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野生動物保育之管理機制相關問題研析 撰成日期:105年11月 更新日期:105年11月1日 資料類別:議題研析 作者:陳淑敏 編號:R00082

(一)我國為保育野生動物,訂有「野生動物保育法」,其第1條即明確表達為保育野生動物,維護物種多樣性,與自然生態平衡之立法目的;但為尊重原住民族之傳統狩獵文化,於其第21條之1規定:「台灣原住民族基於其傳統文化、祭儀,而有獵捕、宰殺或利用野生動物之必要者,不受第十七條第一項、第十八條第一項及第十九條第一項各款規定之限制。前項獵捕、宰殺或利用野生動物之行為應經主管機關核准,其申請程序、獵捕方式、獵捕動物之種類、數量、獵捕期間、區域及其他應遵循事項之辦法,由中央主管機關會同中央原住民族主管機關定之。」原住民族基本法第19條規定:「原住民得在原住民族地區依法從事下列非營利行為:一、獵捕野生動物。二、採集野生植物及菌類。三、採取礦物、土石。四、利用水資源。前項各款,以傳統文化、祭儀或自用為限。」依上述規定,原住民族基於傳統文化及祭儀之需要,經主管機關核准獵捕野生動物之行為予以除罪化。

(二)依野生動物保育法第21條之1第2項訂定之「原住民族基於傳統文化及祭儀需要獵捕宰殺利用野生動物管理辦法」,其第6條之附表,係於101年6月6日由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與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會銜發布,於104年6月9日會銜修正發布第4條及第6條之附表,此附表雖僅為管理辦法之附表,卻為現行原住民族各族據以實施狩獵之重要圭臬與除罪化之要件。附表規範有各族別之傳統文化及祭儀名稱與獵捕期間、獵捕方式及獵捕動物之種類,係為兼顧野生動物保育與原住民族傳統文化之傳承相當重要之指標;該附表於101年發布時,表列新竹縣之泰雅族、高雄市及屏東縣之魯凱族、花蓮縣之太魯閣族均將穿山甲列入可獵捕動物之種類中。依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網站資料:「…將族群量降至危險標準或生存面臨危機之野生物物種,指定公告為保育類野生動物或珍貴稀有植物,施以嚴格管制及保護措施,…」然中華穿山甲自79年起列入華盛頓公約附錄二中(雖沒有立即的滅絕危機,但需要管制交易情況以避免影響到其存續之物種),更於105年改列為華盛頓公約附錄一之物種(受滅絕威脅,通常是禁止在國際間交易,除非有特別的必要性),穿山甲8種物種全部都瀕危,已獲華盛頓公約最高等級保護;另依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公布之「臺灣保育類野生動物物種」,穿山甲之保育等級為珍貴稀有,IUCN紅色名錄為極危,何以101年才訂定發布的管理辦法之附表中仍出現,況且還是原住民族狩獵傳統不會捕獵之野生動物;另於104年6月9日修正「原住民族基於傳統文化及祭儀需要獵捕宰殺利用野生動物管理辦法」第4條及第6條之附表時,亦宜就管理辦法之附表中所列舉之保育動物,詳實調查是否有急迫保育必要而不能開放之物種並予以修正附表,綜上,顯見主管機關對於保育類野生動物之管理似未臻落實。

(三)另,於第6條附表修正對照表之說明欄一,說明該次修正係依據103年1月29日召開之「原住民族基於傳統文化及祭儀需要獵捕宰殺利用野生動物管理辦法」修正草案會議,由地方政府之保育及原住民族業務單位提供附表修正建議,此說明突顯3個問題,問題一:103年1月29日召開會議,遲至104年6月9日才修正發布,開會時間與修正發布時間相隔過長易因現實情況改變而失真。問題二:僅由地方政府之保育及原住民族業務單位提供附表修正建議,並無法真正釐清該附表,宜由在地部落參與較能掌握在地知識與資訊,可清楚掌握部落之傳統慣俗與文化,修正後之附表較能符合原住民族之所需及貼近其傳統文化;並宜訂出檢討機制,定期重新審定野生動物之保育等級及分類,詳實修正附表,讓法規更能符合原住民族狩獵實況,體現尊重狩獵文化精神。問題三:我國野生動物分類係依據「野生動物評估分類作業要點」,經行政院農業委員會野生動物保育諮詢委員會審議,另會參考華盛頓公約會員國大會最新修訂附錄,及考量國際貿易現況與國內市場流通情形,修正野生動物之保育等級。然穿山甲已於本(105)年改列為華盛頓公約附錄一之物種,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雖於本(105)年8月8日函知預告修正「保育類野生動物名錄」,然至今未見修正版之名錄,為與國際接軌,建議應及時修正,以免與國際有所落差而造成國際誤解,影響我國在國際上之保育形象。

(四)經查原住民族現有16族,然上述管理辦法之附表只列出14族,拉阿魯哇族及卡那卡那富族業於103年6月26日經政府通過認定為第15族、第16族民族,然104年修正附表時仍未被列入,拉阿魯哇族雖採取初級農業生產方式,山田燒墾為主,並以採集工作、捕魚、狩獵、養殖家畜等為輔的生計方式,重要之傳統祭儀活動大致有農耕祭、稻作祭儀、聖貝祭以及敵首祭;卡那卡那富族經濟生活以農耕燒墾為主,狩獵捕魚為輔,重要之傳統祭儀活動為米貢祭、河祭。由上可見,這2族仍有以狩獵之生計方式,建議仍宜將其傳統文化及祭儀名稱、獵捕期間、獵捕方式及獵捕動物之種類詳列於附表,以提供完整、明確之資訊。

(五)綜上所述,近年來對於野生動物生態保育,除了保育之外更希望能夠建立管理機制,藉由科學性之調查數據,無論是採總量管制、正面表列或是負面表列之方式,都希望能制訂出定期檢討與管理機制,尤其是在保育類野生動物之數量方面;如此在原住民族基於傳統文化及祭儀需要獵捕宰殺利用野生動物提出申請時,方能有所依據,亦可據以及時修正該附表,使行政管理更臻完善,並維持生物多樣性與自然生態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