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公共運輸業罷工預告期之問題研析 撰成日期:108年2月 更新日期:108年2月23日 資料類別:議題研析 作者:蔡琮浩 編號:R00640
一、題目:公共運輸業罷工預告期之問題研析
二、所涉法律
民用航空法、勞動基準法、勞資爭議處理法、工會法、團體協約法
三、探討研析
(一)華航機師無預警罷工,出國旅客無機可搭
今(108)年春節假期,超過600位華航機師為爭取改善疲勞航班人力等5大訴求,自2月8日凌晨6時起無預警罷工,造成至少214次航班取消,逾2.6萬旅客影響 。經交通部協調勞資雙方4次談判後,於14日晚間簽署團體協約,罷工事件宣告落幕,立法院也規劃將罷工預告法制化議題納入優先法案討論。
(二)歷史重演啟老議題,公共運輸業罷工引衝突
回顧歷史,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2016年亦曾發動罷工,造成225架次航班取消、47,744人次旅客受影響,華航營運損失超過5億 ,在各方呼籲及監察院調查報告的建議 ,勞動部也召開座談會議 討論後,待有共識才提案修法。顯見公共運輸業的罷工,涉及勞工權利與社會利益、消費者權益衝突,明確訂定預告期更涉及各方觀點,宜妥適檢討處理。
(三)罷工預告期入法之各國相關規範
基本上,國際上均承認罷工是勞動基本權保障不可或缺的手段之一。在我國,只要根據100年修正通過的勞資爭議處理法規定程序,其方式與手段尚無明文規定。也由於現行法令並未規定罷工行使之時間點,工會於投票後可隨時發動罷工,造成防範不易,因此輿論有罷工預告期之討論。
由於罷工預告期法制化,對勞動權有重大影響,因此各國均有不同作法。以日本為例,其規定運輸業、郵政、電力、通信、自來水、瓦斯、醫療、公共衛生等行業,罷工前10天必須向主管機關預告。歐盟有24國採行預告期制度,如羅馬尼亞2日、匈牙利72小時;希臘4日;法國5日;荷蘭為5至7日;保加利亞、愛爾蘭、拉脫維亞、馬爾他、瑞典、英國7日;盧森堡、西班牙、葡萄牙10日;義大利12日;愛沙尼亞、芬蘭、立陶宛、波蘭14日;比利時及斯洛維尼亞15日;丹麥則須1個月前預告。另韓國需提供最低服務,國際線80%、國內線50%、濟州島70%運能。法國為轉機航線必須維持50%;匈牙利規定每小時至少46架次轉機航班,且正常起降維持50%。義大利禁止針對跨洋、跨洲際飛行之航段罷工;西班牙則要求轉機維持正常。其他國家如南非48小時;加拿大17天;愛爾蘭14天;美國、德國、奧地利、捷克與香港則無須預告,但美國有30天冷卻期 。
(四)法已明定重大公益影響事業需維持最低服務
依勞資爭議處理法第54條,針對自來水事業、電力及燃氣供應業、醫院、銀行等資金移轉帳務清算之金融資訊服務業等影響大眾生命安全、國家安全或重大公共利益之事業,勞資雙方應約定必要服務條款,始得宣告罷工。因此,目前法已對民生、社會公益具有重大影響的事業之工會於罷工發動時規範較嚴格之行使要件,但因公共運輸業並非壟斷事業,且無須提供最低服務維持民眾生命安全等重大公益事項,故並未納入。
四、建議事項
(一)為避免公共利益重大衝擊,宜積極落實現有機制之因應能力
罷工預告期是否入法,贊成者認為,大眾運輸業是特許業,涉及大眾生命安全及重大公共利益,建立罷工預告期有助降低對民眾基本運輸需求之重大公益造成衝擊;或基於消費者權益,應貫徹誠信原則與權利濫用禁止原則。反對者則認為,台灣工會發展仍處在脆弱階段,且合法罷工程序限制,若要預告,很容易遭到雇主阻撓與破壞。再者,「突襲式罷工」亦為手段之一,預告制度恐將加重罷工者之社會壓力,而使罷工失敗。
以近兩次之華航罷工事件為例,從申請勞資調解、辦理投票通過到展開罷工,法定程序歷時至少3個月 。依勞資爭議處理法規定,罷工必須要投票,可見發動罷工投票幾乎就是一種預告形式,相關單位及資方即應提早因應。另外,主管機關亦得依勞資爭議處理法第25條第4項及第8條規定強制雙方進入冷卻期,以利爭取時間加強協商處理。
(二)強化例行性勞資協商制度之落實與增訂罰則
解決勞資爭議最好的方式應回歸勞資對等協商。依據勞動基準法第83條規定,事業單位應舉辦勞資會議,另依勞資會議實施辦法,則勞資會議至少每3個月舉辦一次,必要時得召開臨時會議,顯見法律已有對話機制設計,但運作仍待加強。為期勞資加強對話平台之建立及制度化,對於影響民眾日常生活較為重大之公共運輸業,建議可修法加強協商機制之運作及會議決議之落實,並宜增訂違反前述情形或不履行者之相關罰則,避免法律現有設計之勞資協商制度淪為虛應故事。
(三)宜從公共安全角度審視勞工權益與資方責任
基於飛航安全攸關人命,機師及大眾運輸駕駛員長期過勞將造成無可抹滅之人命與社會成本,建議應優先從公共運輸載具安全問題考量。以2014年發生的復興航空澎湖馬公空難事件為例,其原因即包括累積疲勞導致工作表現下降,而造成48人罹難、15人輕重傷 ,顯見駕駛員之過勞問題應優先考量,交通部宜速檢討駕駛員過勞標準與疲勞風險管控措施,並落實管理。
(四)罷工預告期入法尚待廣泛對話凝聚共識
由於罷工無可避免衝擊勞資雙方以外的第3人權益,因此基於公共利益的保障,立法強制罷工預告期難謂不可行,國際勞工組織雖持相同看法,但建議以與社會及公共利益攸關者為主,且交通運輸業並非必要行業 。另一方面,法業已明定對民生、社會公益衝擊之重大行業,因此,未來若罷工預告期制度化,建議應以影響公眾生活及利益情節重大者為主。
我國工會結構長期以職業工會 為主體,產業及企業工會組織率低於2成 ,加上多屬中小型企業型態,企業工會規模常由資方決定,所能展現的集體力量更難與資方抗衡,因此合法罷工迄今屈指可數。但透過不提供勞務的罷工抗爭,是勞方在爭議行為實施的重要手段之一。鑑於勞資爭議處理法第55條「爭議行為應依誠實信用及權利不得濫用原則為之」,無論是否為公共運輸等影響日常生活公益重大事業,建議應速展開勞資政三方公開透明對話,凝聚共識,以有效解決爭議。
撰稿人:蔡琮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