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金融八法有關沒收之修法研析 一、 題目
金融八法有關沒收之修法研析
二、 所涉法律
銀行法、保險法、證券交易法、信託業法、金融控股公司法、信用合作社法、票券金融管理法、證券投資信託及顧問法、刑法、刑事訴訟法
三、 探討研析
(一)依刑法第38條之3第1、2項規定,經判決諭知沒收之財產,雖於裁判確定時移轉為國家所有,但第三人對沒收標的之權利不受影響。故沒收物經執行沒收後,犯罪被害人仍得本其所有權,依刑事訴訟法第473條規定,於裁判確定後一年內聲請執行檢察官發還;又因犯罪而得行使請求權之人,如已取得執行名義,亦應許其向執行檢察官聲請就沒收物、追徵財產受償。
(二)惟實務上如遇涉案事實繁複、求償者眾多及請求金額龐大之案件,如證券團體訴訟,民事訴訟審理程序耗日費時,若不能於一年期限內向檢察官聲請發還犯罪所得,恐導致被害投資人無法獲得實質賠償。為此,立法院於去(106)年12月間三讀通過銀行法等8項金融法律(以下簡稱金融八法)之沒收規定,明定犯罪所得除應發還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外,沒收之。按金融八法較刑法及刑事訴訟法屬特別法,爰應優先適用。然而也因兩者規定顯有不同,針對實務上應如何執行,似亦生不同解釋。
1、參酌金管會新聞稿,該會認為依金融八法規定,犯罪所得應先發還被害人及得請求賠償之人後,再由國庫沒收,法院並將犯罪所得金額計算、製表,具體指明待發還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後,若有剩餘,檢察官即再依法就其餘額向法院聲請宣告沒收。
2、參酌法務部新聞稿,該部則認為依上開條文規定,發還數額為何仍應由被害人舉證證明,刑事法院難遽以認定,恐導致法院不予認定或依被害人主張全數認定,而不予宣告沒收,法院如未依法宣告沒收,於判決確定後,被告聲請發還,檢察機關無繼續查扣之依據,即應將查扣之犯罪所得發還被告,被害人則應另循假扣押等民事途徑。上開金管會認為之作法,在現行刑法、刑事訴訟法規範下並無相關機制得以運作。
四、 建議事項
(一)為免犯罪行為人經國家執行沒收後已無清償能力,致使犯罪被害人求償無門,招致國家與民爭利之負面印象,對於立法者本於保護犯罪被害人之立場所為之金融八法修法確應給予肯定。然而金融犯罪案件之沒收尚涉及司法審判及檢察機關之運作,亦即欲保障犯罪被害人之權益,除有法律之規範外,更需實務上審檢機關之配合,缺一不可,爰司法院、法務部及金管會等相關機關允宜召開聯合會議,甚至邀請金融犯罪、刑事法領域專家學者,以及投資者保護中心等相關組織舉行公聽會,進行深入溝通協調後,尋求具法理正當性與實務可行性,並能兼顧被害人權益保障之最理想模式。
(二)在修法建議部分,如考量金融案件涉及事實繁複、求償者眾多及請求金額龐大,雖得修正銀行法等金融法規範沒收之條文,即另定適當發還期限規定,以優先於刑法沒收規定之適用。然而金融犯罪多有涉案事實繁複,民事訴訟審理程序耗日費時之情形,恐難依刑事訴訟法規定於一年期限內向檢察官聲請發還犯罪所得,然此一困境非其所獨有,在其他類型之犯罪案件中亦有發生之可能,既然在現行實務下,針對一般案件之沒收宣告及執行尚無困難,僅在期限上有放寬之需求,爰為落實對於犯罪被害人權益之保障,建議或可考慮修正刑事訴訟法第473條規定,將現行犯罪被害人之請求期限由1年延長至3年,亦或可考慮修正刑法第38條之2,明定法院應調查確認或估算犯罪所得且宣告沒收,並配合刪除金融八法沒收規定,使之回歸適用刑法及刑事訴訟法之規定,以維沒收制度之完整性。

撰稿人:安怡芸

「金融八法有關沒收之修法研析」(議題研析)
書 面 意 見 表
單位:四組 提供日期:107.5.7
姓名:陳世超 職稱:助理研究員 聯絡分機:1821
提供意見如下:
一、依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規定,其他法律有關沒收之規定原則不再適用,例外得於刑法施行後就沒收事宜另為規定以優先於刑法沒收規定之適用
