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因應少子化之大學評鑑 撰成日期:106年6月 更新日期:106年6月1日 資料類別:議題研析 作者:趙俊祥 編號:R00215

(一)現行規定

《大學法》第1條:「大學以研究學術,培育人才,提升文化,服務社會,促進國家發展為宗旨(第1項)。大學應受學術自由之保障,並在法律規定範圍內,享有自治權(第2項)。」第5條:「大學應定期對教學、研究、服務、輔導、校務行政及學生參與等事項,進行自我評鑑;其評鑑規定,由各大學定之(第1項)。教育部為促進各大學之發展,應組成評鑑委員會或委託學術團體或專業評鑑機構,定期辦理大學評鑑,並公告其結果,作為學校調整發展之參考;其評鑑應符合多元、專業原則,相關評鑑辦法由教育部定之(第2項)。」

《專科以上學校總量發展規模與資源條件標準》第6條第1項:「專科以上學校申請各學年度招生名額總量,不得逾前一學年度核定數。但符合下列條件之一,且無第八條第一款至第五款所列情事,並經本部核准者,不在此限:......二、經依大學評鑑辦法或專科學校評鑑實施辦法規定評鑑完善,績效卓著。……」第8條第1項:「專科以上學校有下列情事之一者,本部得調整其招生名額總量或各院、所、系、科與學位學程之招生名額:……六、一般大學最近一次校務評鑑任一項目未通過或技專校院校務評鑑總成績未通過(包括評鑑總成績三等或四等),且經再評鑑仍未通過或追蹤評鑑未達二等以上者,依情節輕重調整其日間學制招生名額總量為前一學年度招生名額百分之七十至百分之九十,並得逐年調整至評鑑通過為止。七、非授權自辦系所外部評鑑之專科以上學校之院、所、系、科與學位學程最近一次系所評鑑成績為未通過或列有三等或四等,且經再評鑑仍未通過或追蹤評鑑未達二等以上者,依情節輕重調整其招生名額為前一學年度招生名額百分之五十至百分之七十,並得逐年調整至評鑑通過為止。」

(二)研析意見

我國自1975年開始推動大學學門評鑑,至2005年12月《大學法》修法,始正式將「大學評鑑」法制化。當時《大學法》第5條第2項規定:「教育部為促進各大學之發展,應組成評鑑委員會或委託學術團體或專業評鑑機構,定期辦理大學評鑑,並公告其結果,作為政府教育經費補助及學校調整發展規模之參考。」由於評鑑結果攸關各大學的「教育經費補助」及「調整學校規模」,因此各校都將評鑑看得很重。所幸2015年12月修法(現行條文)將「政府教育經費補助」等文字刪除。而《大學評鑑辦法》亦配合刪除第8條第2項及第3項,有關評鑑結果作為經費獎勵、補助之參據,以及評鑑結果作為增設及調整院、系、所、學位學程、組、班,調整招生名額、入學方式…等規定。

2015年12月將「政府教育經費補助」等文字刪除後,大學評鑑已將經費補助脫鉤,各校不再擔心因評鑑成績不佳而無法受到政府補助。但該次修法保留「作為學校調整發展之參考」且現行(2015年7月6日修正)之《專科以上學校總量發展規模與資源條件標準》規定招生名額仍與大學評鑑相關。爰建議《大學法》第5條第2項刪除「作為學校調整發展之參考」等文字,並以「認可制」取代過往的「等第制」,不但與補助脫鉤,也無須與招生名額綁在一起。《專科以上學校總量發展規模與資源條件標準》亦應配合修改。

過去大學評鑑,著重建立評鑑系統與國際接軌,但漸漸演變成形式勝於實質,忽略過程與目標的重要性。評鑑之目的,是藉由專業客觀機制為學校發展作診斷,以保障高等教育品質,協助各大學提升教學成效、改善問題,除中立客觀對學校作品保評估外,亦須兼顧輔導的角色功能。爰建議評鑑制度宜逐漸改以校內自評為主,外部評鑑單位則提供改善建議或認證之評鑑單位。高等教育評鑑中心的角色亦宜有所改變,避免涉入太多評鑑過程,轉而成為協助大學辦理自我評鑑的單位。例如評鑑受委託之評鑑機構是否具備評鑑各大學之資格;為臺灣建立適合的評鑑人才資料庫;打造一個讓國際普遍認可的評鑑平台,讓高等教育評鑑中心成為臺灣高教評鑑與國際評鑑機構連結的重要橋樑。

依據《大學評鑑辦法》第3條,大學評鑑分為:1.校務評鑑、2.院、系、所及學位學程評鑑(簡稱系所評鑑)、3.學門評鑑及4.專案評鑑。「系所評鑑」有助於各校釐清自我定位、型塑特色,確保資源投入與支援系統的完備,並結合政府、產業及區域聯盟夥伴,展現績效責任與落實大學使命。而評鑑項目與指標的設計,必須多元彈性、聚焦簡化。更重要的是,評鑑的成敗關鍵就在於各校能否落實持續自我改善之品保機制。唯有各大學能將他律機制內化成自律機制,才能確保校務永續發展、創新轉型成功。鑑於大學以研究學術,培育人才為宗旨,並受學術自由之保障,在法律規定範圍內享有自治權。爰建議「系所評鑑」、「學門評鑑」宜尊重大學自治,外評宜限於「校務評鑑」,以避免侵犯到大學自治的範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