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在家教育法制之檢討 撰成日期:105年11月 更新日期:105年11月1日 資料類別:議題研析 作者:趙俊祥 編號:R00086

(一)現行規定

1987年政治解嚴後,國內教育改革運動隨之興起,體制外學校紛紛成立,在家自行教育的人數與來愈多,相關法令難以規範,教育行政當局由原來消極被動式的防堵改採積極性的輔導。為使這些型態的教育合法化,1999年增訂《國民教育法》第4條第4項,使在家自行教育取得法源依據;2011年及2013年訂定《國民教育階段辦理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準則》及《高級中等教育階段辦理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辦法》;2014年整併上述準則及辦法,制定《高級中等以下教育階段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該條例重點包括:1.非學校型態教育之辦理方式、申請辦理之程序。(第4條至第6條)2.提出學生學習狀況報告書、年度報告書與成果報告書。(第20條)3.實驗教育之訪視、輔導及機構實驗教育之評鑑。(第21條及第22條)。4.主管機關對申請或參與實驗教育之學生、家長或團體,提供必要之資源、協助及輔導。(第24條、第25條)

(二)研析意見

家長對其子女的教育權是先於國家或法律而存在的自然權利。父母因「親權」的行使得以介入其子女的教育,因此親權的基本內涵及限制,是家長行使教育權的合理範圍。「家長教育權」係以保護兒童教育權為最高指導原則,而兒童之受教權亦為國家特定提供、保護之義務。只有當父母的教育方式違背子女之幸福,或顯然忽視其需要時,國家方得以監護人或其他機構來彌補或取代親權的行使。

國家對於在家教育之規範,應盡量予以彈性與自由。《高級中等以下教育階段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第4條區分實驗教育為「個人實驗教育」、「團體實驗教育」及「機構實驗教育」,規定「3人以上」學生於共同時間及場所實施之實驗教育為「團體實驗教育」,並以30人為限。亦即1至2人學生為「個人實驗教育」。由非營利法人設立之實驗教育機構,每班人數不得超過25人,國民教育階段不得超過250人、高級中等教育階段不得超過125人。

有自學教育者主張「機構實驗教育」與個人、團體實驗教育性質很不相同,「機構實驗教育」主辦者非家長,且由於機構實驗教育已類似學校型態實驗教育,爰建議區分「機構實驗教育」與其餘二者(「個人實驗教育」及「團體實驗教育」),「機構實驗教育」可維持一定的規範,「個人實驗教育」及「團體實驗教育」則可以適當鬆綁。例如提高團體實驗教育下限為10人以上(換言之,個人實驗教育放寬為1至9人)(第4條),簡化「個人實驗教育」申請程序(第5條),得不必撰寫流於形式的成果報告(第20條)也不必訪視(第21條)。

上述有關人數及區分機構實驗教育之主張,可提供未來修法之參考。至於成果報告及訪視,本文認為國家有提供、保護兒童受教權之義務,成果報告除提供國家監督功能外,尚有利於家長對於教育之檢討,似有保留之必要,或可考量簡化其內容;至於訪視,亦有免於兒童受教權遭侵害之功能,不過為避免家庭訪視對受訪者隱私權侵害之疑慮,建議第20條增訂「訪視前,應通知訪視時間並告知訪視目的及內容,個人實驗教育之家庭訪視,進行訪視並應徵得家長同意」等相關規定。

此外,家長教育權具有抗衡國家權力的地位,並要求國家有義務創造使學習權實現的各種條件。《高級中等以下教育階段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實施條例》第25條僅將「特殊教育學生、原住民學生及低收入戶學生」單獨列出,並不妥適,且有掛一漏萬之虞。實則國家對於所有參與非學校型態實驗教育之學生都應該「視其特性與需求」提供必要之資源及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