近年來,重大貪瀆、經濟及社會矚目食品安全等犯罪案件,對於犯罪所得之沒收,發生包括因犯罪所得之沒收客體限於有體物,若取得無形之財產利益則不得沒收之困境。而除違禁物及專科沒收外,沒收客體以屬於犯罪行為人所有為限,第三人若取得犯罪所得,因法無明文則不能沒收,同樣面臨執法之困境。基於「無人能因犯罪而受利益」之原則,消除鉅額不法利益之犯罪經濟上誘因,使犯罪行為人或任何第三人均不能因犯罪而取得不法利益,故應擴大沒收之對象,以杜絕犯罪。再者,沒收制度屬從刑,除違禁物及專科沒收外,未宣告主刑時即不得宣告沒收,犯罪行為人如因死亡或因逃匿而被通緝時,均因無主刑而無從宣告沒收,顯有不公。為此,行政院、司法院會銜於104年11月27日以院臺法字第1040064848號、院臺廳刑一字第1040032337號函送請本院審議「中華民國刑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暨「中華民國刑法施行法第10 條之3 修正草案」,並經本院第8屆第8會期第14次院會三讀通過。
其中,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第1項考量刑法沒收規定修正後為具獨立性之法律效果,並為使刑法修正後,相關特別法得有因應配合修正之緩衝時程,爰明定修正後之刑法自105年7月1日施行。且按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第2項規定,刑法105年7月1日修正施行前之其他法律關於沒收、追徵、追繳、抵償之規定,不再適用。經查該規定之立法意旨,係考量刑法以外之特別法關於沒收實體之規定,錯綜複雜,而刑法既已整體修正沒收規定,包括發還被害人、第三人沒收、價額之追徵、估算、義務沒收與過苛調節條款等,已全盤修正,自應回歸刑法,一體適用。
據此,早於此次刑法沒收修正之施行日前,所制定之其他法律關於沒收、追徵、追繳及抵償等沒收實體規定,已無獨立存在之必要,故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第2項明白揭示「後法優於前法」之原則,以杜適用法律之爭議。至於刑法沒收修正規定施行後,其他法律如有特別之政策考量,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第2項修法理由特別表示,仍得就沒收事項另為特別規定,即維持刑法第11條 「特別法優於普通法」之原則。綜上,依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規定,其他法律有關沒收之規定原則不再適用,例外得於刑法施行後就沒收事宜另為規定以優先於刑法沒收規定之適用。
二、建議在金融八法另定適當發還期限規定
立法政策上,金融八法就沒收事宜如考量金融案件涉及事實繁複、求償者眾多及請求金額龐大,自得另為規定以優先於刑法沒收規定之適用。
惟本次金融八法修法爭議,主要涉及該次修法文字內容恐造成將來法院無法宣告沒收,檢察機關又無繼續扣押依據,而衍生犯罪所得須發還被告,被害人須另循假扣押等民事途徑救濟之問題。
就此,審酌本次金融八法修法爭議條文主要係為解決金融案件因事實繁複、求償者眾多及請求金額龐大,而難以在刑事訴訟法第473條第1項所定1年期限內聲請發還問題,故建議在金融八法另定適當發還期限規定即可,至於其他沒收事宜規定,則建議回歸刑法及刑事訴訟法規定,較為單純。





「金融八法有關沒收之修法研析」(議題研析)
書 面 意 見 表
單位:一組 提供日期:107.5.8
姓名:張裕榮 職稱:副研究員 聯絡分機:8639
提供意見如下:
一、題目:「犯罪被害人之民事請求權優先於國庫沒收權」研析
二、所涉法律:刑事訴訟法第473條、銀行法第136之1條、保險法第168條之4、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7項、證券投資信託及顧問法第105條第3項、信託業法第58條之1
三、探討研析
(一)本案事實:107年2月2日銀行法第136條之1 沒收規定修正施行。同年3月2日台北地院刑事庭105年金重訴字第13號(涉犯銀行法第125條第1項後段之非法經營收受存款業務罪)案件宣判,適用前述銀行法新沒收規定,並未在主文欄中沒收犯罪所得,而是在理由欄伍、二(判決誤植為肆)內敘明:「…本案被告等人之犯罪所得,業經本院計算如附表七《各被告等獲利金額之計算》所示,待發還與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後,倘有剩餘,應再由檢察官就其餘額向法院聲請宣告沒收,併此敘明。」
(二)本案涉及的主要爭點:
1、銀行法是刑法沒收之特別規定?
