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受虐兒童事件父母之親職教育探討 一、題目:
受虐兒童事件父母之親職教育探討
二、所涉法律: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家庭暴力防治法
三、 探討研析:
(一)受虐兒童及少年其成長影響
受虐待兒童及少年其日後之身心發展有諸多負面的影響:1.在行為上受虐待兒童及少年比未受虐待之兒童及少年更具有攻擊性,且採取更多的反社會行為。2.在性格上,受虐兒童及少年較不快樂,同時在與人相處時不能適當的扮演其角色。3.從長期影響來看,受虐兒童及少年可能變成日後虐待子女的父母。由於兒童及少年乃是人生中重要階段,幾凡自我的認定,人際關係的反應模式,身心的成長都以兒童期為發展基礎,兒童及少年虐待事件的發生,大大的影響兒童及少年身心的發展,因此如何去預防兒童及少年虐待事件的發生,實為當務之急,而要預防兒童及少年被父母親虐待事件之發生,首要須對兒童及少年施虐的父母作一輔導,才能夠對症下藥,採取有效的措施。
(二)2017年兒童及少年受虐概況
1.受虐者情形 :依據衛生福利部統計,受虐人數以未滿6歲者占31.9%,約有3成多學齡前兒童遭到不同程度的虐待。由於兒童若是開始上學後遭虐,易被師長發現,且發現時狀況較不嚴重;但學齡前兒童因自我保護能力低,加上不易被外界發現,爆發兒虐時多半較嚴重。
2.施虐者身分及施虐原因:施虐者身分,為兒童及少年之(養)父母者占第1,如包含與個案較親近之照顧者、親戚及同居者合計約9成多,由此數據可見施虐者多是生活中最熟悉、親近的家人或親戚;又查施虐因素以施虐者缺乏親職教育知識、情緒不穩、習於體罰或不當管教、親密關係失調、經濟貧窮、酗酒等較多。其中缺乏親職知識的不少,所以預防性或強制性的親職教育,除可以彌補父母所缺少的親職認知能力外,仍有助於意願照顧、教養及管教子女之父母,進而發揮家庭所具功能,減少虐待不當行為造成傷害之事件出現,是相關部門應強化的措施。
(三)親職教育的重要性
1.強制性親職教育實施的主要目的,在於對遭通報之施虐父母或主要照顧者等實施親職教育,以預防其再度施虐,並達到保護兒童的目的。「強制性親職教育輔導」對於兒童及少年之保護而言,當然重點應置於保護弱勢,以「兒童及少年利益」為優先考量,希望兒童及少年的父母或主要照顧者,能夠調整管教方法與態度,透過公權力的介入以「強制」方式對施虐者進行「教育」。除此之外,「強制性親職教育輔導」事實上也間接強調家庭功能的重要及家庭對兒童及少年的不可替代的意義。
2.「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與「家庭暴力防治法」均有規定加害人為法律所規定施虐者,前者於第102條規定,對於父母、監護人或實際照顧者者違反該法第43條、第47條至第49條及第51條等相關規定時,主管機關應命其接受4小時以上50小時以下之親職教育輔導,不接受親職教育輔導或拒不完成其時數者,處以罰鍰,得按次處罰至其參加為止;而後者於第54條規定,加害人涉及到違反保護令及其他刑法上的問題,則對加害人實施之認知教育輔導、親職教育輔導、心理輔導、精神治療、戒癮治療等其他輔導,加害人拒絕輔導或治療,將可依該法第61條視為違反保護令罪,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新臺幣10萬元以下罰金。因此,可知「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對不接受親職教育之法律效果為行政罰,而「家庭暴力防治法」對加害人不接受處遇計畫之法律效果為刑事罰。
(四 )實施強制性親職教育之困境
若以「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的強制性親職教育執行面來看,社工人員輔導過程所面臨的困境,包括強制性親職教育法令不完備、施虐者及施虐家庭的問題重重、強制力不足,使得公權力難以伸張等問題。
四、 建議事項
(一) 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施行細則增訂實施親職教育相關規定
雖然「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強調對兒童及年少家庭提供諮詢輔導服務及強制性親職輔導,但對其執行方式、服務流程、服務評估及社工員執行之權限等均未進一步規劃。因此為強化對施虐父母進行強制性親職教育輔導成效,爰建議於「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施行細則中將執行方式、服務流程、服務評估及社工員執行之權限等規定統一規範,供社工員執行之依據。
(二)「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與「家庭暴力防治法」應相互為用。
對於施虐行為較輕、屬突發性的施虐者,依「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來處理,可降低強制性親職教育對其帶來的衝擊與施虐者的負向詮釋,而對於施虐行為較嚴重、影響孩子生存所需、致命的、屬長期性的施虐者,則依「家庭暴力防治法」來處理,處理流程若由法律啟動,可提高強制性親職教育對施虐者的強制力。
(三)親職教育輔導內容,應結合不同專業,依個別需求擬訂
個別化兒童身體虐待施虐者施虐行為背後往往涉及個人、家庭、經濟、社會文化等多重因素,且個別差異性極大,親職教育輔導內容很難將之歸結於幾類課程或幾堂課而予以一體適用,依個別需求擬定個別化輔導計畫,並由個案管理者集結相關專業人員組織個案評估委員會,透過每月定期召開的個案評估會議,共同對每位個案獨特的狀況進行專業評估,並據以研擬個別化輔導計畫。亦有助於統籌不同的社會資源、規劃多元的服務方式,使親職教育輔導能更符合個案的實際需要而不至流於形式,並與施虐者建立良好的合作關係,重視施虐者的主觀知覺,藉此轉化施虐者對接受親職教育輔導主觀形成的負向想法與感受,助施虐者體會到親職教育輔導對其自身的助益,使之不再視親職教育輔導為處罰而是一種協助,藉以提高施虐者參與親職教育的配合度,改善推動強制性親職教育現有的困境。
(四)加強社會教育,正確親職教育的傳遞
藉由各種媒體不斷宣導,將兒童及少年保護概念於社會大眾之間,教育社會大眾知道如何保護兒童及少年並對通報系統的認識,例如113保護專線等。
管教與懲罰常常是一線之隔,許多父母並不清楚應如何管教孩子,政府應不斷於各類媒體宣導正確管教孩子觀念,相關親職技巧及兒童發展知識,傳遞正確的親職教育知識。
(五)配合現行福利服務措施,擴充服務資源
如前述,兒少被虐待其原因非常多,其中學齡前兒童受虐主因多是父母缺乏親職教育,未來可研擬在請領育兒津貼、低收入戶及中低收入戶生活補助時,視家庭育兒情形,其家長須接受一定時數親職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