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食農教育推動之研析 撰成日期:107年11月 更新日期:107年11月6日 作者:林素惠 編號:R00576
一、 題目:食農教育推動之研析
二、 議題所涉法律
制定「食農教育基本法」、學校衛生法
三、 探討研析
(一)全球暖化造成氣候變遷,進而削減糧食的生產,已嚴重影響食物供應。也因為食物於生產投入、生產過程、運輸、加工、保存等各階段都會產生溫室氣體,使得國際間開始推動飲食教育。
(二)聯合國曾在2015年啟動17項永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其中針對「在2030年前,將零售與消費者端的全球糧食浪費降低50%」,顯見減少食物浪費儼然已成為現代社會重要議題。而在臺灣, 經統計超商、量販店、超市、餐飲等通路商,每年剩食數量約有3萬6,880公噸,即食品還沒進到消費者手裡,就被當成垃圾丟掉。臺灣除面臨極端氣候的挑戰外,糧食自給率亦僅達3成,減少食物浪費成為刻不容緩的課題,透過建立正確飲食、惜食觀念,成為目前至為關鍵的做法。
四、建議事項
(一)透過教育、推廣及農業體驗等多元方式,培養國人正確「飲食與農業」之知能,食農教育機制亟待建置
地球暖化造成氣候變遷,致使農作物生產遭遇到前所未見的危機。各國為推廣「健康飲食」及「減少剩食」,紛紛提出不同的食育計畫。其中日本依據「食育基本法」在內閣府(中央)主導下,由文部科學省(教育部);農林水產省(農業部)、厚生勞動省(衛福部)、消費廳等中央部會,再由都道府縣(縣及直轄市),結合各學校、托兒所、社區、醫療機構、志工團體、農業合作團體(JA)、食品業者等,共同推動飲食與農業教育相關政策,以達成「改善民眾飲食習慣」政策目標 。
韓國則於2009年制定「飲食生活教育支援法」,並依該法第18條規定,由農林畜產食品部長主持「國家飲食生活教育委員會」,另由9大部會之部署長及次長、相關機構組織團體、農漁業、營養、保健、醫療等專家共計20位委員組成,顯見韓國食育推進體制主要是由中央政府組織及民間團體並行推動,藉以達成「改善國民飲食生活、促進農漁業及食品產業之發展、提高國民生活品質」之立法目的。
臺灣的食農教育,由行政院農業委員會(以下簡稱農委會)於2014年辦理「食農教育扎根推廣計畫」,提供經費補助辦理食農教育的學校,在民間則有各級農會、全國教師工會、民間團體等,透過由下而上的公民力量,由民間團體(如:各地有機農夫市集或NGO組織)、消費者團體(如:主婦聯盟)、個別的學校老師或農場,陸續加入食農教育的行列。
日韓兩國均設有專法推動食農教育,由中央訂定推動策略與目標、提供所需經費,並由地方政府與公民團體、學校、企業、農場共同執行、推動,不論中央、地方及各相關機關皆有明確的權責分工。反觀臺灣依學校衛生法第16條第1項規定:「高級中等以下學校應開設健康相關課程,專科以上學校得視需要開設健康相關之課程。」及第3項規定:「第1項健康相關課程應包括健康飲食教育,以建立正確之飲食習慣、養成對生命及自然之尊重,並增進環境保護意識、加深對食材來源之了解、理解國家及地區之飲食文化為目的。」推動食農教育多年,卻無全面性政策架構,導致資源與經費分散,成效不彰。實宜參考日韓制定專法,建構完整政策、推動策略與目標,並明訂中央、地方及各相關機關權責,落實食農教育,藉由「健康飲食」與「農業教育」,建立正確飲食觀念。
(二)宜由中央編撰完整之系統性食農教育教材
近年來透過民間團體及中小學校,積極推廣食農教育,惟食農教育含括飲食、農業、生態、營養、文化等5大面向,所涉範圍廣,又「食農」在臺灣仍屬新領域,各校或民間團體,僅就其所得資訊編寫教材,部分參與教師認為教材資源仍相當有限。
從學校做起,是扎根「健康飲食與農業」觀念最適時機。目前中央政府或各縣(市)政府,仍無法提供各階段完整且具系統性之食農教育教材,導致各級學校在銜接食農教育之教學方面產生許多困難。中央宜針對不同階段、不同對象所需,編寫完整且系統性之教材,再由縣(市)政府納入當地農產特色,以提供多元並強化與農業生產和環境連結之觀念。
(三)培訓具「食農教育」教學能力之人力
此外,推動食農教育除了完整系統性教材外,尚須「專業師資」。以日本及韓國為例,日本食農教育之專業人員以「營養教諭」為主,屬正規教師,須取得營養教諭(營養士)之普通證照。營養教師不僅擔任供餐管理工作,還須與其他相關科目老師進行協同教育,協助食育之推廣;韓國則是於各級學校配置營養教師,除須具備學校教師資格外,尚須取得營養師執照 。
我國各級學校推動食農教育之師資,仍以教師為主、當地農場或民間團體為輔,惟相關食農教育之專業知能所涉廣泛且專業,建議各縣市政府依各縣市(或當地)特色舉辦食農教育師資培訓課程,進行種子教師知識性培訓,以提升食農教育之教學能力。
撰稿人:林素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