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政府資訊公開關於「社區知情權」之議題研析 一、 題目:政府資訊公開關於「社區知情權」之議題研析
二、 所涉法律:
憲法
政府資訊公開法
三、 探討研析
(一) 緣起:
近年來幾場火災造成消防人員死亡,監察院對此人為疏失提出糾正。近日桃園平鎮區某工廠大火,同樣造成消防人員殉職。引起有關「社區知情權」的討論。或許消防同仁的殉職與社區知情權並無直接關係,但社區知情權的相關議題,值得討論。特別一提的是,尋找資料的過程中,發現行政院環境保護署網頁中,建置有「社區知情權專區」 ,但點閱後卻沒有任何資料, 殊為可惜。
(二) 「知情權」源自社會契約與憲法國民主權原理
從社會契約理論與憲法國民主權原理為始,推導出人民有權知悉政府掌握的相關政府資訊。換言之,政府既受人民付託,則做為受託者的政府(機關),當有義務讓託付者人民知悉政府資訊。
(三) 《政府資訊公開法》目的在落實個人知情權;社區知情權的目在生存權保障與免於恐懼
政府為滿足前述人民知悉政府相關作為的權利,建構政府資訊公開法(以下簡稱政資法)。政資法第1條使用「知的權利」用語並以之作為「知情權」依據。從政資法第1條 規定可知,立法目的在「資訊共享」與「促進參與」。在方法上,政資法將政府資訊區分為「應主動公開」與「應人民申請提供」(政資法第5條)兩類。倘若相對應地將知情權區分為「個人知情權」與「社區知情權」兩類,則政資法在「個人知情權」的貢獻上不言可喻;但「社區知情權」的充實上,猶有增進空間 。因為,「社區知情權」的目的不僅止於「資訊共享」與「促進參與」,而應提升為憲法層次的「生存權保障」、「免於恐懼自由」等基本權利。
(四) 社區知情權應從降低生存空間風險做起
社區知情權的核心價值在「降低風險」,特別是生存環境的風險。對危險源的無知是導致風險升高的重要因素之一。而生存空間所面臨的危險源,可能來自不同的人、地,事物。例如,性侵害累犯相對社區住戶,這是來自人的風險 ;地震帶、土壤液化區、土石流區等相對於附近居民,是來自地區的風險;旅遊警示、疫情蔓延、危險物品等相對於人民,是來自於事物的風險。綜言之,「社區知情權」的主要功能就是讓人民知悉其生活環境暴露在何種風險下,並在知悉後盡可能避免風險發生或減少損害。例如:社區附近的工廠究竟使用哪些可能有害的原料生產產品、有害原料的儲藏、運送、使用是否都妥善處理、甚至是工廠發生災害時附近民眾該如何因應等。對於這些資訊,政府負有主動蒐集並公開的義務。
四、建議事項
(一)制定《社區知情權條例》專法
欲構築環境風險防護系統,建置「社區知情制度」刻不容緩。具體作法上,首先,與其讓政府機關個別地檢討現有法制(例如:《災害防救法》、《毒性化學物質管理法》等)並修正,毋寧制訂單一《社區知情權條例》專法為當。
(二)指定專責機關設立單一窗口網頁整合並充分揭露資訊
其次,在行政院下指定專責機關(例如國家發展委員會)設立單一窗口網頁,整合並充分揭露隨時更新生活環境周遭可能的風險與應變計劃,讓社區人民易於知悉及參與。

撰稿人:張裕榮 
 
 
 
 
 
 
 

「政府資訊公開關於「社區知情權」之議題分析」書面意見
姓名:李基勝 職稱:助理研究員 聯絡分機: 5134
經審查提供意見如下:
一、關於社區知情權之立法
為有效落實社區知情權,制定單一《社區知情權條例》,固無不妥。
然與人民生命、健康、財產有密切關連資訊之取得、管理,及如何保護人民,本來即屬各主管機關業務,有關資訊之挖掘、整理與公開,自應由該等機關為之,甚至可謂其他機關難以越俎代庖,縱令制定單一專法,最終仍應回歸各主管機關執行,方能確實。是以,如何敦促相關機關應予社區知情的必要資訊之如何有效公開,及其對應之社區知情權如何落實,才是解決問題之根本。這需要官民與社區逐步形成共識為前提,方能一步一步建立,恐非旦夕之間完成立法,即一蹴而就。故逐一就各機關主管業務及其相關法律先行檢討與修法,反而得以避免專法掛一漏萬之弊。
二、關於資訊揭露窗口之分合
資訊窗口單一化,固然便利。但資訊內容若林林總總「上窮碧落下黃泉」,集中窗口也是跟百貨公司無異,搜尋不易。所謂單一窗口網頁,無非是各相關網頁之連結介面。有單一窗口以為連結,宛如交通轉運站,仍應以各相關主管機關之資訊公開網頁之建置為首要。否則,空有轉運站,卻無必要道路與交通工具連通目的地,也是「金玉其表,敗絮其中」的空中樓閣。
三、由行政院指定專責單位或人員督促社區資訊體系之建立或更具實效
誠如前述,需要官民與社區逐步形成共識為前提,方能一步一步建立社區資訊制度,初期宜由行政院以災害防救為基礎,逐步建立社區資訊公開體系,而由立法院及全民持續檢視其成果,再反覆回饋、修正,可能遠比逕為制定專法更具實質意義。因為立法之後,也不可能「射後不理」而能直達目標。所以社區資訊公開與知情權之落實,需要從實做開始不斷累積相關經驗(包括修正必要之相關法令),比單純立法或修法更為重要。而所謂專責單位或人員未必需要立法組織,即於現有機關架構之下採任務編組,預算由各機關相關業務項下支出即可。若如此作法,難能有所成就,另立專法或建置機關,也不免因循苟且,裝模作樣。
政府資訊公開關於「社區知情權」之議題研析書面意見
單位:法制局 提供日期:107.5.8
姓名:陳宏明 職稱:助理研究員 聯絡分機:8634
一、 按現行消防法第15條、第15條之2、工廠管理輔導法第21條、毒性化學物質管理法第7條之1、第8條等規定,均針對具有危險源性質之相關業者課予向其目的事業主管機關申報之義務,惟對於發生災害後需前往第一線救災消防單位所需資料之提供,似缺乏整合與預警之機制。
二、國內各界對於「社區知情權」尚有不同之看法,仍待整合以形成共識,惟日前桃園平鎮PCB工廠大火,已充分顯現消防單位對於災害現場資訊不足之困境,爰建議現階段似宜先就災害緊急救護之觀點,修正消防法相關規定,將各目的事業主管機關所持有之相關危險源持有者申報資料整合為消防救災必要資訊,以利消防單位隨時掌握轄內危險源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