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吸毒後不能安全駕駛認定標準之研析 撰成日期:106年6月 更新日期:106年6月1日 資料類別:議題研析 作者:林鈺琪 編號:R00223

(一) 毒駕認定標準

依中華民國刑法第185條之3規定:「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二十萬元以下罰金:一、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零點二五毫克或血液中酒精濃度達百分之零點零五以上。二、有前款以外之其他情事足認服用酒類或其他相類之物,致不能安全駕駛。三、服用毒品、麻醉藥品或其他相類之物,致不能安全駕駛。因而致人於死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基此,毒駕認定標準須具備「施用毒品」及「致不能安全駕駛」兩要件,目前以採集尿液檢驗方式認定是否有吸食毒品,而以是否直線走得筆直、圈圈也沒畫出格子、攔檢前沒有違規蛇行或其他看起來無法安全開車的情況等等認定是否為不能安全駕駛。

(二) 毒駕法院判例

過去高等法院、臺中高分院、高雄高分院就類似毒品駕駛案件,採「抽象危險犯」,認為毒駕不能安全駕駛,不是完全不能駕駛,只要「精神狀態有缺損」、「操控車輛能力降低」,雖然毒駕者尚可煞車、閃避碰撞,但因為肇事率高於正常人,有危害社會安全就構成刑法上的公共危險罪。而本案毒駕改採「具體危險犯」必須毒駕致不能安全駕駛,也就是必須造成一定的危險結果,才構成刑法上的公共危險罪,如此前後不同之見解,其對社會安全的影響是值得探討的。

(三) 酒駕與毒駕認定標準不一

民國102年後,將酒駕「致不能安全駕駛」的規定予以刪除,因此,依中華民國刑法第185條之3規定,只要吐氣酒精濃度達每公升0.25毫克或血液酒精濃度達0.05﹪以上,就一律視為不能安全駕駛即可定罪。由此可見,針對酒駕我國是強調「零容忍」的態度。反觀毒駕,必須具備「施用毒品」及「致不能安全駕駛」兩要件,才可構成刑法上的公共危險罪。然而吸食毒品者會造成精神狀態的影響:低者注意力減輕、中者造成判斷力減損、高者可能會有現實感缺損的幻聽、妄想,還有意識混亂、昏迷、死亡的危險;而在停止吸用毒品後,還可能會有戒斷症狀,產生焦慮、疲憊、想睡覺,影響注意力的判斷。可見毒駕對社會安全的危害絕對不低於酒駕,是以針對酒駕和毒駕宜統一法律見解較為妥當。

(四) 研析建議

1.刪除毒駕「致不能安全駕駛」規定

目前刑法毒駕罪是採「個案具體認定不能安全駕駛」,與酒後不能安全駕駛罪採「人體中檢出符合法定酒精濃度數值即成立犯罪」不同,然而不論毒駕或酒駕均會危害用路安全,造成民眾的生命危險,為免產生「飲酒合法.酒駕必罰」、「吸毒違法.毒駕不罰」現象,爰建議宜將毒駕「致不能安全駕駛」刪除,只要吸毒駕車就觸法;或如同酒駕規定,增訂毒駕者經化驗毒品濃度超過一定標準就構成公共危險罪之規定,以作為明確判斷依據。

2.加強毒品防制工作

毒品對於人體之危害遠遠高於飲酒,近年來臺灣毒品氾濫,根據法務部統計臺灣毒品緝獲總數量,100年2340.1公斤,101年2622.4公斤(上升12.1%),102年3656.5公斤(上升39.4%),103年4339.5公斤(上升18.7%),104年4840.2公斤(上升11.5﹪),105年1至10月5935.8公斤(較上年同期增量1,442.6公斤),有逐年增加趨勢。另教育部於99年與法務部、內政部警政署合辦「教育單位協助檢警單位緝毒通報」,99年通報藥物濫用個案人數為1,559人,100年為1,810人,101年為2,432人,為人數最多之一年,102年為2,021人,103年為1,700人,104年則為1,749人。又衛福部統計,19歲以下少年吸毒人數約為全體總人數的百分之二點七,相當於1,749人(即104年教育部通報藥物濫用人數),然專家質疑這個數字遠遠被低估至少十倍。因此,為遏止毒駕,不能單從法律層面解決,還是要回到問題根本,防制毒品泛濫,可效法瑞士、荷蘭和葡萄牙等國家作法,對未吸毒者宣導,使其終身不吸毒,對已吸毒者處以罰款或緩起訴,強制接受就業輔導及減癮治療。


瀏覽數:1017
修改日:2017/06/30 發布日:2017/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