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民法有關侵害生命權非財產上損害賠償之研析 撰成日期:105年12月 更新日期:105年12月1日 資料類別:議題研析 作者:呂文玲 編號:R00094

(一)侵害生命權之損害賠償

民法第184條規定一般侵權行為之損害賠償,其第1項前段規定,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負損害賠償責任。所謂權利,應指一切私權而言(參照最高法院39年台上字第987號民事判例)。生命權屬其所稱權利,故受有侵害,自可受有保障,只是因被害人受侵害死亡後,依民法第6條規定,已無權利能力,故直接被害人已不再得向加害人請求損害賠償,而由間接被害人為之。間接被害人之範圍,依民法第192條第1項、第2項規定有關侵害生命權財產上損害賠償,係「支出醫療及增加生活上需要之費用或殯葬費之人」、「被害人對於第三人負有法定扶養義務者」,加害人應負損害賠償責任;至於非財產上損害,即精神上感到痛苦等原因,請求加害人賠償者,依民法第194條規定,「被害人之父、母、子、女及配偶」,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而侵權行為損害賠償事件,無論財產上或非財產上損害賠償,均適用民法第217條所定過失相抵之規定。

(二) 請求權人範圍之檢討

民法第194條於民國 18 年 11 月 22 日制定公布,並自民國19年5月5日施行,迄今並無修正。有關賠償金額之酌定,實務上最高法院認為,法院對於慰撫金之量定,應酌量一切情形,即被害人暨其父、母、子、女及配偶之身分、地位及經濟狀況等關係定之,不得以子女為胎兒或年幼為不予賠償或減低賠償之依據(參照最高法院66年台上字第2759號民事判例、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1908號民事判例)。本條性質上屬被害人之父、母、子、女及配偶之固有權利,而非繼承被害人之權利。

因民法第194條規定為侵權行為損害賠償體系之一環,若修正本條規定,其變動將影響諸多損害賠償法律所定賠償之範圍,最明顯者,例如因消費關係所生損害賠償範圍亦可能擴張,對企業經營者、責任保險業者自有影響,而消費者保護法第50條第3項規定,消費者讓與消費者保護團體之損害賠償請求權,「包括民法第194條、第195條第1項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可印證,故民法有關侵害生命權非財產上損害賠償之修正,亦應考量對其他法律所定損害賠償範圍之影響。

有關請求權人之範圍,是否僅限被害人之父、母、子、女及配偶,按現今新興家庭型態,因被害人死亡而導致精神痛苦者,恐不限父、母、子、女及配偶,故侵害生命權之非財產上損害賠償請求權人範圍,似有檢討空間。以外國立法例而言,間接被害人請求侵害生命權之損害賠償,德國民法僅有財產上損害賠償,至於之非財產上損害賠償,國情與我相近之日本,其民法第711條規定「侵害他人生命者,對於受害人之父母、配偶及子女,雖未害及其財產權,亦應賠償損害。」按日本規定與我民法第194條規定相同,而所定侵害生命權之非財產上損害賠償請求權人,僅有父母、配偶及子女。易言之,日本就請求權人範圍仍限於近親,始得請求。而因生命權受侵害,其非財產上請求權係特別規定,依例外應從嚴之法理,請求權人範圍不宜過寬。

如參考民法第192條第2項侵害生命權之財產損害賠償範圍,而以被害人對於第三人負有法定扶養義務者為非財產上請求權之請求權人範圍,因依民法第1114條以下相關規定,民法所定負扶養義務者,包括「直系血親相互間」、「夫妻之一方與他方之父母同居者,其相互間」、「兄弟姊妹相互間」、「家長家屬相互間」等,其中家長、家屬依民法第1123條規定,亦非一定有親屬關係,故以非財產上請求權而言,此範圍或可再酌,如考量與被害人同居之人因被害人被侵害致死而有精神痛苦,亦應就此再增訂要件就請求權人範圍作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