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軍訓教官退出校園後之學生安全維護問題研析 撰成日期:105年12月 更新日期:105年12月1日 資料類別:議題研析 作者:郭憲鐘 編號:R00090

(一)依高級中等教育法第31條前段規定﹕「高級中等學校置軍訓主任教官、軍訓教官;其編制、員額、資格及遴選事項之辦法,由中央主管機關會同國防部定之」;復依全民國防教育法第7條規定﹕「各級學校應推動全民國防教育,並視實際需要,納入教學課程,實施多元教學活動。」及全民防衛動員準備法第14條中段規定﹕「為結合學校教育增進國防知識,教育部應訂定各級學校軍訓課程之相關辦法。」

(二)我國現行軍訓教官制度沿襲自中華民國於中國大陸時期的各級政府。民國34年抗戰勝利後,軍訓教育受到反對團體質疑,以為軍訓教官係執政當局為制止各大、中學罷課、示威及遊行而附屬於各級學校內的工作人員,並以「反訓導」、「反徵兵」為由,全面反對校園內設置軍訓教官,致使中國大陸各校紛紛停止設置軍訓教官。38年遷臺後,復於40年全面恢復學生軍訓教育,並於49年將軍訓教官正式納入教育體系,其任用權由國防部移歸教育部主導,教官則由國防部考核遴選現役軍人轉任。早期軍訓教官任務著重於高級中學與大專學院內的軍事訓練、學生品行管理與思想政治教育,並推展黨務。直至89年,教官功能始轉變為負責學生生活輔導及校園安全維護等工作。

(三)立法院於102年6月三讀高級中等教育法,通過附帶決議略以:「有關教官之職能雖已朝向多元,對於校園安全與國防教育有其貢獻,教育部在學生安全及校園安定無虞之下…並與國防部會商於八年內讓教官回歸國防體系」復於103年1月14日立法院審議103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決議略以﹕「教官應否退出校園,…要求教育部應審慎評估,以校園安定、學生安全為優先,不可率然處置,造成學校人員浮動,致影響校園安定、學生安全。」教育部表示對於前揭二項決議,以校園安定及學生安全為優先考量,均予尊重。將持續與國防部進行會商評估,並研擬相關辦法,在學校安全無虞前提下,計劃於110年達成軍訓教官全面退出校園之政策目標。

(四)對於軍訓教官在現代校園中的角色、權力分際與可取代性等議題歷來爭論不斷。有論者謂,在校風保守威權的校園中,軍訓教官往往擁有極大的權力,不僅掌握了一定程度的學生行為規範制定權,藉以處罰「不守規矩」、「特立獨行」學生,其具行為規範與處罰方式之極大決策權係經校方管理政策默許,其「維護秩序」之手段時常有過當情事發生。亦有論者認為,就教育本質及價值觀之,以威勢服人並非教育者該採取的手段,導正偏差行為應可回歸專業的教育及輔導。

(五)另有論者認為,現行軍訓教官制度隨著我國民主政治之發展已經轉型。教官融入校園,成為教育工作者,其業務職掌也因應校園實際需求而大幅調整。除校園安全維護、學生校內外生活輔導及反黑、反毒、反霸凌等校園危機事件協處外,教官還推動各級學校全民國防教育,以及依學校需求協助辦理學生事務相關工作,已在校安工作上獲得學校充分信賴。因此,未來教官全面退出校園後,多數學生家長團體對此均深感憂心。

(六)教育部表示,全國現行各級學校約有3,500名軍訓教官,其中大學約有900名,高中職約2,600名。大學已逐漸轉型,由校安人員逐步取代教官,並已建立一套培訓方式,未來將把校安人員包括心理輔導以及和學生溝通技巧等培訓機制往下延伸到高中(職),讓校安人員素質能達到社會各界的期望。揆諸現行學生家長團體強烈要求軍訓教官續留校園,最重要的原因是教官長期以來,在維護校園安全上,做了許多超過本職上的事,讓許多學生家長覺得安心與肯定。申言之,教育部研擬教官全面退出校園之替代方案,不論是增加校安人員或為導師加發生活輔導費,似尚不足建立家長信心。爰此,當軍訓教官退出校園之後,校園安全如何有效維護,教育主管機關宜務實以對。唯其如此,新建的校安體制才能為學校與學生帶來真正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