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學生輔導轉銜制度之研析 撰成日期:107年12月 更新日期:107年12月28日 資料類別:議題研析 作者:趙俊祥 編號:R00608
一、題目:學生輔導轉銜制度之研析
二、所涉法規
學生輔導法、學生轉銜輔導及服務辦法
三、探討研析
據2018年12月報載,近年國中小學生自殺、自傷人數明顯攀升,校園輔導經費7年增加兩倍。除在學校端對學生進行輔導,未來考慮進一步擴及家庭及社區,然此政策可能涉及輔導資料之轉輸出入及傳送。現行有關輔導資料之傳送,《學生輔導法》定有轉銜制度。至於此制度是否符合學生權益保障,則值得探討。
過去學生輔導資料都限縮在各級學校,2014年制定《學生輔導法》時,納入「轉銜」機制。即經原就讀學校專業判斷有需要時,該學生的相關輔導資料會在升學或轉學時,一併送到下個學校。轉銜制度是為了補足學制階段轉換之中,造成學生輔導工作的空白,使高關懷學生得到更妥適的輔導服務而產生的制度。依據《學生輔導法》第19條授權訂定之《學生轉銜輔導及服務辦法》,將學生的轉銜服務流程分為6個部分,分別是「列冊追蹤、評估、通報、同意、資料轉銜及輔導處遇」(第4條至第7條)。
詳言之,學校將曾接受介入性輔導或處遇性輔導之學生,列入高關懷學生名冊,並追蹤輔導。原就讀學校就名冊中高關懷學生於其畢業1個月前,召開評估會議,評估應否列為轉銜學生;學生未畢業而因其他原因離校或未按時註冊者,應於離校或開學後1個月內為之。原就讀學校應將經評估為轉銜學生之基本資料,上傳至學生轉銜輔導及服務通報系統進行通報。並於轉銜學生離校後持續追蹤6個月,追蹤期限內確定現就讀學校者,應於通報系統通知現就讀學校;追蹤屆滿6個月,學生仍未就讀者,應於通報系統通知所屬主管機關列冊管理。現就讀學校經評估有必要者,應通知原就讀學校進行資料轉銜。向學生本人或法定代理人取得同意書。原就讀學校應於收受通知書之次日起15日內,將轉銜學生之必要輔導資料及個案輔導資料轉銜表,以密件轉銜至現就讀學校,進入校內關懷輔導。
四、建議事項
(一)輔導資料之轉銜,無論是否成年均應取得當事人同 意,相關規定並應提升至法律位階
《學生轉銜輔導及服務辦法》第6條第3項規定:「輔導資料之轉銜,應取得學生本人或法定代理人之同意書。但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在此限:一、學生或其法定代理人主動請求轉銜輔導。二、基於維護公共利益之必要,經學校主管機關同意。三、基於保護學生生命、身體或健康之必要。四、依其他法規規定。」其中「學生本人或法定代理人之同意」在依據本條第4項訂定之《學生轉銜輔導及服務通報注意事項》流程圖之註4進一步說明:「學生未滿20歲者,應取得其法定代理人(如學生父母或監護人)之同意;學生年滿20歲者,應取得學生本人同意。」如此說明固然是考量民法行為能力之規定,卻忽略輔導關係的特殊性。
諮商是透過「關係」來幫助個案,關係從陌生到熟悉,有了安全信任的關係,個案在能在輔導人員面前全然的表現自己,呈現其問題與個性,是以輔導教師與受輔學生維持互信關係乃十分重要。學生輔導工作能否成功,「當事人的意願」是關鍵,違反學生意願的通報或資料傳遞,破壞信任關係,甚至影響到後續的輔導可能。
建議學校在進行輔導之前,即與學生進行知情同意的討論,使學生了解未來在畢業或轉學後,如果需要在新學校得到更多協助,將會為他進行資料的轉銜。原就讀學校評估如認為需要通報時,應對學生及其父母給予充足的資料,使他們了解轉銜的益處、風險以及例外情形,得到學生及其法定代理人的知情同意,才可以進行轉銜。而此屬於隱私權保障之重要規定,並應提升至法律位階。
(二)輔導資料之轉銜,應符合輔導等特定目的,並以必要性為原則
當學生轉學或升學後,是一個重新開始的機會,輔導資料之轉銜,有時反而讓學生在新的學校被貼標籤,不利其全新的開展,甚至造成新的學校不願意接收。輔導資料屬於敏感性個資,原則不得蒐集、處理或利用。個人資料之蒐集、處理或利用,應尊重當事人之權益,依誠實及信用方法為之,不得逾越特定目的之必要範圍,並應與蒐集之目的具有正當合理之關聯。《學生轉銜輔導及服務辦法》第6條第3項第2款「基於維護公共利益之必要,經學校主管機關同意」,免取得學生本人或法定代理人之同意書,然如此規定是否逾越特定目的不無疑問。事實上輔導資料的傳遞,應以能達到輔導學生之目的即可。為了輔導目的而蒐集的個資,在輔導目的消失後,應主動或依當事人之請求刪除。
所有輔導資訊的揭露都應該以學生的權益與福祉為優先,充分考量其必要性後才為之。當學生要求保密,或者揭露訊息會對輔導關係造成潛在傷害時,都必須事先跟學生充分溝通,且事後給予學生支持與協助。同時在資料的記錄上,亦須預設將來可能會有需要使其他相關人員閱讀到此份紀錄。因此在撰寫與資料的給予上也需要審慎評估,必須謹守必要性之原則。
撰稿人:趙俊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