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現行台灣食品安全管理機制議題之研析 一、題目:現行台灣食品安全管理機制議題之研析
二、所涉法律:
(一)食品衛生管理法
(二)食品中原子塵或放射能污染容許量標準
(三)毒性化學物質管理法
三、探討研析
(一)有鑑於國內媒體常出現食品安全爭議相關事件,致常引發社會大眾很大的注意。因此,如何建立完整的食品安全管理機制,是目前政府基於保障全體國民建康所應積極且責無旁貸的職責。換言之,透過完備的管理平台與機制,以確保所有的食品,不論在生產、調理、儲存、加工及販賣過程中達到安全完整,符合安全與品質規定,以達成國民食用無虞的目標。惟現行食品衛生標準是否得以作為食品安全與否的指標,是值得探討斟酌的,主因在於食品衛生標準於正常生產製造或加工情況下無法避免的污染,或基於加工需要而添加者,皆予以限量的規定,惟以此作為管理的行政處理點,究其能否作為判定健康危害的主要分界線值得探討。
(二)由於日本食品因輻射污染事件影響,在國際輻射防護委員會的要求下,制定緊急情況下食品放射物輻射量臨時標準值,即按照一年中放射性銫的輻射量不得超過5毫西弗的標準,肉類和蔬菜中放射性銫活度為每公斤500貝克,牛奶和飲用水則為200貝克等。另外,根據衛生署公告之「食品中原子塵或放射能污染容許量標準」,針對我國訂定之標準值並未低於日本。惟目前國內仍有諸多風險疑慮之處,主要係因不同核種之半衰期、危害風險等差異性,爰因應個別進行風險評估,同時並未加總計算碘-131及銫134、銫137等核種數值所致。因此,我國現行所訂之食品輻射污染容許量標準,在國際間雖仍屬於較嚴格管制之輻射標準,參考我國自101年4月起,隨日本政府加嚴調整其食品中輻射殘留標準,針對日本輸臺食品要求必需同時符合我國及日本之雙邊標準,並於105年1月18日修正加嚴我國之標準,亦即日本所定容許量標準針對銫134和銫137在乳品及嬰兒食品為50貝克/公斤、其他食品為100貝克/公斤(飲料水為10貝克/公斤);至於我國容許量標準,除針對銫134和銫137在乳品及嬰兒食品為50貝克/公斤、其他食品為100貝克/公斤(飲料及包裝水為10貝克/公斤)外,更進一步規定訂定碘131在乳品及嬰兒食品為55貝克/公斤、其他食品為100貝克/公斤。
(三)另國內塑化劑事件的亦常常發生,除嚴重影響食安問題外,亦涉及毒性化學物質管理規範之檢討。倘若具有毒性之化學物質係出於源頭管理之鬆散,甚或使用於食品容器或食品添加物等,基此,後續應著重於如何針對我國現行毒性化學物質管理相關法規進行檢討,並探討食品安全與毒性化學物質管理之連結性,以及如何建立兩者聯合稽查之機制,其是為重要食安議題之一。
依據化學物質之毒理特性與程度區分為四類,其中第一類毒性化學物質:化學物質在環境中不易分解或因生物蓄積、生物濃縮、生物轉化等作用,致污染環境或危害人體健康者;第二類毒性化學物質:化學物質有致腫瘤、生育能力受損、畸胎、遺傳因子突變或其他慢性疾病等作用者;第三類毒性化學物質:化學物質經暴露,將立即危害人體健康或生物生命者;第四類毒性化學物質:化學物質有污染環境或危害人體健康之虞者。其中,依照毒性化學物質管理法要求第一類至第三類毒性化學物質上市前,應取得主管機關核發之許可證,並依許可證內容運作。其於實際運作時,並應檢送該毒性化學物質之危害應變計畫供主管機關備查。並依法授權主管機關針對第一類、第二類及第三類毒性化學物質之運作,得情形公告限制或禁止,並得就第一類及第二類毒性化學物質之運作設定釋放總量加以管制之。基此,我國毒性化學物質管理法對於毒性程度較高的物質,原則上係採取與傳統環境污染物管制相同之許可證發放制度加以管制,並嚴格管制毒性物質由製造、運送、運作、使用、貯存與因運作而流布於空氣、水或土壤中之釋放量。故相較於對於第一至第三類毒性化學物質的高密度管制,第四類毒性化學物質定義之構成要件則相對寬鬆,第四類毒性物學物質上市前並不需要取得許可證,亦不需提供毒性測試報告,其規範方式係屬上市前通報登記制度,運作者僅有製作運作紀錄並定期申報,並妥善保存紀錄以供備查之義務。
