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旅遊補助法制研析 一、題目:旅遊補助法制研析
二、所涉法律
發展觀光條例
三、探討研析
(一)據交通部觀光局網站公告,為因應花蓮地震後,鼓勵民眾前往花蓮旅遊;或為提振臺南市、高雄市、屏東縣、澎湖縣及臺東縣等區域觀光,特訂頒「交通部觀光局因應花蓮地震補助國人住宿花蓮旅宿業實施要點」、「交通部觀光局促進南灣新國旅振興住宿措施補助要點」等行政規則,來作為推動旅遊補助之辦理依據,其中有規定補助經費支出、申請資格及條件、否准基準等相關規範,涉及給付行政是否需法律保留之問題,實有探討之價值。
(二)有關法律保留之依據,依中央法規標準法第5 條所規定的4 種應以法律定之事項,亦即,1.憲法或法律有明文規定,應以法律定之者;2.關於人民權利、義務者;3.關於國家各機關之組織者;4.其他重要事項應以法律定之者。與給付行政可能有關者為第2及第4種事項。又按司法院釋字第614號指出,憲法上之法律保留原則乃現代法治國原則之具體表現,不僅規範國家與人民之關係,亦涉及行政、立法兩權之權限分配。給付行政措施如未限制人民之自由權利,固尚難謂與憲法第23條規定之限制人民基本權利之法律保留原則有違,惟如涉及公共利益或實現人民基本權利之保障等重大事項者,原則上仍應有法律或法律明確之授權為依據,主管機關始得據以訂定法規命令。有學者提出對法律保留與給付行政關係之探討相關意見值得參考,法律保留原則指行政機關為行政行為時,必須有法律上的依據(授權),無法律上的依據,不得為行政行為。在沒有法律依據下,行政機關是否得採取行政給付措施?應付突發性、臨時性的自然或人為災害所提供的給付措施,若適用法律保留原則,將產生理論上重大矛盾。蓋既然屬於臨時性、突發性的災害,立法者並無法預見其是否以及何時會發生,當然無法期待立法者制定相對應的法律,因此對於臨時性、突發性的災害所提供的給付措施,並不適用法律保留原則,蓋如果堅守此項原則,行政機關根本無法應付突如其來的狀況,國家將「被迫」放棄幫助急需協助的人民,此與國家存在之目的不合。行政機關在法定預算範圍內應立即訂定行政規則,作為提供給付的依據。事後再檢討相關法律規定將此情形納入。以S A R S 的例子而言,以往並沒有類似性質的傳染病,無法強制需有法律依據才能提供受害人補助,因此,並不適用法律保留原則。惟既然成為已知的疾病,在修改傳染病防治法納入此項疾病後,日後的補助即有法律依據。
四、建議事項:由於臺灣地震頻繁,兼及影響旅遊產業興衰因素頗為多元複雜,需以政策誘因促進觀光旅遊或遇有重大事故致觀光旅遊大幅衰退,提振觀光旅遊情形時,其相關的旅遊補助給付,行政機關在法定預算範圍內即時訂頒行政規則,作為提供給付的依據,而於事後再檢討相關法律規定將此情形納入,有其必要,建議可就《發展觀光條例》第66條增訂第3項:「主管機關得依規定補助觀光旅遊活動,其補助經費支出、申請資格及條件、否准基準與應遵循事項等規則,由中央主管機關定之。」而以下項次則依次遞移,似較符法制。

撰稿人:胡文棟

旅遊補助法制研析(胡文棟)之建議意見
一、 旅遊補助究竟是否適用法律保留原則,應採取前後一致之論述:
法定預算亦屬措施性法律,行政機關在法定預算內提供相關旅遊補助給付,並非法所不許。惟如認為旅遊補助屬重要性事項,則應適用法律保留原則,需另訂有法律依據始得執行(重要性理論)。
本議題研析如認為旅遊補助不適用法律保留原則,由行政機關在法定預算範圍內訂定行政規則,做為給付依據即可,則在第四點「建議事項」中,似乎不必再納入相關法律規定,無須建議修正發展觀光條例;反之,如認為需進一步修正發展觀光條例,「較符法制」,似乎認為該筆旅遊補助給付措施為重要性事項,仍應適用法律保留原則,則現行交通部觀光局公告,以行政規則作旅遊補助依據,似乎有所不足。
二、 SARS案與本案旅遊補助情形不同:
(一) SARS案涉及人民生命、健康、自由(居家隔離、檢疫等)等重要基本權之侵害或特別犧牲,本案旅遊補助涉及財產權,兩案所涉基本權之性質、重要性、影響範圍均有不同,法律保留程度或密度自應有所區別。法制上宜否對照以觀,可再審酌。
(二) SARS案有動用特別預算,自和平醫院爆發感染後,本院旋即三讀通過「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防治及紓困暫行條例」以為各式補償或補助之主要依據。本議題研析所述:「以SARS的例子而言,…,無法強制需有法律依據才能提供被害人補助,因此,『並不適用法律保留原則』。…在修改傳染病防治法納入此項疾病後,日後的補助即有法律依據。」相關論述是否完整妥適?仍請再酌。
(助理研究員方華香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