探求立法者制定銀行法第136條之1之意旨,可推知立法者係考量銀行法等法律規定,涉及投資大眾利益,故要有別於刑法之特別規定,排除刑事訴訟法第 473條規定之適用。蓋刑事訴訟法第 473條規定:「沒收物、追徵財產,於裁判確定後 1年內,由權利人聲請發還者,或因犯罪而得行使債權請求權之人已取得執行名義者聲請給付,除應破毀或廢棄者外,檢察官應發還或給付之;其已變價者,應給與變價所得之價金。」然因違反銀行法等案件,犯罪被害人往往眾多,而相關之民事訴訟通常均需耗費諸多時日方能審結,故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未必能在刑事判決確定後 1年內取得民事確定判決作為執行名義以參與分配,故適用刑法沒收新制的結果,反而對違反銀行法等案件之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不利,故特別在銀行法第136條之1為特別規定 。故參照銀行法第136條之1之立法意旨,違反銀行法之犯罪所得應優先發還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而非沒收後,再由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依刑事訴訟法第 473條之規定聲請發還甚明。
2、理由欄內所示,待發還與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後,倘有剩餘,應再由檢察官就其餘額向法院聲請宣告沒收,檢察官得單獨宣告沒收之法源?
依據目前中華民國刑法唯一讓檢察官得在刑事判決外,單獨聲請宣告沒收之規定僅有第40條第2項(違禁物或專科沒收之物)與3項,本案例涉及第3項,但該項是以未能追訴犯罪行為人之犯罪或判決有罪者為限方有適用。理由欄內所示,待發還與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後,倘有剩餘,應再由檢察官就其餘額向法院聲請宣告沒收的論述,將產生檢察官得單獨宣告沒收之法源依據為何的問題。
3、刑事訴訟法第473條之被害人之民事請求時效規定
刑事訴訟法第473條第1項規定:「沒收物、追徵財產,於裁判確定後一年內,由權利人聲請發還者,或因犯罪而得行使債權請求權之人已取得執行名義者聲請給付,除應破毀或廢棄者外,檢察官應發還或給付之;其已變價者,應給與變價所得之價金。」誠如判決內容所言,違反銀行法等金融案件,犯罪被害人往往眾多,而相關之民事訴訟通常均需耗費諸多時日方能審結,姑且不論適用刑事訴訟法第473條第1項規定的「一年」短期時效,對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產生的不利影響,以「取得執行名義」為要件,更形成求償權行使的障礙。
四、建議事項
(一)結論:
1、為解決前述判決所示,檢察官待發還與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後,倘有剩餘,應再由檢察官就其餘額向法院聲請宣告沒收的問題,本文建議修正相關金融法律條文內容增訂單獨宣告沒收規定,使檢察官得聲請單獨宣告沒收。
2、對於刑事訴訟法第473條第1項規定的「一年」短期時效問題,回歸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受損害權利屬民事性質,參考強制執行法之執行名義時效五年規定,酌予延長。
(二)建議修正條文:
1、銀行法第136之1條:
「犯本法之罪,犯罪所得屬犯罪行為人或其以外之自然人、法人或非法人團體因刑法第三十八條之一第二項所列情形取得者,除應發還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外,沒收之『或單獨宣告沒收』。」
2、保險法第168條之4:
「犯本法之罪,犯罪所得屬犯罪行為人或其以外之自然人、法人或非法人團體因刑法第三十八條之一第二項所列情形取得者,除應發還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外,沒收之『或單獨宣告沒收』。」
3、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7項:
「犯第一項至第三項之罪,犯罪所得屬犯罪行為人或其以外之自然人、法人或非法人團體因刑法第三十八條之一第二項所列情形取得者,除應發還被害人、第三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外,沒收之『或單獨宣告沒收』。」
4、證券投資信託及顧問法第105條第3項:
「違反前二項規定,犯罪所得除應發還被害人或第三人外,不問屬於犯罪行為人與否,沒收之『或單獨宣告沒收』。」
5、信託業法第58條之1:
「犯本法之罪,犯罪所得屬犯罪行為人或其以外之自然人、法人或非法人團體因刑法第三十八條之一第二項所列情形取得者,除應發還被害人或得請求損害賠償之人外,沒收之『或單獨宣告沒收』。」
6、刑事訴訟法第473條第1項:
「沒收物、追徵財產,於裁判確定後五年內,由權利人聲請發還者,或因犯罪而得行使債權請求權之人已取得執行名義者聲請給付,除應破毀或廢棄者外,檢察官應發還或給付之;其已變價者,應給與變價所得之價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