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議題研析

有關羈押審查程序閱卷權之問題簡析 撰成日期:106年7月 更新日期:106年7月1日 資料類別:議題研析 作者:陳亮吟 編號:R00228

(一) 修訂緣起:

1、刑事訴訟法第33條之1:司法院釋字第737號解釋(以下稱釋字第737號解釋)明示憲法第8條及第16條人身自由及訴訟權應予保障之意旨,對人身自由之剝奪尤應遵循正當法律程序原則。偵查中羈押作為避免被告逃亡和串證、證據滅失的手段,係起訴前拘束人民人身自由最為嚴重之強制處分,自應予最大之程序保障。偵查中之羈押審查程序,應以適當方式及時使辯方獲知檢察官聲請羈押之理由及聲請羈押之有關證據,俾利防禦權有效行使,始符憲法正當法律程序原則,並要求有關機關自解釋公布之日起一年內,依照解釋意旨妥為修法,故刑事訴訟法增訂第33條之1,賦予辯護人在偵查中之羈押審查程序得檢閱檢察官聲請羈押時送交法院之卷宗及證物並得抄錄或攝影,若為無辯護人之被告,法院應按個案情節以適當之方式使其獲知卷證內容,例如法官提示、告知或交付閱覽之方式,以利其行使防禦權。

2、刑事訴訟法第93條第2項:釋字第737號解釋亦指出「惟為確保國家刑罰權得以實現,於有事實足認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等危害偵查目的或危害他人生命、身體之虞時,自得限制或禁止其獲知聲請羈押之有關證據。」、「至於使犯罪嫌疑人及其辯護人獲知檢察官據以聲請羈押之理由及有關證據之方式,究採由辯護人檢閱卷證並抄錄或攝影之方式,或採法官提示、告知、交付閱覽相關卷證之方式,或採其他適當方式,要屬立法裁量之範疇。惟無論採取何種方式,均應滿足前揭憲法正當法律程序原則之要求。」,爰將刑事訴訟法第93條第2項修正為「偵查中經檢察官訊問後,認有羈押之必要者,應自拘提或逮捕之時起二十四小時內,以聲請書敘明犯罪事實並所犯法條及證據與羈押之理由,備具繕本並檢附卷宗及證物,聲請該管法院羈押之。但有事實足認有湮滅、偽造、變造證據或勾串共犯或證人等危害偵查目的或危害他人生命、身體之虞之卷證,應另行分卷敘明理由,請求法院以適當之方式限制或禁止被告及其辯護人獲知。」。

(二) 修法過程爭點:在前開相關條文之修訂過程中,就檢察官向法院聲請羈押之程序,有委員提案主張檢察官向法院聲請羈押,應「同時」交付羈押聲請書及所附證據資料繕本與辯護人,以符合偵查中案件偵辦的急迫性及期待羈押庭能盡速審理之需求,且基於尊重檢察官對於案件偵辦進度及方向主導權,應予檢察官對於判斷該部分卷證內容是否涉及偵查利益、使當事人知悉是否有截斷未來後續偵辦之風險、揭露卷證是否侵害第三人其他優勢值得保護利益等事項有充分裁量餘地,並對於卷證內容揭露之範圍、程度、限制或選擇性揭露之方法有決定權。如檢察官認為該部分卷證之揭露,將有妨礙偵查目的或危害他人生命、身體安全之虞,自得選擇不向法院及辯護人揭露。惟法務部主張由於檢方與警調共用24小時,時間有所限制,特別是在卷證複雜、被告眾多的情況下,要一併交付聲請書及證據資料繕本有其困難;且卷證中有危害偵查目的或危害他人生命、身體之虞者應予限制或禁止提供者,若交由檢察官認定,恐難昭被告及辯護人公信,因此法官在裁決時應該要看到全部證據,至於有危害偵查目的或危害他人生命、身體之虞者,則由檢察官另行分卷敘明理由,再交由法院權衡以適當之方式限制或禁止被告及其辯護人獲知。

(三) 法界人士常言「盲劍客對上小李飛刀」,可見訴訟資訊的取得往往成為訴訟成敗的關鍵。過往被告及辯護人在開庭前完全不知道檢方聲押的理由及證據,甚至被告連聲押書都拿不到,完全無從答辯及防禦,因此才有釋字第737號解釋之作成,其最重要的精神在於憲法上正當法律程序之實踐,要讓被告及辯護人在訴訟上能夠進行實質有效的辯護,以避免浮濫羈押,造成對人民的人身自由及名譽、信用等人格權之過度戕害。自此,以往被告在法院候審室漫長等待羈押庭法官閱卷的時間,可用來與辯護人作答辯之準備,以有效行使防禦權。

(四) 羈押審查新制的內涵是進步的,但在此案中,無可諱言地可看出其實務操作面的問題。檢方整卷後將卷證移送法院,法院初步檢視後供辯護人印卷,法官等到辯護人印完卷後方能讀卷,被告等候開羈押庭的時間因而更為延長。羈押庭由於事涉人身自由,不宜拖延久懸,印卷、閱卷費時費力,法官與辯護人先後共用一份卷證,均與羈押庭所具之急迫性有所扞格,加上閱卷成本勢必由被告負擔、未能提升司法行政效率等情形,委員提案所列「應同時交付羈押聲請書及所附證據資料繕本與辯護人」,實有先見之明。有論者建議改以檢方交付聲押書繕本及附件影本予辯護人,聲押庭辯論、審查的範圍也限於聲押書及其附件的方式修法應可採納,畢竟聲押庭法官要審查的事項限於罪嫌重大與否、有無羈押理由及必要,而非判斷全案有罪與否,釋字第737號解釋亦明白揭示「其獲知之方式,不以檢閱卷證並抄錄或攝影為必要」,同時交付聲押書繕本及附件影本與辯護人的方式,不僅可節省整卷、閱卷所費人力、時間及成本,並可使庭訊及雙方攻防集中焦點,減少院檢辯過勞的問題。此外,「數位卷證」、「科技法庭」時代的來臨,如何善用科技,使偵查和法庭審理過程更有效率,更是進一步需要思考的課題。