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道路酒駕防制研析 撰成日期:106年5月 更新日期:106年5月1日 資料類別:議題研析 作者:胡文棟 編號:R00201

(一) 我國酒駕防制,行政罰政策方面,從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35條等規定觀之,基本上是以「威嚇主義」,以求達到處罰與抑制酒醉駕車之行為;其次,在刑事罰政策上,增訂刑法第185條之3,將酒醉駕車犯罪化,是藉一般預防與特殊預防,來防制酒醉駕車。(張文菘,酒駕犯罪化對刑事司法影響之研究,犯罪學期刊,第15卷第1 期,2012年)期以「治亂世用重典」之思維,來解決酒駕的公共議題。我國於民國64年7月修正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首度把酒駕納入管理,民國85年12月明訂酒精濃度標準、大幅提高罰鍰及吊扣、吊銷駕照處分,民國88年將酒後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納入刑法公共危險罪章,

(二) 上述防制酒駕機制,政府不斷透過提高與加重行政及刑事等處罰手段,期能遏阻道路酒駕事故發生,不過,酒駕致死仍居交通事故死亡的首要肇因 (張勝雄等3人,臺灣地區酒駕事故特性與防治策略分析,都市交通半年刊,第27-28卷,2013年12月),論者認為處理酒駕行為的重點應在於如何「切斷」飲酒行為與駕車行為間的連結,而不是不斷「連結」酒駕行為與公權力處罰的關係,宜思考相關行政配套措施,限制酒類營業場所或縮短營業時間,以及加重酒商的宣導防制責任等,以有效防制酒駕。(湯儒彥等 2人,擴大酒駕處罰對象的合理性探討,都市交通季刊,第19卷第3 期,2004年9月)

現行交通主管機關似參考國外做法,強化與酒商的宣導酒駕防制措施,另對於國外預防酒駕方法,舉值得參考可行者,略述如下:

1.強化酒商的宣導酒駕防制措施:例如TBAF社團法人臺灣酒與社會責任促進會,主要議題就是與本地消費者溝通『開車就不喝酒』的訊息,與政府相關部門及其他機構合作,提昇國內酒類消費者酒後不開車的意識,同時,教育消費者濫用酒精類飲料有害健康。其推廣的就是酒後「指定駕駛Bob」概念,朋友同事之間,甚至是計程車司機都可以是 Bob。(網址:www.tbaf.org.tw),基本上立意良好,有助於減少酒後駕車,但對於相關法律上權利義務,恐需釐清,避免爭議。

2.安裝酒精鎖:目前比利時、德國、英美等12國要求駕駛者安裝酒精鎖在汽車以阻止酒精濃度超過安全標準時酒精鎖將會啟動,讓汽車引擎無法發動。(張勝雄等3人,前揭文)我國法制上似可在一定條件上(例如:酒駕累犯)要求汽(機)車加裝酒精鎖。

(三) 綜上,道路酒駕防制機制,由適度「連結」酒駕行為與公權力處罰關係之懲罰嚇阻政策,再配合「切斷」飲酒行為與駕車行為間連結之預防方向思考,於政策上有其必要,故強化酒商宣導酒駕防制責任及汽(機)車加裝酒精鎖等預防配套措施,與其所涉相關法律問題之周延完善,係值得交通主管機關重視研議之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