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高等教育人才流失相關問題之研析 撰成日期:107年6月 更新日期:107年6月15日 作者:王幼萍 編號:R00441
一、題目:高等教育人才流失相關問題之研析
二、所涉法律
私立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條例草案
三、探討研析
(一)近來許多學者都在警示我國人才流失的情形已經到快崩壞的程度。英國牛津經濟研究院的研究報告亦指出,2021年臺灣人才缺口比例將成為世界第一,顯見人才流失危機相當嚴重。
(二)交大前教務長林○○於2017年退休後,將整個腦訊號量測的研究團隊7、8人帶到澳洲的大學發展。又清大工科系(早期的核工系)最近被香港城市大學一舉挖走3個教授。今(2018)年大陸推出31項惠臺政策,鼓勵臺灣教授赴陸任教,引發人才外流危機。
(三)臺灣教授級最高月薪為11萬6825元,薪資結構不具競爭力。目前美國大學經濟學系fresh Phd(新進博士)年薪約13至15萬美金,高的可能超過20萬美金。大陸最高約50萬人民幣,外加住宿津貼。香港、新加坡開出來的薪資是我們的3倍,約20萬美金(約590萬臺幣)。
四、建議事項
臺灣教授的低薪狀態,根源於廣設大學以及均一薪資。由於廣設大學及少子女化,使得大學供過於求,薪資難以提高。行政院雖已擬具「私立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條例草案」協助辦學不佳的私立大專校院轉型或退場,惟該草案大都僅具宣示性質,恐無法有效達到退場的目的。
臺灣所有公立學校教師,不分學校和科系,薪資都一樣,不同工但同酬,又薪資只有其他國家的三分之一或一半,很難找到優秀的人才。當全球都在搶才、需求量大時,薪資就會提高,反觀臺灣教授薪資低,難覓優秀人才。目前教育部推動玉山計畫、高教深耕計畫等經費補貼,希望有效抵抗國外的磁吸效應,惟杯水車薪的補貼,恐難以抵擋人才流失之效應。
為提升高等教育之競爭力及留住優秀人才,大學應分級分類,如美國加州分為研究型和教學型大學,及瑞士重視技職教育,以有效運用有限的教育資源。又採取彈性薪資,為教授加薪。另「私立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條例草案」不應僅有宣示性之條文,應有積極性措施,亦即依規定應退場而不退場的學校應處以罰則,如不核給招生名額及處以罰鍰等,淘汰不具競爭力之學校。

撰稿人:王幼萍

李基勝助理研究員書面意見
一、少子化學生少,不應是教授低薪主因
國立大學的招生向來不是問題,私立學校若因招生不足而難以為繼,應該會直接關門,因為低薪解決不了財務問題。尤其,招生無虞的私立學校教授薪資也好不到哪裡去啊!國立大學與私立學校固有差異,但差異也不大,不是嗎?所以,少子化學生少,不應是教授低薪主因。
二、廣設大學與教授低薪無關聯
廣設大學與教授低薪有必然性嗎?筆者以為不然。從供給關係看,學校是教育人力的需求方,教授是教育人力的供給方,需求少供給大,反而會降低價格,需求大供給少,應會提高價格。所以學校多寡不是教育人力價格偏低的主因。惟若謂得有博士學位者增多,以致教育人力供給過剩,導致教授薪資降低,這才說得通。
但筆者要更進一步問,博碩士產量雖因廣設大學而增加,然其素質是否一如早期,維持相當水準,而無因人多以致低落的現象?大學選取教授是否也同時流於形式化(有學位即可,不問其素質高低)?若是,教授薪資低,則屬必然。若非,另有原因。
三、國立大學教授偏低,值得特別關注
臺灣占學界鰲頭的總是國立大學,教授薪資不必從全部公私立大學的平均值來觀察,畢竟人才素質有價差乃屬應然的法則。如果公立大學教授低薪問題未能解決,遑論私立學校。因此,筆者以為關於教授之薪資問題,不妨先著重於公立大學,而暫時忽略私立學校。然而國立大學教授的薪資如同公務人員一般,惟其專業加給不同而已,但不如公立醫院醫師,另有類似不開業獎金一般豐厚,正如作者所言的「均一薪資」。然而實務上,教授隨其研究範圍不同,另有所謂研究計畫所得,這是不確定,且非經常性收入,而往往不被計入教授所得。再者,研究計畫所得,也因科系不同,而有天壤之別。因此,也不宜將此計入教授薪資之一部分來看待。
四、缺乏彈性是國立大學教授低薪之關鍵
薪資缺乏彈性是國立大學教授低薪之關鍵,齊頭式計薪使得不同學校,不同科系的教授領得薪水一樣,因為公立學校教職員悉應依《公立學校教職員敘薪辦法》定其薪資,唯一差別的是學校排名讓教授的心理感受不同。
五、《私立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條例》草案與教授低薪的關連性何在?
作者所撰主題既是〈高等教育人才流失相關問題之研析〉與《私立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條例》草案有何關連性?此草案通過與否,會影響高等教育人才去留嗎?是提高或降低教授薪資嗎?反而《教師待遇條例》第15條、《大學法》第17條及《公立學校教職員敘薪辦法》與公立大學教授低薪有更密切關係。
六、去蕪存精固有助於提升學校競爭力,但與留住優秀人才有何關連?
作者主張「為提升高等教育之競爭力及留住優秀人才,大學應分級分類,如美國加州分為研究型和教學型大學,及瑞士重視技職教育,以有效運用有限的教育資源。」固然有助於提升「高等教育競爭力」,但與「留住優秀的高等教育人才」有何關連?作者更強調《私立大專校院轉型及退場條例》草案不應僅有宣示性之條文,應有積極性措施,亦即「依規定應退場而不退場的學校應處以罰則,如不核給招生名額及處以罰鍰等,淘汰不具競爭力之學校。」這可能使流落於該等應被淘汰學校之人才失去既有教職,如何留住人才?私立學校之淘汰與否,決定教育政策與學校董事會之抉擇,與該校優秀的教育人才與任何關係,即後者無從決定該校之存續與否。
七、產學連結可能更有助於留住人才
產業與教育連結可能更有助於留住優秀的高等教育人才,因為教育如能提升產業技術,增加其競爭力而提高其獲利能力,必然也能提供學校與教授更多的財務支援。臺灣有眾多的中小企業,他們通常欠缺研發能力,如何運用學界力量以彌補之,應是產學合作的重點之一。格於筆者之無知,不知當前中小企業各行各業之技術瓶頸為何,未能進一步提供更精確之建言,尚待賢達指正與賜教。
臺灣中小企業的特色之一,往往是某一行業有眾多同質性廠商,彼此互為競爭者,對外可能自相殘殺,但只要競爭不過當,對內卻也有去蕪存精的正面功能。因此,中小企業應如何與學校合作卻也能為難題,尤其是生產技術之開發與轉移,即開發成本是單一企業所能負擔的嗎?若不能,有可能同業合力與學界合作嗎?這也是值得研究的課題。若學界不能與產業連結,尤其是今日時值職校日益弱化之際,又如何奢談如何仿效「瑞士重視技職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