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有關法庭審判網路直播之研析 撰成日期:106年2月 更新日期:106年2月1日 資料類別:議題研析 作者:陳亮吟 編號:R00123

(一) 依據法院組織法第86條規定,訴訟之辯論及裁判之宣示,應公開法庭行之,此即所謂「公開審理原則」,民眾原則上均可自由蒞臨旁聽法院之審理,除非有妨害國家安全、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之虞等例外情形時,法院得決定不予公開,例如在少年刑事案件、性侵害案件、家庭暴力防治案件、營業秘密案件、婚姻事件、民事調解事件等,相關法律均有規定得不公開審理,以保障當事人之隱私及權益。雖然公開審理案件民眾可自由旁聽,但難免受到舟車勞頓、法庭旁聽座位有限等現實面之限制,例如味全油品案、馬英九前總統洩密案開庭時,旁聽席即一位難求,因為硬體的限制,致使公開審理原則無法完全落實。

(二) 日前亦有立法委員在質詢時指出,過去被視為「祕密花園」的立法院朝野協商已經開始直播,美國、加拿大、英國,甚至中國法院審判過程皆有直播或紀錄上網,我國是否也應實施法庭審判直播?事實上,法庭直播的優點不僅在於突破時空的限制,落實公開審理原則,更是一個有效監督法官、蒞庭公訴檢察官及律師的方式。本(106)年1月,臺灣桃園地方法院曾姓法官因在審理案件時,當庭對被告咆哮、恐嚇,為民間司改會提出評鑑案後,被司法院職務法庭認定無故辱罵當事人,嚴重影響法官形象,情節重大,遭判罰現職月俸總額10個月。這樣的情形不止一例,諸如心有旁騖不專心於案件、違反詰問法則、過度介入當事人詰問過程、揚言羈押被告、謾罵受訊問人等等情形,如在法庭直播的狀況之下,人民得隨時加以監督,在一定程度的公眾壓力下,應可減少此類不當行為之發生,避免黑箱審判,讓司法環境更加公開透明。同時,透過法庭直播,民眾更能接觸法庭審理的實際運作,理解法官是如何做成判決的,減少「恐龍法官」的誤會,提高人民對司法的信任度。

(三) 當然,要推行公開審理案件之法庭全面網路直播仍有待斟酌之處,例如是否保留給當事人選擇直播與否的權利?出庭之證人會否因為直播而有案件以外的考量,而無法為完全之證述?當法庭上人手一攝影機或手機,會否影響法官的心證?更進一步,若將來採取陪審制,陪審員的隱私如何保障等等細節,均需要更細膩的考量以作成相關法令之配合修正。

(四) 依法院組織法第90條(以下稱本條文)規定:「法庭開庭時,應保持肅靜,不得有大聲交談、鼓掌、攝影、吸煙、飲食物品及其他類似之行為。(第一項)法庭開庭時,除法律另有規定外,應予錄音。必要時,得予錄影。(第二項)在庭之人非經審判長許可,不得自行錄音、錄影;未經許可錄音、錄影者,審判長得命其消除該錄音、錄影內容。(第三項)前項處分,不得聲明不服。(第四項)」,本條文之立法原意係在維繫法庭秩序,規定法庭開庭除法院本身之錄音,必要時得予錄影外,原則上任何人均不得錄音錄影,以審判長許可為例外。如要符合公開審理案件法庭全面直播之做法,宜修改本條文為以得錄音、錄影為原則,例外時才不得自行錄音、錄影,並授權司法院就相關細節修正或訂定相關辦法,以符合人民對司法改革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