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家護外勞適用勞基法問題」研析 一、題目:「家護外勞適用勞基法問題」研析
二、所涉法律
《人口販運防制法》
《中華民國刑法》
《勞動基準法》
《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
三、探討研析
(一)「人口販運問題報告(Trafficking in Persons Report 2018)」是美國政府用來要求外國政府,共同打擊人口販運的主要外交工具。
「人口販運問題報告」是美國政府用來要求外國政府,共同打擊人口販運的主要外交工具。依據《人口販運被害人保護法》第108項所規定,美國國務院以「消滅人口販運的最低標準」,進行各國政府相關作為分級。美國每年都會對各國人口販運問題依照標準提出報告,內容呈現出人口販運之性質與範圍,及各國政府打擊與消滅各種人口販運行為的最新全球觀察。
(二)台灣自2010年迄今連續第9年名列為第一列;顯示我國已達到《人口販運被害人保護法》規定之最低標準;其實質意義是政府已認知人口販運問題存在,並積極著手進行處理。
「人口販運問題報告」將各國政府依英文字母排序分別論述。在台灣部分指出,台灣再次完全達到消除人口販運最低標準,認真並持續執行各項政策,對人口販運的起訴案件大增、提供協助的人員也有所增加,因此今年仍列第一級。這也是台灣自2010年以來,連續第9年名列最佳第一級。代表的主要意義是認知問題並持續提出解決問題的努力。
(三)「人口販運問題報告」發現台灣目前仍存在的問題有三:船東虐待外籍漁工、家護外勞受,及兒童性剝削法律仍有不足。
「人口販運問題報告」對臺灣提出目前仍存在的問題,包括:「船東對漁工」、「雇主對家護外勞」、「成人對兒童」,所進行的「虐待」、「不平等對待」、「性剝削」問題。綜合以上三問題的共通點,都同時指向「權力與地位不平等」所導致,政府除對已發生之事實積極介入處理(例如對於不法者起訴或處罰)外,加強預防宣導與建構完整監督機制,才是重要治本之道。只有從觀念上正確導引,才能根本解決問題。
(四)「人口販運問題報告」之建議包括「共同體整部分」與「個別項目部分」;前者是「加強對人口販運者起訴、定罪與刑罰」;後者是「積極調查、起訴虐待外勞的台灣船東並建立監控機制;將家庭照護與家事勞動者納入基本勞工權益保障。」
「人口販運問題報告」對以上問題提出具體作法與建議,分為「共同體整部分」與「個別項目部分」;前者是對違法之人口販運者加強對其不法行為之「起訴、定罪與刑罰」;後者則是對虐待外勞的台灣船東積極「調查、起訴並建立監控機制」;及將家庭照護與勞動者「納入基本勞工權益保障體系」。由於兒童性剝削被害人由《刑法》及《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明文保護,如有違反直接起訴、定罪與刑罰。
四、建議事項
(一)難度高的是家庭照護勞動者如何納入勞基法保障
目前,我國持續依據《人口販運防制法》,落實並強化人口販運「預防及鑑別」、「被害者保護」與「追訴處罰」,應能符合「人口販運問題報告」之建議,惟難度較高的部分是如何將家庭照護與勞動者「納入基本勞工權益保障體系」。

(二)比較法觀察:巴西、美國紐約州、加拿大、香港
依據勞動部的「外籍勞工相關疑義」解釋 ,凡是適用勞動基準法之勞工,不分本勞、外勞,均一體適用基本工資相關規定。惟目前「家庭類看護工」並非適用勞動基準法之工作者,其工資依勞雇雙方之約定辦理。但從比較法觀察,已有不少國家在法律上保護家務勞動者的勞動條件 。例如:巴西 、美國紐約州 、加拿大 、香港 等。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美國紐約州的作法,與勞動部所稱「家務工作沒有打卡制,無法規範工時」相去甚遠。
(三)具體建議:非修法問題,是態度與配套問題
本議題涉及《勞動基準法》第三條第一項第八款規定:其他經中央主管機關指定之事業 。明文將「家事服務業」排除,衡諸目前實務觀察,外籍看護受雇於安養或照護中心,有勞動基準法適用,而受雇於一般家庭則無。前者受基本工資(22,000元)保障,後者平均則為17,000元。因此,主管機關勞動部不能以「家務工作沒有打卡制,無法規範工時」為理由,而將家事勞動者排除在外,確實應審慎思考如何將其納入的配套作法。簡言之,木法既已將此授權主管機關,則解決之方法已非修法問題,而是政策態度與配套問題。

撰稿人:張裕榮、李雅村














美國2018人口販運問題報告回應意見 傅朝文

一、 誠如本研析撰稿人所言,本案之「人口販運問題報告」是美國政府用來要求外國政府,共同打擊人口販運的主要外交工具。但也正因為是一種外交工具,其所指摘之相關問題是否確屬我國的責任或我國是否應予重視,還是要從多方面加以考量。
二、 本研析之題目為「美國2018人口販運問題報告研析」,但建議事項主要聚焦於如何將家護外勞納入勞工保障體系。為使前後連貫,建議逕將題目改為:「家護外勞適用勞基法問題研析」。
三、 本研析建議第三點有關「明文將家事服務業排除」部分,查勞動基準法第3條並無排除家事服務業之明文規定,主管機關係依該法第3條之授權,以公告之方式排除勞基法之適用,為免誤會,建議酌修相關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