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放寬法官合理製作判決書時間(宣示期日)之研析 一、 題目
放寬法官合理製作判決書時間(宣示期日)之研析
二、 所涉法律
民事訴訟法第223條
刑事訴訟法第311條
行政訴訟法第204條及第233條
三、 探討研析
(一) 緣起
隨著社會多元化,案件也有日趨複雜情形,為了讓法官有充分合理製作判決書的時間,落實在判決書製作完成後才宣判,有關製作判決書的時間,規定獨任審判案件指定的宣判期日,為二星期內;合議審判案件指定的宣判期日,為三星期內;案情繁雜或有特殊情形的案件,則不受二星期或三星期的限制,可以指定比較長的宣判期日(107年6月19日司法院新聞稿)。
(二) 判決書簡介
法院對外的意思表示,除了可以用言詞經書記官記明在「訊問筆錄」或「審判筆錄」中外,必須用稱為「文書」的「判決」或「裁定」對外表示,這二者在刑事訴訟法中合稱為「裁判書」。因此,判決書只是裁判書之一種,裁判書是一個大的概念,只要是法院所下的決定對外發生效力的,無論是判決、裁定、處分等,都可以統稱為「裁判書」。法院的裁判,應由法官製作裁判書,而法官製作的裁判書稱為原本,再由書記官依原本製作正本,然後還要蓋用法院的大印,並附記證明與原本無異字樣,才完成裁判書正本製作的程序(葉雪鵬,裁判書的製作,要依法定的程序,104年4月)。此外,依刑事訴訟法第308條規定,判決書應分別記載其裁判之主文與理由;有罪之判決書並應記載犯罪事實,且得與理由合併記載。當事人於收到合法的判決書後,於上訴、抗告的期間內,可提出上訴或抗告;如未提出上訴或抗告,刑事案件即確定。
(三) 司法院擬修正放寬宣示期日規定
1.現行規定
宣示判決,應於言詞辯論終結之期日或辯論終結時指定之期日為之;指定之宣示期日,自辯論終結時起,不得逾二星期。由此可見,無論是獨任審判或是合議審判,依現行規定,法官須在辯論終結後,二星期內完成判決書的製作。
2.司法院擬修正重點
(1) 獨任審判
因案情相對較單純,所以維持現行規定,法官須在辯論終結後,二星期內完成判決書的製作。
(2) 合議審判
相較於獨任審判之情形,合議審判事件,於辯論終結後,尚需經評議及製作判決書等程序,耗費時間較多,爰擬放寬宣示期日,自辯論終結時起,不得逾三星期。是以法官須於三星期內完成判決書的製作。
(3) 案情複雜或有特殊情形
為因應案情複雜或有特殊情形,致無法於法定期間內製作判決書,為放寬宣示期日,不適用二星期或三星期之宣示判決期限。
四、 建議事項
大法官釋字第446號及第530號解釋,揭示法院就受理的案件,應為合法、公正、妥適及時之處理。而世界各人權法制亦將「適時審判」、「合理時間內審判」、「速審權」列為重要的司法人權。是以,迅速審判,解免人民訟累,為順應人權保障之世界潮流。爰針對放寬法官合理製作判決書時間(宣示期日)研析建議如下:
(一) 針對「案情複雜或有特殊情形」之審判事件,宜有一定期限規定
「案情複雜或有特殊情形」之審判事件,不適用二星期或三星期之宣示判決期限,則須回歸原有規定,應於辯論終結時指定之期日宣示判決,似有「例外變原則」之情形發生。是以,針對「案情複雜或有特殊情形」之審判事件,為保障人民有受公正、合法、迅速審判之權利,自不宜延遲宣示期日,故宜明確規範適當之宣示期日較為妥適。
(二) 合理化法官審查案件數量,並簡化判決書內容,以提升司法人力及司法品質
根據各地區基層法官檢察官搜集得到的訊息,時瑋辰法官的報告指出:「檢察官平均每人每月需收約35件案件。」在北部大型地檢署中,該數字更高達「每月80至90件新案」。而案件進到法院後,「以民事簡易庭為例,月收案件量在120件以上,每個股平均未結案件數在70、80件以上。」(林柏儀,月接百案,法官過勞窮忙,台灣新論8月刊,106年2月,網址:http://tnr.com.tw/txtsemple.aspx?id=122)。可見法官負擔過多的案件,的確會影響到裁判的品質,進而造成人民對司法的不信任。因此,為避免影響裁判品質,給予法官充分的時間發揮專業能力,宜合理化法官每人需要處理的案件數量,並簡化判決書內容,以減少判決書製作時間,藉以提升司法品質。

