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雙重國籍者擔任公職問題研析 撰成日期:106年1月 更新日期:106年1月1日 資料類別:議題研析 作者:傳朝文 編號:R00111

(一) 我國國籍法並未明文許可「雙重國籍」,但同法第2條有關我國國籍的取得,原則上採取屬人主義,使出生於海外之我國人民子女除具外國國籍外,尚可依同法規定取得我國國籍,因此又形成許多雙重國籍之現象。

(二) 學者指出,國籍為「永結忠誠」之產物,國籍與忠誠具有不可分離的關係,而雙重國籍人士,往往令人對其忠誠對象有所疑慮,為避免執行公務時發生偏差,因此限制其擔任公職。惟並非所有國家都有此限制,以美國為例,其並未限制雙重國籍人士擔任公職,只是政府得以「國家安全及忠貞」之理由,要求當事人放棄原國籍。

(三) 另據研究指出,數十年來我國人民因留學等原因頗多於歐美結婚生子,其子女因出生之事實而取得外國國籍,因此,雙重國籍有時係因出生事實所致,而與政治上之忠誠無關。若認為雙重國籍人士其忠誠度就值得懷疑,並非公允。

(四) 為此,國籍法於89年及90年修正時,即規定,公立大學校長、公立各級學校教師兼任行政主管人員與研究機關首長、副首長、研究人員及經各級主管教育行政或文化機關核准設立之社會教育或文化機構首長、副首長、聘任之專業人員,還有公營事業中對經營政策負有主要決策責任以外之人員與各機關專司技術研究設計工作而以契約定期聘用之非主管職務等,如具有專長或特殊技能而在我國不易覓得之人才且不涉及國家機密之職務者,可由雙重國籍人士擔任。惟依憲法第18條規定,人民有應考試服公職之權利。在現行法下對我國國民兼具外國國籍者服公職權利所為之相關限制,是否符合憲法第23條比例原則之檢驗,實有探討餘地。蓋雙重國籍有時係因出生事實所致,而與政治上之忠誠無關。且行政機關尤其地方政府之基層行政人員,一般不會涉及國家機密,並無嚴加限制之必要,以免過度限制人民服公職之權利。此外,為吸引國際人才為公部門所用,也應開放雙重國籍者擔任公職。涉及國家機密之特定職務,如有限制之必要,再依機關組織或人事法規加以規範。

(五) 綜上所述,特定公職如有限制雙重國籍者擔任之必要,宜於機關組織或公務員人事法規另行規定,國籍法做為規範中華民國國籍取得、喪失、回復與撤銷之基本規定,毋庸就擔任公職之相關資格為規定,且現行限制規定是否符合憲法「必要性」原則之檢驗,也頗有疑問,是以國籍法第20條規定是否有存在必要,似可再行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