四、建議事項
(一)考量食品衛生標準可否作為安全與否的指標,所涉之行政處理標準與健康危害標準間之認知差距,主因在於行政處理標準的數值通常訂得很低,屬於預防或風險管理機制範疇,一旦超出所訂數值的標準時,基於確保民眾的健康與安全,政府視實需採取行動,以免達到較高數值的健康危害標準,惟如何訂定健康危害標準數值並與行政處理標準數值相互引用,是為可再努力的方向。整體而言,建立源頭管理是食品安全管理的最重要機制,並強調業者應對於食品安全責任之要求。同時,透過政府稽查制度和消費者監督功能的平台角色,藉能確保食品安全與管理。
綜上,透過法規建立食品業者登錄食品製造相關資訊的強制義務,和立法提供業者自主管理的誘因,是相當重要的課題。相對地,如何提供消費者判斷與選擇優質的食品製造業或優質、安全的食品的能力,和配合業者透過自主管理與建立優良食品標章制度亦是後續建立食品安全管理之執行平台的重點之一。
(二)目前我國對日本輻射食品管理已屬國際間最嚴格之一,參考鄰近韓國對於日本輻射食品採行之邊境管控措施,其中對於特定地區之特定食品禁止輸入,其餘食品則採行完全開放,並要求提供證明。因此,關於日本輻射食品安全管理機制,我國除應確實參照符合國際法規,和「食品中原子塵或放射能污染容許量標準」等規定辦理外。另針對日本輻射食品之管理,應比照現行國內其他輸入食品處理模式,據以嚴格執行「管源頭」、「管邊境」、「管市場」措施,以確保食用安全管控:
1.在源頭管理方面:日本出口至我國之日本食品應符合日本國內 輻射標準,且所有日本輸入食品須檢附產地證明文件,其產地需載明至都、道、府、縣產地證明;另,日本輸入特定地區之特定食品應檢附輻射檢測證明,始得申請食品輸入查驗。
2.在邊境查驗方面:日本食品輸入我國時,食藥署將持續於邊境針對證明文件內容是否符合我國規定、是否為允許輸入之特定品項等管制措施,並且依食品及相關產品查驗辦法規定進行輸入查驗。倘查獲不合格產品,即進行退運或銷燬,並檢討不合格產品情況,適時調整特定品項之管控措施。
3.在市售管理方面:各縣市衛生局將持續稽查輔導相關業者,確保日本食品均清楚標示原產地。
(三)有關第四類毒性化學物質於食品添加物與食品容器中被使用之問題,確實對於國人建康影響甚鉅,例如塑化劑仍未納入第四類毒性化學物質管制,致如此毒性相當高的化學物質得以充斥市面。基此,建議應建立源頭管制的觀點外,仍需預防有毒物質蓄意被摻入食品或作為食品添加物使用,環保主管機關未來在公告列管毒性化學物質時,應諮詢衛生署與環保、消費者團體,同時參考衛生主管機關於稽查實務上,所發現使用毒性化物質作為食用容器、餐具或甚至摻入食物中的常見化學物質,並以資作為是否將其納入列管毒性化學物質與管制密度之參據。另環保署於實施勾稽或個案稽查時,對於似有發現特定毒性化學物質有流入食物鏈之虞時,應主動向衛生署與各級衛生主管機關通報,以利後續問題食物的流向追蹤與查核。
因此,為有效管理第四類毒性化學物質,和保障消費者因食用問題食品而致病或增加健康危害的風險,建議食品衛生管理法得修法放寬消費者請求業者賠償的要件,得使受害者不因因果關係舉證困難而無法向食品業者求償,另相對加重食品業者的民事責任,促使中下游食品製造、加工、輸入與零售業者加強自行控管食品原物料安全與流向,並要求其上游業者提供安全性檢驗報告始能加以使用。另關於重大食品汙染事件的緊急應變機制,應納入跨部會食品安全會報之管理平台機制,統籌負責相關決策與監督執行情形,同時由各直轄市、縣政府相關主管機關派員成立聯合稽查小組,對於問題食品實施抽驗、監督下架回收進度與稽查不法。其次,再經由跨部會食品安全會報依據風險的本質與程度與事件發展進度,主動告知公眾有關該風險本質與對人體健康的影響,並說明當前所採行之預防、降低或排除該風險之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