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減少醫療爭訟問題之探討 一、 題目:減少醫療爭訟問題之探討
二、 所涉法律
醫療法、病人自主權利法、醫療事故預防及爭議處理法草案
三、 探討研析
(一) 隨著民主法制及人民權利意識提升、就醫可近性及便利度增加,加上全民健康保險實施後嚴格管控就醫成本及大幅使用高科技醫療儀器,使傳統醫病和諧關係逐漸淡化。據衛福部統計,近3年醫糾訴訟案件為351、354、391件,呈微幅上升,但較過去5百至6百件明顯減少;經鑑定醫師有疏失或可能疏失不到10%。醫糾訴訟性質案件,經彙整醫療刑事、民事訴訟,分別以醫美、骨科案件最多。據統計顯示,醫糾民事訴訟勝訴率約10%、刑事不到1%,主要原因為醫病雙方資訊不對等、舉證不易。而近年多元雙向醫療爭議處理機制試辦計畫,各縣市資源有限而影響效益。
(二) 連江地方法院院長廖建瑜《月旦醫事法報告》發表統計 ,2016年5月至2019年5月在64件醫療刑事判決中,以醫學美容占18%最高,其次有護理(含長照)、外科、急診、婦產科、骨科、牙科及中醫等。民事訴訟以2019年觀之,則以骨科占10%最多,神經外科、牙科也名列前茅;判賠平均金額大約新臺幣150萬元,以未盡告知說明義務,及術後照護與手術失當、疏失為主。面對醫療糾紛,民眾提起訴訟勝訴率不到10%,醫師則要面對曠日廢時之司法程序。基於醫療刑事、民事訴訟以醫美、骨科最多,衛福部針對醫美推動「診所美容醫學品質認證」,已有88家申請,可望提高民眾就醫保障。醫改會過去調查發現,民眾對於醫糾訴求高達51%是最想知道真相,26%希望提升醫療品質、別再有人受害,15%希望對方得到懲處或道歉,獲得合理賠償則僅為7%,顯示找出真相才是重點。
(三) 處理醫療爭議時,民眾可能遇到諸多困難,包含關鍵證據取得困難、諮詢鑑定沒管道、專業資訊不對等。一般醫療刑事案件審理時間約1865日 ,醫師也會因纏訟多年而耗費心力,加上耗費之司法資源,可說是醫、病、法三輸。醫療行為本身存在急迫性、風險性與不確定性,預後結果受到病人本身條件、疾病複雜度、醫療資源、醫療專業裁量等諸多因素影響,政府努力推動強化醫療刑責合理化改革,期待改善醫病關係,避免防禦性醫療影響患者治療。
四、 建議事項
(一) 醫療糾紛處理專法應儘速通過立法
醫療事故預防及爭議處理法草案,不論涉及刑事或民事,均先進行調解,由醫學、法學界之專業人員提出爭點,再請第三方公正人士協助提供意見,期待藉此減少訴訟。同時,事故發生時要求醫療院所成立關懷小組溝通避免演變成糾紛,且事後分析與檢討原因預防再次重演,對於減少醫療糾紛之發生顯有助益。
(二) 加強醫師告知說明義務之認知
醫療糾紛案件中,涉及醫師告知說明義務違反之案件占所有案件之1/4 ,病人自主權利法已於2019年1月6日正式施行,新之說明義務與過去有些不同,強調以病人自主之同意權行使為原則,如仍循往例僅請家屬簽署同意書,恐亦造成更多紛爭。
(三) 改善醫病關係重在調解溝通
在現代醫療院所中,醫療科技已是必備之一環,醫師需要依靠醫療儀器檢驗來輔助診斷,而病人更需要先進之醫療儀器來獲得治療上之安心。惟因醫院在朝向企業經營同時也將醫師與病人互動導往功利方向,醫師在業績考量下,花在病人身上時間越來越少,看診時間縮短,其中又有部分時間醫師專注於電腦前之病歷紀錄,醫師與病人間之互動大幅減少,病人對醫師之信任感越來越低,醫病關係更顯冷漠且缺乏信任。
而醫病關係之多面性、複雜性,使得預防醫療糾紛變得極為重要,將問題扼殺在搖籃裡。改善醫病關係之關鍵重在調解溝通,提供病人與醫師專業之心理指引,建立雙方間之信任,加強醫師醫德培養,執業醫師之專業技能再進修,才能有效預防醫療糾紛。
撰稿人:李麗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