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推動植物醫師制度相關問題之研析 一、 題目:推動植物醫師制度相關問題之研析
二、所涉法律
《植物防疫檢疫法》、《農藥管理法》
三、探討研析
(一)報載指出,近來頻傳蜜蜂中毒集體死亡,學者認為主因是農民噴灑農藥導致蜜源植物有農藥殘留;田間用藥管理不確實,從傷害生態、影響有機種植,到後端的食品安全,付出不少代價。要解決農藥使用過量,應從源頭管理,學習歐美「植物醫師」制度,農民使用農藥時須有植物醫師專業輔導,並巡田查核用藥,方能有效改善。
(二)推動植物醫師之必要性
我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後,農產品市場大開,輸入之產品種類及其來源國日趨多元,植物有害生物隨輸入貨品傳入我國之風險大幅提升;加上我國地形及氣候獨特,溫熱帶作物均可栽種,亦適合各類有害生物生長繁殖,一旦境外高風險植物有害生物入侵,恐嚴重危害經濟作物,衝擊我國農業。如被稱為「糧食殺手」的秋行軍蟲源自北美洲南部及中美洲,為聯合國糧農組織全球預警之重要農業害蟲,以繁殖迅速、傳播距離廣、難以根絕、幼蟲型態對農業傷害慘重而著稱,其出現對各種作物而言都是重大災難,目前尚未發現大規模撲殺這種害蟲的方法,一旦遭到秋行軍蟲入侵,幾乎無法根治。聯合國糧農組織指出,在非洲有部分地區高達70%的農作物已經被秋行軍蟲摧毀殆盡,造成高達60億美元(約新台幣1,860億元)的損失。我國於本(108)年4月13日起進入預警期,自6月8日發現首例秋行軍蟲幼蟲確診起,啟動第1階段防疫措施,後因發現秋行軍蟲本土第2代成蟲,遂自6月18日起啟動第2階段防疫措施,受害田區強制噴藥並做成紀錄,未來俟完成藥效評估並提出策略方法後,將會進入第3階段防疫措施之農民自主管理,由地方政府主動監測。行政院農業委員會(以下簡稱農委會)表示,秋行軍蟲的防疫凸顯建立制度、合法化植物醫師之重要性,因植物保護專業人員之執業,攸關國人健康、農業生產成本及國家植物防疫檢疫整體競爭力,亟需建立植物保護師專業制度,納入專門職業及技術人員制度。
(三)我國推動植物醫師之現況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以下簡稱防檢局)說明,農友在面對疫病蟲害問題時,往往透過各地區農業改良場、農會提供農友病蟲害診斷諮詢服務,然而改良場與農會業務眾多,農友時常無法取得即時的幫助;希望未來由植物醫師在田間協助農民判定病蟲害、開處方及精準用藥,根治層出不窮的食安問題。防檢局為推動植物醫師制度,攜手臺灣大學、中興大學、嘉義大學及屏東科技大學4所植物教學醫院植物醫師團隊,深入輔導農友建立正確、安全及友善環境之農業生產模式,提供高品質且安全之農產品給消費者,期提高農友收益。已於106年將全國21位實習植物醫師,派駐於各地方政府或農會,以執行降低農藥殘留的實習植醫業務。
四、建議事項
(一)配合政策宜儘速著手立法及研擬配套措施
防檢局於105年11月18日預告植物醫師法草案60天,106年1月18日期滿,106年3月28日提出,107年1月3日經行政院審議並決議,行政院原則上支持植醫制度,惟請針對下列意見進行評估:1.植醫制度應以國家考試或農委會自行認證方式辦理;2.研議農藥管理等相關配套措施;3.審慎研議醫師職稱;4.強化專業人才培訓。針對行政院審議結論,防檢局經與各界溝通及審慎評估為:1.國家考試具備高度公信力、應考資格明確嚴謹,且應訂定植醫法,由具備擁有證照資格的專技人員執行農作物生產源頭把關工作,透過國家選才,賦予植物醫師專業社會責任;…3.植物醫師職稱能表現植物醫護專業程度,彰顯執業責任高度;…。(顏辰鳳、陳宏伯、馮海東,臺灣植物醫師制度推動現況與展望,農政與農情第314期,107年8月,第75頁)。基上,既已決定訂定植物醫師法,然至今未見植物醫師法再度送行政院審議,截至108年10月3日止仍列為行政院處理中之法律案,主管機關應儘速再度提出植物醫師法草案;配套措施則可於農藥管理法規定農藥分級,植物防疫檢疫法規定監測調查、有害生物鑑定等,導入植醫運作空間等。
(二)加強與醫界溝通以達成共識
防檢局研擬植物醫師法草案,擬推動專門人員執行植物疫病蟲害診斷與防治等,通過國家考試即可取得植物醫師執業資格。但「醫師」職稱遭遇醫界反彈阻力,憂心引發混淆。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認為,「植物醫師」一詞恐讓民眾誤解混淆甚至可能成為詐騙手段,應改為「植物保護師」或「植物治療師」,衛生福利部亦去函農委會建議改名。防檢局表示,目前不考慮更改植物醫師之職稱,且於草案之立法目的說明:「我國植物保護技師已於89年廢除,而植物保護師與植物保護技師一詞過於雷同,可能造成誤解,因此本法不採用植物保護技師一詞。」為加速立法與調和反對聲浪,應先行溝通協調。
(三)積極培訓植物保護實務人才
提出之植物醫師法草案立法目的之說明提到:「目前疫病蟲害防治倚賴大專院校學者專家、各行政機關及各區改良場執行,惟業務負擔過重且執行人力不足,尤其以檢疫出口業務部分,大多以計畫形式委由學者進行鑑定,增加政府支出及學者負擔,植物醫師制度建立後,可有效解決人力不足的問題,幫助我國農產品外銷,提升農產品品質及安全。」由上可見,疫病蟲害防治人力不足,故將植物醫師納入專門職業及技術人員制度實為實務上所需。然目前4大主要培訓植物保護人才之大學,雖皆已設立植物醫學系或植物醫學學位學程,但未來需求量增加,現行可成為植物醫師人數不足,恐需10年到20年方能到位,人才培訓需要時間,須擬定詳細配套措施;且學生之田間經驗仍屬不足,初期恐無法取得農民們的信任,故積極培訓植物保護實務人才應為重點所在。
(四)宜先行整合農藝、園藝、林業等技師及植物醫師之執業範圍,以釐清相關植物保護業務
經查技師法於36年制定時,其第3條就將農業技師分為農藝科、園藝科、森林科、蠶桑科、植物病蟲害科等9科。復依89年12月8日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89)工程企字第89036738號公告,公告原農業化學科歸類為農藝科(例如其應試資格、科目屬與土壤相關者),原蠶桑科歸類為農藝科,原植物病蟲害科歸類為農藝科、園藝科、林業科,同樣從事植物保護業務。且依技師法第2條規定:「技師之主管機關:在中央為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在直轄市為直轄市政府;在縣(巿)為縣(巿)政府。」而植物醫師法草案第2條規定:「本法所稱主管機關:在中央為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在直轄市為直轄市政府;在縣(市)為縣(市)政府。」中央主管機關一為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一為農委會,應先溝通協調最佳方案,如現有之農藝技師、園藝技師及林業技師,未來如何與植物醫師業務範疇有明確區別,農委會應先行規劃整合,以區分植物醫師、農藝技師、園藝技師及林業技師等之執業範圍。
撰稿人:陳淑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