撰稿人:林鈺琪


「放寬法官合理製作判決書時間(宣示期日)之研析」書面意見
單位:法制局 提供日期:107.7.9
姓名:莊弘伃 職稱:副研究員 聯絡分機:8637
一、放寬宣示期日規定之修正,並不當然等同於契合人民對司法的期待與信心之建立
「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Justice delayed, justice denied)」本議題的焦點,乃係民事訴訟法第223條第3項、刑事訴訟法第311條與行政訴訟法第204條第3項,有關「指定之宣示期日」(民事訴訟與行政訴訟)及「案件宣示判決之期限」(刑事訴訟)規定。易言之,條文所規定的是法官的宣示日期,此日期除了由法官自行指定以外,絕對也是當事人所關心的部分。「放寬宣示日期」等於「延後人民知悉日期」,誠然孰優孰劣未可一概而論。倘放寬宣示期日之結果,係使人民獲致一慎重而正確之裁判,原本無可厚非;否則,單面向式地從法官角度思考,則未免過於鄉愿且失之偏頗。
二、放寬宣示期日規定之目的,應置重於人民訴訟權保障(正確而迅速的裁判)與對司法的信賴;放寬指定宣示期日不等於裁判品質將因此而必然提升
人民訴訟基本權受我國憲法明文保障,人民所期待的是正確而迅速的裁判,然而二者兼得著實不易。實務上經常發生的經驗是,法院於案件受理、程序進行即非迅速、審理程序的冗長、法官調任致重新審理頻繁等,導致人民常無法理解其原委,遑論對司法建立信賴。是故,在現行規定指定宣示期日「不逾二星期」,都無法讓人民心悅誠服的情形下,放寬指定宣示期日,能夠產生多少助益,著實也令人懷疑。簡言之,放寬指定宣示期日並不等於裁判品質提升的確保,當然也無法使其與人民對司法信賴的提升劃上等號。
三、指定宣示期日的長短,會因為程序或訴訟種類之不同而異,非可一概而論;並非僅有「獨任」、「合議」或「案情複雜」三種變項
訴訟程序究以「獨任」或「合議」方式行之的判斷標準,是法律明文規定 。地方法院一般通常案件或簡易案件,均由獨任法官審理,例外是法律有特別規定或遇重大案件時,則以法官三人組成合議庭審判;而高等法院或最高法院審級則採合議制。簡言之,以「獨任」或「合議」做為指定宣示期日的判斷標準,似乎過於粗糙。正確作法應對多元訴訟類型,而有不同之宣示期間設計;回應人民所關心的究屬正確慎重或是簡單迅速而有不同規劃。
四、法官獨立審判受憲法明文保障,本質上指定宣示期日屬訓示規定,重新定位為「法官自律事項」立意良善;預期將產生正面效果
媒體將法條修正重點單純地導向「判決書製作日期之放寬」,似乎並未完全掌握到「程序法設計的目的,是藉由訴訟程序制度,使人民公平而有效地使用法院以解決紛爭」的精準意涵。法官獨立審判受憲法明文保障,因此指定宣示期日之性質,法條設計本質上係屬訓示規定,換言之,即使法官違反亦不發生特定法律效果。因此,本次修法將之重新定位為「法官自律事項」並同時修正相關法令,其立意誠屬良善,且藉由《法官法》之評鑑程序,可預期將產生相當正面效果。 


瀏覽數:118
修改日:2018/07/12 發布日:2018/0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