價款、交付一般金融機構難以兌現票據、不當要求承攬企業提供經濟上利益(金錢或服務)、不當變更給付內容或要求重新製作等11種禁止行為。
5.調查程序:價金給付延宕防止法明定公平會、中小企業廳得採取適當措施(中小企業廳廳長經調查,認委外企業有不當行為,有請求公平會採取適當措施之權);公平會或中小企業廳長認定委外企業與承攬企業間之交易欠缺公平性或有保護承攬企業之必要,得進行調查或命委外企業提交報告;而委外企業或承攬企業之目的事業主管機關認定有協助中小企業廳調查之必要時,亦得命所管企業提交報告或介入調查(第6、9條)。相較於日本獨占禁止法第47條限定在「涉案事件為必要之調查」,價金給付延宕防止法明定認定委外企業與承攬企業間之交易欠缺公平性或有保護承攬企業之必要,即得進行調查或命委外企業提交報告,主管機關介入範圍似較廣。
6.法律效果有二:(1)日本公平會就委外企業不遵守本法之行為,得為勸告之行政措施(勸告委外企業儘速給付價金或遲延利息,並採取其他必要措施),給予委外企業反省改正機會(第7條)。若委外企業不從,即適用獨占禁止法第20條及第20條之6規定,命委外企業停止行為及繳納課徵金;(2)委外企業給付延宕,應支付法定年利率之遲延利息。
(四) 獨占禁止法之後續修法及其與價金給付延宕防止法之競合適用問題
日本於2009年修正獨占禁止法時,已於第2條第9項第5款,將拒絕受領、不當退回、價金延宕給付及減價等行為明確納入不當濫用優勢地位之類型,將濫用優勢地位之不公平交易適用對象擴大,公平會得依第20條之6命違法企業繳納相對人間銷售金額或購買金額百分之一之課徴金。
又價金給付延宕防止法第8條規定,如委外企業遵循公平會依價金給付延宕防止法第7條規定所為之勸告,委外企業之不當行為即不適用獨占禁止法,明確界定兩法間之競合適用關係。
四、 建議事項
目前我國處理大企業對中小企業價金給付延宕問題,係由公平交易委員會發布「對於大企業對中小企業價金給付案件之處理原則」,明定適用目的、對象、市場優勢地位之審酌因素、價金給付之不當行為類型、處理調查程序及法律效果等。其性質屬解釋性行政規則,依大企業是否屬獨占事業而分別適用公平交易法第9條第4款或第25條規定,予以處罰。觀察前述日本法制發展,提出下列建議事項,以供我國法未來規劃之借鏡:
(一) 由競爭法過渡到專法
競爭法重在防弊,有其侷限性,而中小企業扶持發展重在興利,因此,日本法制早期雖曾以競爭法規範,但後來仍另訂專法-價金給付延宕防止法,其規範重點兼及於委外企業與承攬企業間之契約(協議)事項(例如:明定價金給付期限及給付遲延利息)是否公平及委外企業是否濫用優勢地位,使該專法同時兼具確保公平交易與保護中小企業之性格。
(二) 主管機關分工任務應予釐清並予法制化
我國公平會之組織編制並不大,相較於經濟部及其他部會之人力物力,確屬較為拮据。再者,大企業對中小企業之價金給付延宕問題,本不能只以競爭法角度處理。依日本法制,公平會、中小企業主管機關、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各司其職,於法律中明定相關分工職掌,以明權責,應屬正辦。
(三) 適用對象應明確化,有助於優勢地位之具體認定
依「公平交易委員會對於大企業對中小企業價金給付案件之處理原則」第2、3點規定,係以中小企業發展條例所定之中小企業定義(依不同行業採取不同標準),及是否具有市場優勢地位為判斷大企業或中小企業之標準;其中「市場優勢地位」尚須審酌營業規模、市場占有率、依賴程度、變更交易對象之可能性、特定商品之供需關係等,較為抽象,個案判斷,且對適用之交易型態並無設限。
而日本價金給付延宕法只適用於特定交易類型,並以交易類型區分不同資本額,而明定適用對象,以避免認定相對優勢地位之困難。以物品之製造、修理委外交易契約為例,委外事業資本額為3億(日圓,下同)以上時,承攬企業資本額3億以下即受保護;而委外事業資本額為3億以下1千萬以上時,承攬企業資本額1千萬以下即受保護。製作資訊成品(軟體等)與提供勞務(運送、資料處理、建物維護等)之委外契約,委外事業資本額為1千萬至5千萬、5千萬以上時,受保護之承攬企業分別為資本額1千萬以下、5千萬以下者。有助於受規範者具體認定判斷優勢地位之標準。
(四) 價金給付延宕之濫用市場地位行為類型應予擴充並提升至法律位階
日本價金給付延宕防止法之名稱雖冠以價金給付延宕,但第4條實際規範客體並不限於此,尚包含其他相對優勢地位濫用行為(例如拒絕受領、不當退回、強制購買委外企業指定之商品或服務等),且不以雙方企業有無書面約定為限。而我國「公平交易委員會對於大企業對中小企業價金給付案件之處理原則」第4點第2項規定,係適用於大企業與中小企業間無書面約定時,且其禁止行為有三:無正當理由遲延給付價金、以票據支付價金時,交付明知難以兌現之票據、減少價金給付而未以書面通知及說明。相較之下,我國係以解釋性行政規則作為公平會執行公平法第9、25條之職權釋示,對於價金給付延宕之濫用市場地位行為之明文類型較少,適用範圍亦較為限縮。如未來有訂定專法之可能,應將價金給付延宕之濫用市場地位行為類型予以擴充,並儘可能將相關類型具體規範為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